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工……施工……

这几个月就在我租住的屋子窗下,吵得令人不可忍受——从早上6点多开始,一直到半夜12点半以后,成天不断地发出无规律的打铁声和电焊声。最近了解到貌似是这片地区要换暖气还是天然气还是什么的管道,到处在挖地铺管子,而我窗下这块地方好像是一方面要造个锅炉房之类的东西,另一方面也是焊管子的地方。

尽管我宣称“爱一切丑恶”,但这毕竟只是表达一种态度,而不是事实……事实上,我实在是毫无办法对楼下的吵闹产生任何美感来……太可恶了……

前一段时间一直只能塞着橡胶耳塞睡觉,但即便是塞着这种非常有效地抗噪音的耳塞,竟然偶尔还会在塞着耳塞的状态下被吵醒!那就更不用说白天在屋里看书了——虽然开着MP3还可以缓解一些。

从上海到北京,似乎到处都在施工。最近宿舍窗外也在日夜不停地施工,学校里的文科大楼也在紧张建造中,还有颇具争议的五星级酒店等等,周边大大小小的施工不计其数。而我上海的家门前更是自我搬入后施工不断:先是修地铁换乘站(三条地铁的换乘站!已经修好了,但我还没去看过),然后是世纪联华大卖场拆掉而开始建造李嘉诚投资的一栋大楼。

总之,到处都是施工——这是大城市最令人讨厌的一个方面。不过也正是如此,像上海这样的都市,特别是浦东陆家嘴地区才可能在短短二十年内翻天覆地,成为曼哈顿一般的地方。

这种到处都逃不了工地的景象恐怕在西方是不多见的。而且由于西方的财产权保障,拆迁改建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因此西方没有一个国家能够修出中国这样直来直去的高速公路网络)。现在中国的物权法出台后或许也将给拆迁改建带来一定的阻力——也该如此了,拆得实在太快了!不过从现在上海的情况看,拆迁的阻力或许不会太大,特别是市中心的老房子,拆迁一方面可以改善居住条件,一方面能够得到庞大的补助,许多人还巴望着早点轮到拆迁呢。

但是,总觉得城市这样发展下去实在有某些忧人之处——我似乎感到这样不停的拆与建、遍地的工地似乎并不是一个短期的异常状态,而是城市的常态了。据说一般典型的现代建筑的设计寿命约为60到70年,虽然说实际上许多建筑都会被使用远远更长的时间,但设计寿命毕竟反映了现代建筑的特点——总而言之,它肯定不是为了子孙万代而建的,因为顶多传不到一两代人,或者在建筑者本人的有生之年,整个世界就还将翻天覆地,这栋建筑也已经完成其历史使命而落伍过时了。

只是在一个人的生命周期之内,整座城市的原有建筑都将“过时”——或者简单而直接地说:一座建筑的寿命比一个人还要短暂。既然城市有这样的新陈代谢速度,也难怪我在每时每地几乎都处于“工地”旁边了……

虽然我总是强调:不要逃避,要去拥抱。不过如果有能力的话,将来还是要逃到个清静点的地方呆啊……

2007年5月27日18时30分
clip_image001
clip_image002

最新评论

  • 依芜

    2007-05-27 22:04:30 

    呃,深切同情,我们家楼上也在装修.
    不过怎么说乌鲁木齐的代谢速度也没有如此快……比起上海北京,还在初期成长阶段……
    说什么呢?
    1、工人师傅辛苦了……
    2、这样建建修修拆拆太浪费了!那么多东西,盖些乡村学校多好啊……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