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入燕园

又到了一年新生报到时,明天我照例不会去迎新,不过应该会去学校看看迎新的热闹气氛。

当年我来报到的时候也没见着师兄师姐来迎接,交了材料后就直奔宿舍了,现在去迎新的师兄师姐们大概会更多些吧,特别是那些刚军训回来的大二同学,要不是当时军训与迎新冲突了,我大二的时候也肯定会去迎新的。

回忆当年,我刚来北大报到时是怎样的感觉呢……?

当时我们全家五口人一起上了北京,提前一天来的,先住进了南门对面的中关村大酒店——这家糟糕且昂贵的酒店据说将在明年关门。当天的正餐和后几天的早餐都是在南门对面的“城隍庙”吃的,当时为在北大旁边有这样一家亲切的小吃店颇为感动,不过,后来的几年我很少再光顾这里。

报到之前的一天我们大致逛了一下北大校园,找到了宿舍,还发现了所谓的“哲学楼”——后来才知道那里是心理学系的地盘……

对于北大的第一印象是什么呢?用一个字就可以概括——“乱”。现在是好了许多,在我们进校时南门的事还没有解决,大门口就见到一片乱七八糟的。校园内更是混乱,满街叫卖杂货的摊贩,“商店街”破破烂烂,其中的书店还专卖盗版书(当时我还不知博雅堂的存在)。校园内人员混杂,和尚、尼姑、道士、流氓、乞丐、疯子、小偷……三教九流都不会缺,。校园中的建筑也是杂乱无章,新旧混杂,风格突兀。传说中的图书馆等传统与现代交融的美妙建筑看起来也实在不敢恭维,校园面积也小得可怜,和隔壁根本没法比嘛!只有未名湖和博雅塔那边的景色不错——可能是我没见过什么湖的缘故,按照吴老师的感想就是:“这哪叫湖啊,不就一水塘子嘛”。总而言之,北大给人的感觉既不大气,也不秀美,既不整齐,也不协调,整个是参差不齐、乱七八糟的。说来也怪,当时的我对此似乎毫不失望。事实上,我想说,这正是北大的特色——自由和宽容,自由是要以混乱为代价的。宽容则意味着对乱七八糟的东西兼容并包,北大的建筑风格也正是其性格的表现,正如隔壁整齐美观的校园所表现的

这里不得不提到北大与隔壁的差异。一般的公众只知道“北大清华”、“清华北大”,据说有些人还以为这是指的同一所学校呢。在我高二之前,我也对这二者的区别一知半解。后来才知道,这两所学校实在有太大的差别。专业院系上的区别自不必说,学校的大小、环境、设施、财力的差别也是巨大的,人文氛围和自由散漫之风更是有天壤之别。

从高中到大学总有一个适应的过程,这一过程典型地表现在我们前几周的生活方式上——我们宿舍竟然每天7点不到就起床,一起去学一吃早饭!咳……大概我随后的几年中去学一吃早饭的次数加起来也远远比不上前两周了……当然,我不是说大学生活就是睡懒觉不吃早饭,这个不吃早饭还是对身体不利的。不过关键在于,一种典型的北大生活方式肯定是不拘一格,不循定规的。

更多的同学可能在更多的地方需要重新适应,就我个人而言进入北大却是如鱼得水一般,感觉是回到了我本来该呆的地方那般,当然没有什么不适的。让许多同学不习惯的是,在大学是几乎毫无约束的——上课再也没有固定的座位和教室,更要命的是,也没有固定的课程——绝大多数的课都是自己选择,不仅上课时间可以选择,上哪些课也几乎都是自由安排,甚至一个寝室的同学可以没有交叉的课程……上不同的课需要在校园内不同的教学楼来回奔波。好在课是相当少了,有时每天只有一两门课,一周弄个三休日乃至四休日也不困难。更要命的是,连生活起居也几乎没有管束——这听起来似乎很正常,成年人嘛生活理应自理了,不过当人们听说在大学宿舍里经常会有异性长期定居,床上拉个帘子干啥都行时又会作何感想呢?夜不归宿根本就是家常便饭,大多数人都会有到校外通宵自习或通宵腐败的经验,失踪半个学期恐怕也没人管。翘一两节课过于平常,一学期一学期地翘课才稍微有点Orz,但也顶多是让人小小感叹一下而已。

自由需要自律,一个习惯于遵规守纪,按部就班地学习的人,肯定难以适应北大的环境。因为这里几乎无规可循无纪可守,只能依靠自己为自己立法。我听有些同学说,他们会坚持自己的方向不受外界干扰,其实这后半句倒是可有可无的——在北大过了几年如果还不受其干扰,不沾染上一点自由散漫的气质,岂不是很无趣?当然,在北大也有越来越多的人把大学当作高三的延续,在北大是什么人都不会缺的。

当然,包括我在内地许多人会抱怨北大已被过多地卷入了现代的商业社会中,卷入了太多的世俗和势利之风。然而,反过来想,北大作为一个兼容并包,无所不有的世界,有那么一撮势利之辈岂不是十分合理?只是,某些可恶之人正在逐渐掌握权力,这是令人担忧的事。

总而言之,我希望来到北大的人们珍惜这里的环境,无论你是否喜欢,这样的地方在现在的社会里是越来越少了。

2007年9月1日

最新评论

  • mist

    2007-09-01 18:18:54 匿名 211.166.9.17 

    我大概会在7天之内弄到清华的饭卡。
    堂堂一代名校,学生沦落到跋涉其他大学吃饭,何其悲哀。。。

  • 古雴

    2007-09-01 20:33:05

    晕……你这是何苦呢……在我看来北大的伙食还是很不错的,我家里人来了更是赞不绝口……
    你准备到清华哪个食堂吃饭啊?从北大跑到清华的饮食广场得跑将近2公里路吧,比到我家都远得多了,再说据我体验清华的伙食也不过如此啊,当然我只去过一两处而已。
    虽然北大的食堂是少了点儿,不过真正让人悲哀的是堂堂一代名校竟然连体育场馆都没多少,据说仅有的一块足球和排球场地五四体育场还要改建停车场,虽然]
    ]>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