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名湖畔啃纯批

未名湖畔啃纯批

古雴 发表于 2007-04-22 19:18:50

clip_image001
4月14日11时30分,朗润园
clip_image002
4月15日13时18分,朗润园
clip_image003
4月15日11时40分,朗润园(一只猫在我身边转悠,刚想拍它时跑掉了)
clip_image004
4月17日14时47分,朗润园
clip_image005
4月17日15时56分,朗润园(那个喷水的玩意一直开着唉……)
clip_image006
4月18日12时15分,朗润园(柳絮漫天飞,坐下一会儿就走了)
clip_image007
4月18日12时24分,未名湖(从朗润园出来后转到这里来了,不过头顶没树,太热,坐下一会儿又走了
clip_image008
4月18日12时40分,朗润园(转来转去还是转回朗润园)
clip_image009
4月19日11时38分,未名湖(占到了个风水宝地)
clip_image010
4月19日11时38分,未名湖(往右边看)
clip_image011
4月19日11时38分,未名湖(往左边看)
clip_image012
4月19日11时38分,未名湖(往下边看)
clip_image013
4月19日11时38分,未名湖(往身后看)
clip_image014
4月21日16时10分,未名湖(路过,今天没看书)
clip_image015
4月22日14时36分,朗润园
clip_image016
4月22日14时56分,朗润园(躺一会儿)
clip_image017
4月22日15时50分,朗润园(有点起风了)
clip_image018
4月23日11时36分,朗润园
clip_image019
一本《纯批》作伴……是不是有点煞风景?

阅读427次 评论4条 个人主页 扔小纸条 文件夹: 生活——游玩

 

最新评论


  • unic

    2007-04-22 22:11:57 匿名 220.171.181.244 [回复]

    ~~~~~~~~~~~~~~~~~~~~~~羡慕~~啃纯批~~~~~~~~~~~~
    至于我为什么有点容易迷茫~可能是因为我除了哲学以外~~~~~~~~还有诗歌的原因吧^^^^^^^^^^^^^^^^^^^^^^^^
    谁知道呢.
    那篇文章我也没有写明,只是冰山一小半,不过总之还是快出来好.

  • 古雴
    古雴

    2007-04-22 23:11:41 http://epr.ycool.com/ [回复]

    我向来喜欢多愁善感的人,特别是对于女性或诗人而言,多愁善感是一种迷人的气质。沉得进去,拔得出来,就最好。容易迷茫未尝不是好事,关键是不要过于在意,沉浸下去还是跳拔出来,都顺其自然好了。

  • 依芜
    依芜

    2007-04-23 18:34:18 [回复]

    汗—–呃……多……多……多愁善感……这么样的对我的说法,你是第一人呵……也许有点“承蒙错爱”了……唉,我可能从小到大在同学看来都是个假小子类的……
    如果我说这就稍稍牵扯到了我的第6个问题,你不会汗吧?问题过段时间再说。
    这个词语实在是难以让我确定,因为如果按大众看法,可能林岱玉那样的是当之无愧了……。她们愁的是什么“葬花”“物是人非”啊之类的。而我呢,举个例子。前些天我们院子里的梅花也开了(和你上面的图一样),我特地绕道去赏看,见落花满地,但是我脑中想的是:落花也是有概率的事件,你无法预知哪一朵落下,人间也是如此,意外事件也无法预知,但是花落不会有知觉,而人则有对自己命运的知觉,会感到悲哀。这就是人和花的差距。(有点象帕斯卡说的)难道有神明在天,决定我们人类这样的悲壮的命运吗?……
    也许我是对生命中的一些事物比别人敏感,那可能是关心的内容不同、视角不同,但这叫多愁善感吗?
    可能大多数人,特别是女生,是不会、也不愿这样想的……每次我一开始说这些内容,朋友就表现的不太热情……象见到了不喜欢吃的食物一样。
    有时我常想,他们的脑子里,不在思考问题,还能在干什么呢?他们能用什么来填满自己的头脑,用什么填满自己的无事时候的闲暇呢?
    我又有更新了,就是前些时候写的文字之一二。

  • 古雴
    古雴

    2007-04-23 19:05:39 http://epr.ycool.com/ [回复]

    我当然不是在词典的意义上用这个词,多愁善感在我这里是有特别含义的,并不是指闷闷不乐、忧郁苦闷的样子,愁不是指忧怨而是指牵挂,感不是指敏感而是指感动。多愁善感一种对待世界的情怀。“愁”是某种哲思上的挂念,而“感”是一种诗意上的触动。你既然因陷入思想而痛苦,那就是“多愁”了,既然你又有诗歌的感怀,那就是“善感”了。
    我走近哲学并不因为多愁,而是吃包饭撑的,以单纯的游戏与好奇的心态进入的,而你似乎不同,是从某种思想的痛苦中陷进来的,这不是多愁么?至于善感与否,我倒是不太清楚,我只是觉得如果一个并非善感之人,是写不好诗歌的。
    生活中给人的表面印象与文字中的自己是不同的,我个人就深有体会,因此我要始终强调在博客上的只是一半的我。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