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时要多写博客以供发泄

昨天本体论研究课上聊起写学术论文的事,老杨说某师妹(顺带还说我)写的作业个人化的、体验式的东西比较多,于是很可能在某些老师看来非常好非常有原创性,而在另一些老师那里给汾酒很低很低(老杨肯定是想起我形而上学课的成绩了……)。而有些会写的人,写得中规中矩,无论哪个老师那里都能得高分。

确实如此,好的论文要讲究一定的学术规范。条理严密清晰,而个人化、感想式的东西不能加得太多(其实我这方面还算好,老杨主要是针对那位师妹)。不过,当时我也说道,如果长年一直写那些中规中矩的学术论文,自己的个性、活力、狂放、情感方面的东西恐怕会越来越被消磨掉,最后顶多只能成为一位“哲学工作者”,在转述和整理哲学家的思想方面做得很好,但丧失了自己成为哲学家的潜质。

大哲学家的文风往往不拘一格,像那位师妹昨天介绍的海德格尔,在后期的文献基本都不是论文(而是讲演录),而且大量引用诗文,使用比喻的手法。而维特根斯坦就更是异类,平生连一篇像样的论文都没写过,特别是后期的文献简直是散乱至极,连一整页连续的论证都没有。就这样却成了20世纪最伟大的哲学家。

我时常听周围人说:我们怎么敢和那些哲学家比呢?我也这样说,历史上每一位伟大的哲学家都是不可超越的。但如果说不能和哲学家相比指的是我们应该满足于做一个“哲学工作者”,那我就不敢苟同了。如果你真的只满足于做一个靠哲学谋生的工作者,那你就真的不可能和哲学家相比了,但是,我和哲学家有什么本质上的鸿沟?哲学家和我们是不同的物种吗?

维特根斯坦当年找罗素询问自己有没有哲学才能:如果我不能做哲学家,我就去做飞行员。我倒想说,我如果做不成哲学家,或“大师”,我宁愿去做民哲,也不愿做“专家”。我并不是想靠哲学来谋生,如果说我的野心或“狂妄”会使我在学术发展上有所不利,那又怎样?维特根斯坦一生只正式发表过两个小册子(其余都是作为遗著出版),而我在大三随手就发表了两篇傻文章,即便说我的“学术”之路就此终结,还不够知足吗?我追求的只是在哲学之海洋中探险,而不是靠哲学找工作。

不过,我从来都是一个循规蹈矩的人,虽然有一颗狂傲不羁的心,实际上也只会在私下说说大话而已,既然我身在学院,毕竟还是要按部就班地过日子的。规规矩矩地写论文我也并不抵触。因此,我昨天也提到:最好的方法是,平时多写一些无用的文章,随笔、杂文、博客,“发泄”一下自己的放浪,而写论文时就老老实实写吧。

正如海德格尔所说,表达思想的方式中,写作是最末的一种(循规蹈矩的论文就更糟),好一点的是讲课,而最好的就是讨论对话,思想“当场发生”,才是最真实、最富活力的。论文写得再好,发表得再多,也不过如此。我更欣赏的是维特根斯坦的学术方式——虽然生前几乎没有发表过多少东西,但早已名声在外、影响巨大,为什么呢?是因为他和维也纳小组的那些哲学家经常一起讨论交流,因为他极富个性的授课。

现在我还没找到这样一个理想的、愿意与我神侃的“小组”,难得有些对哲学有热情的同学与别人聊起来也总是好像学院派作风强烈,我只好敬而远之,而狂妄自大的真正的民哲我又不太喜欢(但如果找上门来找我聊,无论是谁,我会非常欢迎),关键是现在还不到起航时候,所以我也没想过主动找谁交流。

但我的这样一种野心,或许比当大师还要宏大的野心:引领一个“学派”!一直在我的梦想之中。引领学派的人并不一定自己的思想有多么伟大,例如维也纳学派的石里克,他的那帮追随者后来的成就看起来都不比他低,但是,如果这些人没有曾经聚集在一起,如果没有维也纳的咖啡馆,哲学史将是完全不同的一幅面貌了。

昨天师妹也提到说萨特和波伏娃常去的咖啡馆,说为什么他们要在这种吵吵嚷嚷的环境下聊天写作呢?我们总是觉得哲学家应该是一个人关起门来搞研究的,要是人们都是这种想法,大概真的出不了哲学家了。哲学家毕竟不是冥想者、隐修者。如果没有一个开放的环境,如果没有交谈、没有课堂、没有讨论、也没有咖啡馆的话,能出多少哲学家呢?20世纪初的维也纳之所以出了那么多哲学家、思想家、艺术家、文学家,原因很简单:咖啡馆多。

和我一起去咖啡馆吧!

