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之行简记

从山西回来后休息了一天(主要是补看了一周的动画片……),然后忙了一天半,到现在才开始动笔写点东西。

不过提起笔来,也不知道从何讲起,毕竟我不善于写游记,而且这次山西之行也没有给我带来太大收获,只好按时间顺序报报流水账罢。

6月30,起程:

由于27号、28号都有考试,29号则是赶论文,虽然在30号早晨集合之时顺利地提交了这学期最后一篇论文,不过这一连串的忙碌使得我没有在意为山西之行打点行装。而最近妈妈正好也在北京,于是行李就全权让她整理了,而我只管带好照相机以及三本闲书。结果发现妈妈为我准备的衣物实在过多,以至于我带的东西甚至比女生们还多,而有些男生只背一个包就完了。结果证明我所带的衣物有七成都没有用……

我的大中小三个包首先就被老杨作为反面典型,他说出外旅行最好只带一个包,方便管理和携带。但事实上即便我少带东西,我仍然要带大中小三个包——三个包分工明确,最大的旅行袋或者旅行箱是“辎重”,存放替换衣物等不值钱又占地方的累赘,一般到一个地方就扔在旅馆里不管了;中包起机动作用,一般是一个双肩包,去的时候一般不装多少东西或者装一些很快就会消耗掉的零食或饮料,以及几本书(身边没书的生活是恐怖的),而如果旅行中要出外购物逛街就可以用它来装战利品(拎在手上多累啊),而如果要到野外长途跋涉则可以放一些水、粮食、雨具等装备,在休息时随时可以与大包交换物资,灵活应变;而小包则是随身包,任何时候都带在身边,装的无非是钱、身份证、手机、纸笔、相机、指南针以及偶尔还可以装上一本书。总而言之,这三个包各司其职,不多不少。

为了博客上可能出没的各种朋友,先简单介绍一下大致背景吧:这次出行名义上是我们系集体组织的社会实践考察,主题是“传统文化的保护与开发以及与旅游业的关系”,但实际上就是去玩而已(事实证明与其说是旅游,不如说是陪游,此是后话),无非是要回来写个实践报告。由老杨带队,包括四个男生——我、Mist、李老师和小翠;和七个女生——包括促成这次活动的crq,她的父亲是山西省委的高官,实际上全程都由他带领;以及我们的班长和党支部书记两位东北人,她们两个的存在使得在我们四个男生都比较不争气的情况下还能够有人在领导们面前抵挡抵挡;然后有京昆社社长wjy,她不仅能喝酒敬酒,还要给领导们唱小曲儿,此是后话;然后还有系版的版大叮当猫;最后有猪(其实美女)和梨两个ws帮成员。

在火车上度过了整个白天,主要活动有:看书;拿照相机偷拍同学们(这期间最经典的是拍到Mist狮子吼状的哈欠);睡觉(断断续续睡着几次);以及和同学们一起玩“杀人”。其实一般而言出外旅行的必备节目是打牌,不过这回竟然几乎没人带牌,而且也没多少人有兴趣打牌,于是罢了,可能是各地域的打牌种类和规则差异较多,而且许多同学并没有打牌的传统……而“杀人”这个游戏也算是同学聚会的经典节目了,虽然规则由简至繁版本众多,不过较简单的版本很容易学会,玩起来气氛热闹。顺便记一下,在这次杀人游戏中Mist得到了“无逻辑的逻辑主义者”的雅号。

虽然误点了一个小时,还是在晚上八点多抵达太原,crq的父母已经早早在那儿等候。下了火车,我们就被接上随后的一周将载我们出行的高级面包车——不是旅行社的那种,而是国宾车,最高的领导人来也是坐这辆车,司机叫马师傅,在旅行的后期他赢得了我们的好感,后话。

到了山西饭店,到各自的客房(我很自然地和Mist住一间)放下行李后,就去吃了css(指代crq的父亲)的接风宴,席间难免各种客套,当时已有一些预感——之后一周的正餐……

