关于中国的贫富差距问题

中国的贫富差距问题既是一个短期内尖锐的问题,也是一个长期战略里最关键的问题,如何处理这个问题,对中国的经济和政治前途都至关重要。要处理的是贫富差距的问题,而不是消除贫富差距。贫富差距无论是理论上还是现实上都是消除不了的,能做的只是如何去面对它。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在很大程度上是靠着巨大的贫富差距而拉动的,悖论是:穷人如果想要富裕一点点,就不得不看着富人以更快的速度暴富。但如果要以牺牲经济增长速度为代价,人为地打断两极分化的趋势,在目前的政局下是不可能的。因为目前这个制度继续存在的合理性是靠经济增长来支持的:只有稳定才能够维持经济发展,而只有拥护现政权才能维持稳定,因此现政权的存在是合理的乃至合法的——这一条逻辑一旦被打破,就真的要引发人心思变了,因为信仰或理论等其它东西似乎无力提供合法性或合理性了。因此,必定要在不牺牲经济增速的前提下面对贫富差距问题,能够做的,其实也很简单,着手点应当是社会福利体制,以及使得福利体制可能有效落实的法律体制的完善。靠意识形态控制和中宣部的努力是无用的,因为影响政局的不安因素除了自由的思想,还有贫富差距这颗定时炸弹。在一个福利完善的“现代”社会,对现状满意、对变革恐惧而对政治冷漠的人们,即便放开舆论,让他们知道一切,也不会造成任何危险,但当人们并没有得到可靠的、终身的保障时,对未来的不安和对另一种可能性的幻想使得他们有可能同情变革,而意识形态的控制只会加强一旦失控时的反弹力。贫富差距不必取消。如果健全的福利制度保证了所有人衣食无忧,再加上多元的评价标准使得财富变得不再那么重要,再加上健全的法制使得不同背景的人能够较为公平地竞争,那么一个有贫富差距的社会或许比共产主义在现实上更值得期待。

 

mist

2007-09-05 13:37:40 匿名 221.130.189.94 [回复]

以略为靠近穷人的身份,我认为穷人大多并不反对变革——因为他们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在我的家乡许多人因为没有钱而外出打工,我的几个表兄弟因为家贫的缘故初中毕业之后便外出“揾食”;而那些没有钱却又不愿意外出的人便成了痞子,飞车抢手机等等。要是有饭吃,谁去做强盗? 
此外,我们县这两年出过一次绑架案,绑匪开出的赎金只有3万——这点钱在许多人看来不算什么,但是在我们那里的绑匪看来已经是不小的数目了。穷人的生命只值3万元,这让我极其无语。因而我对于因为贫穷而犯下的罪孽持宽容态度,一直认为责任在于城邦而不是那作出犯罪的个体。

 
mist

2007-09-05 15:41:19 匿名 124.17.16.85 [回复]

呃,你期待的政府可能会有行动,关闭论坛、博客、留言板等,记得做好博客的备份。 
不知会不会殃及歪酷。。。

 
yeziqiu

2007-09-05 16:09:16 匿名 61.148.45.150 [回复]

呵呵

  
古雴

2007-09-05 18:53:38 http://epr.ycool.com/ [回复]

可能是我表达不好,我说的正是Mist提到的问题,现在的许多穷人并不反对变革,因为他们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不过穷人没有组织也没有力量,但毕竟是一个潜在的危险因素。因此我说到如果要设法减轻这一潜在的危险因素,最重要的是建设社会福利和社会保障。当大多数人的生活有了可靠的着落时,他们才会对不可预知的变革心生抵制。

  
mist

2007-09-05 19:21:29 匿名 124.17.16.85 [回复]

穷人享受的福利比老毛那个时期降低了许多,譬如医疗教育等,赤脚医生没有了,临时代课教师没有了,可是好的医院他们却不敢去,穷人的孩子要上学又没钱。。。现在形势的确正在逐步好转,但是好转的程度还是远远不够的。 
穷人没有组织,不过如果有一些声望比较高的人振臂一呼,并且给他们许诺,正如D许多年前作过的许诺一样,那么或许火就这样着起来了。 
你说得对,“要设法减轻这一潜在的危险因素,最重要的是建设社会福利和社会保障。当大多数人的生活有了可靠的着落时,他们才会对不可预知的变革心生抵制。”有安稳的日子过,谁会起来叛乱呢?

