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裁》又要出了?

听闻师弟师妹们还想把《心裁》搞下去,百感交集。作为心裁元老,我总觉得该说点什么,不过话到嘴边,也不知从何说起。就随便发发感慨吧。

在电脑中翻出我所排版的六期心裁:2004年11月11日、2004年12月1日、2004年12月31日、2005年3月21日、2005年4月30日、2005年5月30日。做心裁可能是我大学第一年干的最有意义的事情,因为通过心裁,我结识到大学里的最重要的一撮朋友(寝室兄弟不算),后来的某某帮也是以心裁为基础形成的,虽说我现在游离于帮外了,但朋友就是朋友——排了半年心裁,赚一辈子的朋友,肯定够本。因此我希望师弟师妹们万万不要为了做报纸而做报纸,这样的话顶多是攒出几张废纸,太浪费了。

为什么起“心裁”这个名字?翻出第一期中栖凰写的“编辑部的故事”,写到:“《心裁》,其义有二:一是取‘别出心裁’之义,望本报能别具一格,独树一帜;二是表明我等报人用心编报之志。”

所谓“别出心裁”、别具一格、独树一帜,在当时心裁的自我定位就有所体现:栖凰写道“……经过同志们认真、严肃、热烈、慎重的反复考虑和讨论,一致认为:本报应该本着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区别于那些严肃的学术类刊物,也必须有别于那些信息量极小的所谓的‘学生刊物’,应定位在娱乐休闲这一尺度,给同学们一个抒发真情实感、享受生活乐趣的天地。”

从我退出之后的第7期开始,心裁得到了正式的团属刊号,本来是可喜可贺。不过同时,心裁的定位也换了,似乎忘记了原先坚持的“独树一帜”的宗旨和“娱乐休闲”的尺度,开始向《某某时讯》学习,我心中颇有不满,但毕竟我不干了而别人还在辛苦,不好意思说风凉话,因此这份不满一直到最近方才吐出来。老实说,看到之后的心裁只出了两期就陷入停滞时,我心中竟然觉得颇为高兴——如果心裁不再娱乐、不再休闲,而变得刻板单调、流于形式化,变成了编辑们的一份苦差,并且这份苦差最后被作为一项系团委的例行任务而代代相传,那么我们这些创立出心裁的元老们恐怕就成了千古罪人了。若干年后会不会每一届都有几个孩子因为被派上编辑心裁的苦差而抱怨:“哪些缺德的师兄师姐想出要搞这么个报纸折腾我们?” ——每当我想到这种可能的前景时,真是不寒而栗啊……后来听闻心裁停了,反倒松了口气似的。

师弟师妹们想让心裁复活,当然很好,心裁应该是自由的,谁作编辑谁就自做主张,不必延续前人的传统,更不必参照其它院系的做法。但我想要倚老卖老地强调的是:唯一必须坚持的是心裁的宗旨——“别出心裁、用心裁剪”,否则就没有资格沿用“心裁”的名号(谁非得另搞一个“爱智时讯”之类的东西我没意见)!心裁应该是不拘一格的,编辑们应当尽情发挥自己的想法,特别是我的后继者——排版员们:我实在想对你们说,如果有人笑话你在关于“狮子头”的文章下面贴一张小卡通狮子的举动,别理他们!能逗人一笑不正是别具一格吗?师兄我当年是在他人的意见面前退缩了,更疯狂的构想再来不及实践。后继者们啊,坚持己见吧,尽情折腾吧!

关于文编和排版人员的发展,我想说:千万不要总是试图去寻找“技术性人才”!人家真的技术高超的,用武之地多的是,区区一个系内小报,多大点儿事啊,干得再好又能有多大作为?何必在这里浪费青春呢?除非是真有热情想干的人。但技术人才一年能出几个?在其中还要找有热情的人?如果是这样的思路,心裁的可持续发展是令人堪忧的。虽然编辑,特别是排版都需要有一定的“技术”,但是把一个系内小报作为学习和锻炼技术的试验场不是更好吗?一边编辑,一边摸索,不是很好玩,也很有成就感的事吗?做完一阶段的工作之后,交到一群狐朋狗友不说,自己首先是学会并熟练了编辑或排版的技术,不是一举多得的事吗?我认为,在招纳新人的时候,如果他已经是技术足够熟练的人,除非他有强烈意愿,否则与其强征这样的人入伍,不如把磨练的机会让给那些毫无技术或技术生疏的,却愿意尝试和磨练的人。

牢骚发得差不多了,说些寄语?祝心裁越办越好?嗯……还是不要越办越好了,办得太好了,给后人压力太大、负担太重,办差不多好就可以啦。无论如何,心裁一定要坚持别具一格:要么别出心裁,要么别出《心裁》。

2007年4月15日19时22分

最新评论

  • 茗子

    2007-04-15 20:35:09 匿名 124.17.16.101 

    也许刻板单调,但从未流于形式,“苦差”二字更是不敢当,即使是在人员突变、青黄不接的时候。9期《心裁》,不敢说期期别出心裁,但用心裁剪才是真正的价值。当然,也许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

  • 古雴

    2007-04-15 21:59:31

    我是说“如果……”,可以说第7、8期还是坚持着用心裁剪(第9期我没看过),但某些倾向是明显的。为什么心裁传到下一届时停了一年多?对于下一届的编辑们来讲,我们传给他们的难道不是一份苦差吗?若不是苦差,为什么不出了?
    挑明了讲,心裁不能做成时讯。新闻稿写得再好,谁爱看?要看的人在BBS上、在学生园地里都能看,第一版无非是给系里有个交代,装点一下门面,糊弄过去就行了。重点是“应定位在娱乐休闲这一尺度,给同学们一个抒发真情实感、享受生活乐趣的天地。”如果偏离了娱乐休闲的定位,又不再张扬着别出心裁,那么所谓的“用心裁剪”,岂不就是苦差的另一种讲法?

  • 古雴

    2007-04-16 01:15:46 

    这篇文章明显带有发牢骚性质,而且发的是陈年牢骚,不刊也罢。不过无论如何,我希望在新一期的心裁里(如果出的话),能够有人来重申心裁的宗旨,一定要申明心裁的宗旨,绝对绝对不能把心裁当作“所谓的‘学生刊物’”来传给后辈!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