吃完饭没做多少事就早早睡了,在太原只是中转站,第二天就将去平遥古城。

2007年7月9日

 

山西之行简记——7月1日,平遥古城
古雴 发表于 2007-07-10 15:01:01

7月1,平遥古城

转眼间香港回归都已经十周年了,时间过得真快。不过我也懒得管那些,今天一大早起床后,吃过早饭——也是圆桌聚餐——就上车去平遥古城了。

到了古城,早早地就有地方官员接洽。我们首先在德昇源客栈安顿,放下东西后不多久就集合出动了。我们将在这个客栈住上两天两夜。客栈无疑是挑选那里最豪华的,只有两层楼,二楼两面有十来间房,我和Mist的在一边五间房的第三间,但门牌号却是836,隔壁好像是829什么的,也不知道是怎么个排法的。房门口都挂着一些吉祥贴纸,我们这间居然是个大红双喜字,两个喜字看起来是一男一女还有两个心形,Mist大喊无语。

这套客房算是我住过各种标准间内比较舒服的——关键是天花板上难得地有一个白光灯,可以看书;另外床也是硬的,不至于太闷热。

集合后我们先随导游一路走到城墙,在城墙上走了四分之一圈:平遥古城的城墙是完整的,走一圈大约6公里,

在城墙上可以眺望城内景色,放眼望去多是平民住房:平遥古城仍是“活的”,而不是一座建立在废墟上的博物馆。据说前几年已经陆续将大部分居民迁出,但里头仍然有4万口居民,剩下的居民不会被全部迁走,因为那将使古城失去生命。

在城墙上和导游对话时LY已经开始逐渐表现出XXX,时常问一些奇怪的话,在随后几天中XXX越来越严重……

我们从西门走到北门,这里的“瓮城”挺有意思,从城门进来后迎面是一堵墙,而转个弯是另一座门,在这两门之间可以将敌军“瓮中捉鳖”,城墙上挂着的石块和铁刺提示着入城敌军将要遭受的灾难。(LY的问题是:如果现在这铁刺掉下去砸到游客怎么办……)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在城门前,我们得知就在前些年,这整座巨大的城门是几乎被泥土掩埋的,现在的景象是挖走数米泥土后的结果。真是所谓沧海桑田。

下了城门,乘坐电动游览车前往日昇昌票号参观——旅游景点的这种车实在令人讨厌,好在在街上看到有许多租借自行车的地方,一定要租来玩玩。

日昇昌被经营成“中国票号博物馆”,记载了晋商的辉煌历史。不过对这个景点我并没有多少感觉,略过,以后有机会再专门写写晋商。

中午回到客栈吃饭喝酒,难免又有诸多客套,不过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觉得过于厌烦,午饭还是愉快的。

回到客房后睡了一觉,下午集合时我和Mist居然迟到了——其实前几次集合我俩都是最早出来的,后来证明我们两个要么是最早到要么是最晚到,但迟到一共也就两次——LY说下次再有人迟到就不等了啊,不过他本人将在后几天里迟到多少次啊……

下午首先去参观县衙——由于县衙长期作为县政府的办公地,因此保存得较好。县衙和随后参观的镖局都没有太大印象,略过。值得一提的是,在游览中遇到一个神神叨叨的人拉LY进了一个小屋,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什么的(我当然没去听),然后拿一个本子让LY翻签,LY翻了两次都是好签,那个人又神神道道说了一通,然后就要LY出钱了。LY倒好,摸给他20块钱,对方不太乐意,说怎么也该给个整数吧……最后那人终于说岔了,说LY应该给孩子改个名,哪知道LY没有孩子,这下LY似乎终于醒悟走人了……