  
古雴

2007-09-05 19:40:25 http://epr.ycool.com/ [回复]

在农村影响越来越大的各种新兴宗教组织或许是一种潜在的火苗,之前的李同学是做得过急了,但既然有了一个李同学,就有可能有更多的、更狡猾的李同学……

  
mist

2007-09-05 19:48:09 匿名 211.166.9.17 [回复]

李同学的兴起,就我认为,城邦也有责任的,并且责任不小。毕竟他也是在这个城邦里成长,接受的也是这个城邦的教育,目睹的也是这个城邦的世事人情,而到了后来终于事起,城邦再要捉过来,剿灭XX,这就类似于孟子所说的“从而刑之,是网民也”。上学期伦理专题那个贪官的案子我就是这么回答的,并且认为不用他负责。 
网了一个李生,就已经足够了,我实在不愿意看到网更多的人。

  c=”http://ug.ycstatic.com/avatar/1062487×48.jpg” /> 
古雴

2007-09-05 20:58:19 http://epr.ycool.com/ [回复]

李同学的兴起还有一个缘故,就是当时长期以来席卷中国的气功、特异功能热,要不是李同学闹一闹,气功热恐怕还要持续一段时间…… 
城邦当然也有很大责任,不过贪官还是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的。因为他既然在已经从理论上和实践上都已经了解了这个社会的许多规则和潜规则的情况下,仍然还要继续做官,就应当为自己的冒险而负责。 
顺便说一下,听ZW说绩点排名出来了,我18你19(因为精确到小数点后四位了),总算都侥幸过关。就是鸭梨有点郁闷……怎么办呢……

  
mist

2007-09-05 21:38:19 匿名 221.130.189.94 [回复]

…你居然反超了。。。 
不敲你bg天理难容。。。报告我吧,还有报告鸭梨,安慰安慰她。 
里面有一条说是翻译的,鸭梨不是前段时间在翻译东西么?看看能不能利用这点?      
但是幸而现在填表是大家都可以,或许能和去年隋师兄那样弄到资格也有可能。

  
mist

2007-09-05 21:45:46 匿名 221.130.189.94 [回复]

我比较倾向于极端的科学主义者,对于不可多次重复试验的事件一概不信,所以气功、中医等我都是持激进态度,认为要废除的——当然,不废除也可以,若它们能给出一个在有限步之内可穷尽、能行可判断的方法。 
贪官自然明白身败名裂的后果,但是那么多贪官,又没迹象表明城邦的反腐行为是彻底的,是坚决的,他就会有侥幸的心态,认为自己不一定会被揭发。 
譬如,有1/1000的机会死,999/1000的概率锦衣玉食,这样对于很多人来说已经是一个足够可靠的了。

  
古雴

2007-09-05 22:00:24 http://epr.ycool.com/ [回复]

我还看到说,“元培实验班学生的专业GPA排名参照学生所修专业院系的统计结果来计算和排定”。不知道我们这级有没有元培的参与排名,如果再多算上一两个元培生,而且元培生的分数比鸭梨低的话,鸭梨就挤进了(郁闷就郁闷在只差一口气上头)。还有一个办法就是把宗教学系和我们逻辑与科哲方向的分开,单独算哲学方向的排名,不知道能不能把她排进。

  
古雴

2007-09-05 22:04:59 http://epr.ycool.com/ [回复]

其实如果说气功不要千方百计证明自己科学,而只是当作一种健身术来发展,恐怕更好。印度的瑜伽术就已经找到了生存之道,而且也完全能够被西方和中国的反伪科学组织接受,作为合法的修身健体活动来传播,但气功就不行了,一旦挤进科学的企图失败了,则是身败名裂无法翻身了。。

  
mist

2007-09-05 22:16:51 匿名 124.17.16.85 [回复]

你是说宗教的独立排序么?这样做有合理性--因为宗教学名义上的确是一个系,和哲学系平行. 
若是去查卷,把上学期能提高绩点的科目都尽量提高,或许也可以. 
科学这个名词的确不是可以随便乱用的~ 
气功的流行,或许是因为城邦的导向过于倾向于寻求民族自尊心,总是希望能够找到某某国粹是世界前列的证据;而气功这种古已有之玄乎其玄的东西恰恰迎合了这种倾向.

  •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