2007年5月17日14时27分

最新评论
  
mist

2007-05-18 11:39:25 匿名 210.56.216.23 [回复]

我和你去喝过一次咖啡,结果回来后脑袋疼了一夜。。。 
科科论坛或许就可以算作是一个讨论小组,你还是多去参加吧——顺便多替我录音,放ftp:-)

  
古雴

2007-05-18 14:53:41 http://epr.ycool.com/ [回复]

科科论坛是不错的。那些科学文化人老师也是少有的论文与杂文兼写的,所以我比较喜欢这块学术领域,而其它搞学术的基本都太学院了,缺乏活力。特别的还有刘小枫也不错,杂文写得精彩。 
中国没有咖啡馆的文化传统,当年柏拉图咖啡馆刚开张时力图定位为文化沙龙性的咖啡馆的,但世界杯开过以后似乎定位就变了。。

  
UNIC

2007-05-18 16:18:22 匿名 222.82.226.29 [回复]

1、……但丧失了自己成为哲学家的潜质。 
——同意,我认为任何的学者都应该有不羁的一面,或者说至少要有批判性思维,是应该有站在人群之外的能力的。 
不过,正如康德的看法,我也这样想,就是说——智慧,或者,也许真理,是有可能存在于人群中的。孔先生:三人行比有我师。我也是这么想的。 
真正厉害的哲人是可以从更多人那里学习的人,无论是向学者、前辈还是平民。        
至于说搞哲学或者搞诗歌~~一直想着一个说法——MS是“小隐在山水、大隐在人世”~意思大家都明白。我想,此话也有道理。 
无论是自然,还是人世,都是我们学习、创造、感动的地点! 
2、海德格尔所说,表达思想的方式中,写作是最末的一种。 
——这样看来……我们MS都比较惨…… 
好象以前就有听说过这样的看法——最高的是形体语言——表情、肢体啊。 
不过说话和写字有高下吗?~这个我目前不知道。 
至于说要多多写博客~我想是对的。是应该适当写些。不过若是我的话~~那就转而向诗歌、文学的路子来疏解了。不过~我MS相反……是疏解太多~~~应该多写些论文类的…… 
关于咖啡馆,可能是需要一点氛围吧。不过北大附近学术氛围应该不淡,淡的可能是咖啡馆式的氛围吧。 
在《20世纪思想史》上也看了那段维也纳咖啡馆的(还有别的名字忘了),当年那里实在是……学者的乐园啊!又是图书馆、又是居所……我记得我在那段介绍的旁边批了一个字: 
“啊……”

  
古雴

2007-05-18 19:05:58 http://epr.ycool.com/ [回复]

海德格尔一贯的意思是强调“当场发生”,而不喜欢“预置”。比如同样是利用自然力吧,水车、风车就比较好,有水有风时转,没有时就不转。而“水电站”就不好,水坝要反过来控制自然,人想要水流时流停时停。所以同样是利用自然能源,本质是不一样的。同样是表达想法,当场的和非当场的也是不一样的。 
不过我其实对海德格尔也不怎么感冒。对海德格尔的东西总感觉有问题,但说不清楚具体问题在哪(这个状态蛮符合海德格尔的讲法的)。

  
小虫

2007-05-24 13:03:42 [回复]

你报告就去.

  
古雴

2007-05-24 14:23:31 http://epr.ycool.com/ [回复]

要去咖啡馆肯定是我报告这毫无问题。 
不过最近我还没有回归咖啡馆,去咖啡馆这种地方是需要有心情的,否则情调出不来。和去未名湖一样,不过所需要的心情略有不同。我目前为止还没有找回来。所以不敢去咖啡馆。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