傍晚顺道参观了平遥有名的漆器(推漆)的制作,倒是不错的工艺。回到客栈,css给我们每个人都送了一件漆器的首饰盒作为礼品(LY的问题是:这个就是给女生,男生不要拿对吧),我也不客气地收下了(估摸着少说得有一两百块一个),本来想自己藏着,结果回来时给妈妈看到,我就顺势送给她了~

晚饭换在露天吃,照例是各种客套和敬酒。我们这四个男生恰好都不能喝酒,也都不怎么善于应付场面,全靠wjy、xy等女生顶着。不过我们多少也灌了些酒下肚,Mist貌似比我更能喝酒,不过中午和晚上两顿都曾喝得不行逃回宿舍。

晚上我们计划出门逛街,本来当然是更愿意自由活动,哪知道LY一听就说要集体行动,他也要一起去。我和Mist告病不去,等到LY他们出去后半小时再出动。我们借了一辆双人自行车,在城内热闹处和偏僻处逛了半天——期间有两次差点与LY迎面相遇,还好都被我们及时避开……当时我买了几样零碎的东西(比如一副ws的太阳镜、一个弹弓),Mist则酝酿着买一把剑或刀,我也有此意。还是私自行动比较愉快,只是有点对不起同学们。

2007年7月10日

最新评论
  
依芜

2007-07-10 20:53:38 [回复]

那个~~到底是弹弓还是弓啊? 
WS是啥? 
LY……挺可爱的…下辈子让他投胎当道士不错~~`别当导师了….人才“浪费了.

  
古雴

2007-07-10 21:18:19 http://epr.ycool.com/ [回复]

弹弓是弹弓,弓是弓。 
WS=猥琐。大学常用术语之一……

  
古雴

2007-07-10 21:59:39 http://epr.ycool.com/ [回复]

其实LY作为导师还是很好的。。

  
依芜

2007-07-10 22:20:17 [回复]

我的意思是说~做个乡村道士~更好~绝对以慈悲为怀~~

  
依芜

2007-07-10 22:21:46 [回复]

LY的问题是:如果现在这铁刺掉下去砸到游客怎么办…… 
瞧瞧~~~多善心~ 
另外~我也想知道~~~咋办?


山西之行简记——7月2日,平遥古城第二日
古雴 发表于 2007-07-10 21:40:34

7月2,平遥古城第二日

今天上午是css安排的第一场座谈会,听几位官员和旅游业方面的管理者介绍一些情况,然后由同学们做一些提问。我没有认真投入,也没有提问,实在是想不到什么可问的。

时候Mist和我谈起一个问题:据他们说将平遥居民迁出并不是强制,而是用了将学校、单位等机构迁出古城之外等方法,使得在古城内的生活显得不方便,再加上城外的新楼房毕竟比古建筑适于居住,因此诱使年轻人们主动迁出。Mist讲这个是不是侵犯人权呢?我当时说这还好吧,毕竟城内还是保有一定的医院、幼儿园、邮局等必要的机构的,部分机构迁不迁地址是自由的,也无可厚非,至少在形式上还是公正的。不过,我后来也在考虑这一问题:我关心的倒不是公正不公正的问题,关键在于,将中学迁出孔庙、将政府迁出县衙——这究竟是对平遥文化的保护呢,还是破坏?将孔庙变成旅游景点,将县衙变成博物馆、陈列室,真的是对传统文化的保护吗?

事实上,平遥古城的最大特色是:它仍是活的。它仍是一座有生命的城。并不是像其它已经现代化的大城市中的哪些支离破碎散落着的古建筑,也不想一片早已死寂的遗迹,平遥古城的宝贵在于它是一个整体——不仅有完整的城墙和完整的建筑,还有生活着的居民,这座城的生命从未间断。

然而,看着那些被改建成“博物馆”的场所中那些陈列展品的玻璃橱,我不禁感到忧虑——放进玻璃柜中的东西都已经死了,它们不过是一些标本,一些化石,供人们唏嘘把玩。或许将来某一天,整个古城本身将成为一座巨大的博物馆,即便是仍然留守的居民,也都成为了博物馆的讲解员,纪念品的售卖者,又或者成为展示古装的模特儿、展示古代生活的演员,却不再是古城的一部分。如果是那样,平遥古城的生命便不再延续。

座谈会结束后他们仍坐在原位闲聊,我则和Mist先行离开回房(因为看到lwz已经走了),后来远远地看见wjy又在院中唱戏了,也不知是自愿还是ly的要求……

午饭如常,不过由于我们一些同学前两天因喝酒而不适(也包括我和Mist昨晚的装病),这次css发话说不喝酒了,倒是令人小感动了一下。

饭后再次租自行车上街乱逛,这回除了Mist还增加了小翠,租了三辆单人车,我特别要求选了一辆大28。在经过古玩街时,我和Mist停下来买弓和刀,便将小翠甩了(又或者说他把我们甩了……)。

Mist买了一把马刀,开价450,我们转身就走,老板赶忙说100块钱怎样,最后以80元成交。随后我也买到一把铜弓——样子毛茸茸的有点诡异,不过将就着也挺有意思的,毕竟在北京没见过哪儿有这种玩意儿。后来有人说蒙古弓,其实差得最远:蒙古弓短小彪悍,而此弓笨重花哨,只能当作装饰(虽然老板说十米之内能射死野猪)。式样大约是一般的反曲吧。

回客房放了弓和刀,我们又出去继续乱逛——一开始是想去找小翠,因为小翠似乎说过要去东北角看看。总之我们偏离主要的街道,在居民区瞎撞了一番,路过了下午即将前往的文庙并在附近发现了一座基督教堂。

下午去了文庙(关帝庙)、城隍庙和道观,都没有多少感觉。略过。

晚上吃饭又是我和Mist早退,随后同学们集体租车去看天主堂(应该是梨发起的),或许是以为我俩真的身体不行,她们竟然没有叫上我们,还好lwz跑过来问我们借车,我们才没有错过。

一路说说笑笑到了天主堂,却正好赶上关门,无奈中鸭梨准备明天清晨再来拜访,我们则宁愿睡懒觉算了。回去时我和Mist又和大部队分道扬镳了一阵子,期间主要是Mist买了之前看中的机械怀表,一大一小两只还价到100元,表的两面各是半球形的玻璃,看得见里头的齿轮,还算挺有意思(后来发现这种表不仅平遥,而且在五台山等地遍地都是,不过100元似乎还算合理)。我则又买了一把“拐杖剑”——也就是说看起来是一根拐杖(金属的)但抽出来是一把剑——其实更像一个锥子,接近四方形。

其实我本来也想学Mist买一把宝剑玩,不过看来看去没有特别中意的——我和Mist一样,觉得在剑身上印什么“镇宅宝剑”之类的实在太俗。后来终于在一家店铺看到一把中意的——老板娘神秘地把我叫进里屋,拿出一把剑让我看——我终于知道抽出剑来就能感到剑气逼人的感觉了,那把剑朴实无华,感觉非常好。一问价格吓一跳——12000!我当然只好扭头走人。这下我醒悟我能承受的120的价位根本无望买到好东西了,那么不如买一个实用的玩儿,于是花50元买了一个拐杖剑,想着到五台山爬山时还用得上(但后来并没有爬山的活动)。

逛了一圈快回旅馆时又与大部队相遇了,听着他们准备去喝点东西,我赶紧还了自行车加入其中。

我们进了那家特别的酒吧——名字叫“Sakura”(日文樱花),里头则混着好多国家的风格——天花板上挂着几十面各国国旗,墙上贴着各类英文、法文单词,还有雷锋同志、切·格瓦拉等人的头像,放着美国乡村音乐,建筑又是中式的,乱七八糟的,倒也不觉得碍眼,挺有意思的。

我们点了些饮料,大都是鸡尾酒,我和Mist首先是各点了一杯软饮料,随后我毫无征兆地请客Mist喝了两种鸡尾酒(一个叫什么茶的,一个蓝色夏威夷,后者更好)——我顺便各尝了几口。第一次上酒吧,第一次喝鸡尾酒,感觉不错。在这种气氛下喝多点酒也是愉快的,而且鸡尾酒比啤酒好喝多了。

2007年7月10日

 

最新评论
  
依芜

2007-07-10 21:59:17 [回复]

第一次听说 拐杖剑.

  
Ceiling

2007-07-12 22:41:08 匿名 58.63.145.1 [回复]

小古!关于平遥那些所谓传统文化保护的说法,真是大hand特hand啊!我blog上也写了的说。

  
古雴

2007-07-12 23:43:08 http://epr.ycool.com/ [回复]

顺便说一下,回家经吸铁石测试,所谓铜弓露在外面的部分确实都是铜的,而毛茸茸的部分却是铁的……

  
依芜

2007-07-13 00:59:24 [回复]

铁?毛茸茸的???

  
古雴

2007-07-13 09:52:27 http://epr.ycool.com/ [回复]

弓和刀: 
http://foto.yculblog.com/epr/DSCF0497a.jpg


山西之行简记——7月3日,乔家大院、常家大院
古雴 发表于 2007-07-10 22:37:15

7月3,乔家大院、常家大院

早起离开平遥,上午逛乔家大院,下午逛常家大院——乔家大院颇小,常家大院大得惊人(因此事实上不叫大院而叫庄园)。不过我对这种地方没什么兴趣——还不如看古装剧呢——因此略过。

中午在乡政府吃饭,饭菜比较一般,最后一个在叶子上涂面的东西挺有特色,不过似乎不受欢迎,上了三大盘同学们几乎连小半盘都没吃掉。这一天值得一提的回忆主要是在中午吃饭时偷拍到梨和小翠的经典八卦照片,还有下午拍到LY吹蒲公英的可爱形象。

晚上回到太原的山西饭店,这里作为从平遥到五台山的中转站。晚饭极为豪华,喝到了最高档的汾酒,还有面点师当场表演山西面食的制作。css提到一个挺有意思的经验:如果同学们想要出国,不妨学一学刀削面之类的手艺,弄一个厨师证书,就很容易在国外的中餐馆里找到一份省力又有的赚的兼职,如果没有一技之长的话只能做刷盘子之类又苦又累又穷的工作。听起来真是挺有道理,必须承认他们的社会经验确实还是挺有用的。

2007年7月10日

山西之行简记——7月4日,五台山
古雴 发表于 2007-07-11 10:51:07

7月4,五台山

crq(css的女儿)说她因为这一周后马上要和我们一起回学校上小学期,这两天想陪陪妈妈,而且她早去过五台山,所以接着几天就留在太原了。

到五台山住进一家三星级宾馆,屋内设施不错(但是仍然没有足够的灯光),竟然还有一台电脑!使用这里的电脑理论上是需要收费的,不过我们发现这儿竟然用的是美萍安全卫士,只要用调试模式启动或者在进入XP时迅速进任务管理器关闭进程就能破解。于是我们就可以免费上网了,速度还挺快。这两天电脑主要是Mist在玩,我则是看了几集动画片,另一些空闲时间则在厕所里看书(只有厕所里有足够亮的白光灯,多数宾馆都是如此)

我们到的是“台怀镇”,也就是被五个台环抱着的小镇,结果我们连五台山的一个台都没有去参观过,只是参观了几个容易到达的寺庙。

上午和下午都是参观寺庙,我现在连参观的是什么庙都没印象了,大约上午参观的是一个喇嘛寺,壁画挺有意思。

我和Mist都不烧香也不拜佛,鸭梨和小翠似乎也没有兴趣。其他同学和LY则时而按照导游的提示绕着塔转三圈,时而烧香拜佛,倒也有趣。css当然是强调宁可信其有,虔诚得很。css说越有钱的地方信的人越多,越高的官信的越多,倒是在理。关于中国的民间信仰,有机会我再专文讨论。

LY转咒轮时念念有词的样子颇为可爱。六字大明咒的读音是:om ma ni pad me hum,我平时经常念着玩,但要我绕着咒轮念叨我可不干~顺便说一下,我发现许多喇嘛绕咒轮时都是疾走而不用手转咒轮,不知何故。

今天的正餐虽然仍是筵席,不过LY竟然发话:学生们不喝酒,学校里有纪律,学生们不能喝酒。实在让我小感动了一下。不过到后来他仍旧是越来越fz……

吃饭时(好像是这一天,不是很确定),LY提起说学生们体力不行,还是他和css身体好:因为像昨天傍晚在太原时他们两个还出去逛街,走了好远,但同学们都说累,都没有出去逛。我们听着无语,马师傅却帮我们说话了:关键不是我们体力不行,而是和他们走不到一块儿!

听到马师傅代我们说话,我们当然是感动非常,齐声鼓掌。LY却还在解释:但是crq也没去逛街啊,她和她父亲应该走得到一块啊……马师傅说,毕竟有代沟啊。

然后,话题渐渐就不幸地转向年轻人不懂事、社会经验不足等等,LY对css的说教大为赞赏。

(顺便提一下,LY说蜂胶是蜂蜜加阿胶。蜂胶、蜂王浆、蜂蜜……花粉!?)

晚上自由活动,马师傅提议带我们去爬山看南山寺,五个女生和我去了,Mist居然要玩电脑不肯去,而lwz他们似乎是被LY叫出去到明清老街逛了。

爬了个小山坡,这回总算也是爬过山了……南山寺没有被开发利用,是一个荒芜破败、杂草丛生的地方。在寺门前听马师傅侃这侃那,挺有意思。

2007年7月11日

山西之行简记——7月5日,五台山第二天
古雴 发表于 2007-07-11 11:26:20

7月5,五台山第二天

早上6点不到就起床,跟着LY他们去烧头香。我以前也烧过香,不过五台山比较好的一点是:在寺门口可以免费拿三支香,而不必要掏大笔的银子去买香。然而我照旧没有烧香,因为Mist和鸭梨也都没有烧。要是别人都烧香,我拜一拜也无妨,不过既然有人旁观,我也不凑热闹了。

不过我们被拉去做了一个“法事活动”,在此情势下我也不得不和大家一起跪下磕头,老主持赐下神水,让我们喝下一点并在额头上抹一点,我照做了,感觉那水明显是康师傅绿茶之类的东西。随后老主持送了我们一人一个开了光的护身符(还送了LY一个开了光的佛像)。Mist问我啥叫“开光”,其实就是老和尚对着它念几天咒,把“灵力”输进去。

今天白天仍旧是参观各种寺庙,无甚趣味,略过。

比较特别的是傍晚参观了一个女子佛学院,该院由一位燕京大学的前辈创办,规模颇大,戒律严苛。这里本不是旅游景点,不过我们还是进来了。出于对此处修行者们的尊重,我没有在院内偷拍……

css说这里出家的女尼都是不负责任的人,大多是因为恋爱挫折等等,LY当然也附和同意。这确是事实,佛教讲六根清净,就是要斩断世俗的“责任”;至于恋爱和生活的挫折,如果作为彻悟的机缘,也是无可厚非的。倒是那些对僧尼如此鄙夷、对佛法一无所知的人,却以“心诚则灵”自我安慰,以为烧几支香就能表达虔诚,实在滑稽可笑。烧香拜佛之于他们而言,无非是自我欺骗、逃避自由,他们又有何资格来嘲笑虔心修行的师傅呢?

在佛学院收到两本书,一本是关于道德修养的,另一本是有名的《一个科学者研究佛经的报告》,我手头早就有另一种版本的。小师傅说不信佛的就不要拿了,因为这书拿回去一定要好好遵奉,不要沾染污秽,不要带进厕所等等。但我还是拿了,因为我还是会好好安置这两本书的;而Mist没有拿,LY却要求Mist拿那本《一个科学者研究佛经的报告》,说这个是研究文章,不信佛也可以拿回去研究研究,Mist只好拿了。

晚上是在五台山的宾馆里吃的最后一顿饭,这里的饭菜不错,但是几顿饭过来都是千篇一律,翻来覆去就是这几样面食,吃得我肠胃不适……这一顿饭又上了酒,LY还要求同学们“表演节目”——首当其冲的当然还是wjy,随后lwz把我推出去了,教我唱一段佛经,我便唱了半曲梵语《心经》。随后同学们依次轮过。

最后LY唱“我的中国心”,我们初次见识到了LY的歌喉。但这次由于LY忘词严重,加上唱的时间不多,我们还没有特别深刻的体会。LY最后提议明天在车上再唱,后话。

2007年7月11日

 

最新评论
  
zw

2007-07-12 11:52:12 匿名 124.17.17.164 [回复]

我感觉你们一路就吃了面喝了酒啊

  
古雴

2007-07-12 20:49:56 http://epr.ycool.com/ [回复]

还真是……我对寺庙、大院都没有什么感想,平遥古城除了逛古玩街也没有多少感觉,主要就是吃面喝酒,还有拍照~~

  
Ceiling

2007-07-12 23:02:43 匿名 58.63.145.1 [回复]

所谓社会实践么。和看古迹当然没什么关系……

山西之行简记——7月6日,返程
古雴 发表于 2007-07-11 18:43:11

7月6,返程

今天上午是座谈会,在好大好大的圆桌上进行。我仍旧没有提问和发言——尽管LY就坐在我旁边,多次督促我发言。Mist似乎最早提了一个问题,说旅游的喧闹对于和尚们的修行是否大有影响。老和尚说修行主要靠内心什么的,LY他们补充说大隐隐于市什么的,但我看来这些说法多少是自欺欺人,真正的得道高人或许有本事在如此喧闹的地方修行,但我看这里大多数的和尚都没有这样的修为。

中午有机会与和尚和居士们一起吃了斋饭。事先不知吃饭的规矩,战战兢兢总算是混过一顿。只是在出场的时候其他三个男生没有顺着队伍走而是从中间穿了出去,结果被小和尚叫住罚他们重走一遍。

乘车离开五台山,LY要求在门口照集体照,还拿出那面“哲学系”的破旗子,在牌坊内外都拍了一次。随后就驱车一路回到太原。

在到太原的路上,同学们大都想小睡一觉,不过LY如原订计划要一展歌喉。车上有麦克风,扩音效果不错,能确保每一个同学都听得清清楚楚——地狱啊……

我首先想到的是机器猫中的技安——特别爱唱歌,一定要求其他人听他唱歌,却又唱得“令人窒息”……我一直觉得这种情况毕竟是漫画的虚构,一般人哪有这样的厉害啊。ZW算是颇厉害了,唱歌完全不着调,但多少还能忍受,而且唱成这样的人也不至于到处拉人陪听把……事实证明真是山外有山,不得不服……

到时时间尚早,先开着车在“迎泽大道”随便看看,最后在河上停留了一会儿,吹了吹风感觉还不错,其间拍到一张Mist大笑的照片比较有趣,旁边的鸭梨也很特别~

最后到了某家四星级酒店,先在一个极其极其极其巨大的休息室坐着。坐了一会儿,LY就要开始作这次社会实践的总结了:主要讲的是同学们社会经验不足啊,听css的说教很值得啊等等,css也顺便再重复了一通。说得兴起,LY开始列举同学中的反面典型——先举了一个没有参加活动的同学(一哥),说他有很多优点,但是亲和力不够,别人不容易和他接近等等,我忍住没有回应;但谁知他下一个就把我提了出来,说我亲和力倒是挺好,但是“对社会的复杂性估计不足”等等,我终于忍不住当场和他顶嘴了——

曾几何时,LY在给全班同学讲关于未来的规划和选择之类的事情时,曾经提到对lwz有些不满,原因是他似乎过于老成,过于现实,而说我比较好,和他有些像:都是理想主义。我当时就曾与他唱了反调,我说这个社会还是很现实的,已经到了大学,许多问题不能不考虑,包括将来的就业、收入等等。然而现在,LY却反了过来,批评我对社会的复杂性估计不足了,这是为什么呢?

LY听后只能说:我是对社会的复杂性有认识的,但是在行动上没有体现出来。我也不继续回应了——其实,如果在行动上都体现出来,那么我就真成了完全世俗的现实主义了,那么LY所说的理想主义又是怎么一回事?难道他的意思是应该在认识上和行动上都应该向世俗投降吗?那么所谓的“理想主义”究竟还能存在于什么地方?只是在口头上和文章中吗?

随后,css继续他的教导,说作事一定要讲究场合,比如对上级有意见可以私下建议,但绝对不能在会议中当面顶撞等等。当然,这显然是针对我方才的行为的。

这一次又是马师傅将我们解救出来——在他鼓掌叫好之后,提议带我们去街上逛逛。

太原的商业街实在一般,没什么可逛的,而且很快就下起了小雨,我们便回去吃饭了,不过总算是结束了说教。

事实上,如果我的朋友要去当公务员,或者想当干部、谋求晋升之类,我也会告诫他社会的复杂以及礼仪和规矩方面的重要,然而难道所有的人都必须追求同样的东西吗?尽管我难免对这些世俗之人多少心存鄙视,然而我并不排斥他们,反倒经常感到亲切——css的说教与我父亲如出一辙,怎能教我不亲切呢?但是,正如我不希望把我自己的人生理念强加于他人头上那样(我确实不希望别人都接受我的理念,我更希望我的理念独一无二,顶多只是希望有那么一两个我所认同的人也能认同我,那就心满意足了),如果别人要把他自己的理念强加在我的头上,我总是要自卫的。

晚上的酒席在一个极其极其极其巨大的圆桌上,大概要我爬到桌子上面才有可能够到桌子的中心。上菜是先由服务员分好后直接放在每个人的面前的。这次总算没有太多的说教,而是要我们每人在一个小本子上头写下一些感谢的话留给css,同学们都写得很长,传到这里时我也只好使劲憋字数,大致也提了一下每个人总是要经历年轻,人生的道路总要靠自己摸索之类的话。我的糟糕的字迹(css反复强调练字的重要性)以及Mist的写得向入党宣誓那样的留言(不辜负……一定为社会主义事业……之类)不知道会不会把css气死,好在我翻了一下,其他同学似乎写得倒都不错。

火车票实在紧张,即便以css的能力,也难以弄到12张同一班次的车票。有两张车票是单独的,比其他人早20分钟上车,晚两小时到达,我和Mist主动要了——因为考虑到我们的“凶器”行李恐怕必须托运。不过最后由于css把我们带进贵宾候车室,而这里的行李检查比较宽松,我们两个的行李竟然没有通过X光扫描就偷偷地带进去了。一路上战战兢兢,总算是蒙混过关,顺利回京了。

山西之行简记到此为止,过几天再写实践报告。

2007年7月11日

最新评论
  
zw

2007-07-12 11:48:23 匿名 124.17.17.164 [回复]

我觉得LY没事儿就会拿我们俩说事儿。不过我很欣慰啊,终于知道有人在唱歌上比我还不能忍。

  
mist

2007-07-29 10:59:28 匿名 124.17.16.85 [回复]

哈哈哈哈哈哈 
我这人贫乏,已经没有多少绸缎在腹中~ 
又,此次山西之行承蒙照顾,有些场面我未曾经历过,因而不致出丑,谢了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