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0篇blog~

第200篇blog到这第400篇(页面右侧的计数栏有问题,另外我是把少数几篇不公开的也算上了),正好一整年。 

当时博客的文字量已过50万,现在恐怕该突破百万了。不过现在我已经无法导出备份文件了,不知是普遍的问题还是因为我的博客太大了? 

这一年恰恰是我有生以来在精神上最为糟糕的一年,而且是越陷越深。直到最近才顿悟式地跳出阴影。 

这可能是我第一次明确认错:学术与生活不能割裂,学术需要潇洒,生活需要深刻。思想中的追求与生活中的寻觅应当是一体的。 

博客的定位将与这一年来的思路有所改变,不过文字风格应不会变。 

朋友们若嫌我的文字太深奥,请体谅:随轩是我作学问的书斋; 

前辈们若嫌我的文字太幼稚,也请体谅,随轩是我休闲的茶室。 

如果我的文字让你反胃,呃,我只是在自言自语罢了; 

如果我的文字让你感兴趣,嘿,我的文字将是写给你看的!你希望我再写什么? 

如果我的文字让你觉得抵触,嗯,我期待着你的回击。 

又新增了数个分类文件夹,分类的细化本来不符合我“大统一”的理念,不过为了找文章方便(许多时候也是我自己要找文章),还是多设几个栏目吧。 

2007年4月12日

最新评论

 
古雴

2007-04-14 00:48:26 [回复]

前几天就看到你已经突破400了,很想祝贺一下. 
在这个看似渺小实为庞大的博客里,我留下了自己不算少的废话……网络真是一个奇特的东西,还能记起去年7月发现这里的时候~~简直就是想发现了新大陆!真的.很感谢古不像许多人一样,从来不回复我的废话~~而是每次都有不小篇幅的回复,从中我真的进步不少.我想,最大的进步是观念上的. 
我很希望你能继续下去,这一点都其实没必要说,肯定. 
至于文风之类的,我从来不嫌弃.事实上我很喜欢这样的风格,一方面可能是因为我写议论文也是类似的感觉.另一方面,事实上我到现在还惊讶于一点—-不知道为什么,你写的东西如果涉及到很难懂的内容,我还是可以明白一部分,也就是说,你写的文字我理解起来好象没有看别人文章时的困难.这也是我一直能留些废话的必要条件么~~嘿嘿~~~~` 
“如果我的文字让你感兴趣,嘿,我的文字将是写给你看的!你希望我再写什么?” 
这是给我这类人写的么?嘿嘿. 
昨天看到你开(音乐-诗歌)栏目我很喜出望外,嘿嘿不知道有没有我影响的因素…. 
写什么呢?我没什么要求,就是希望你能继续用心写,无论学术类也好,个人文章也好.我都是忠实读者. 
你说”这样的读者,有一个就足以…”.呵呵,我看了,觉得不敢当啊.学术类的讨论我完全没什么能力,这一点,争鸣的这一点我是目前完全做不到的,所以,我知道我这么一个废话篓子简直不是什么”一个足以”~~ 
所以希望有人能真正在学术上与你争鸣.当然,我的废话职责会坚定的继续下去,只要你别停. 
很为你高兴,能走出阴霾.下面的路么,小伙子要好好干!!!呵呵!! 
再次谢谢你. 
我会支持你的.

  

2007-04-14 21:05:03 匿名 218.94.136.176 [回复]

嘿嘿,有些疑问这到底是哪位的博客了~~~ 
好吧,还有一个疑问,怎么没有好友链接呢,大概这的地势太险要,我没找到吧:)

  

2007-04-14 21:44:13 匿名 218.94.136.176 [回复]

看过一些博客,大多感性琐屑,确实,每个人都相当自恋的,所以记录的焦点大抵都是自我~~ 
既然此轩的主人不怕听到真话,那我也就没什么顾虑了~~ 
是,既然能停到这,而且写这么多字,虽不敢以感兴趣自诩,还是想说,不会希望你写什么,既是自己的意志来主宰,那别人的希望好象也没什么作用吧~ 
有人把心情放大,邀友去踩,为了赚取廉价的同情?还是?既是满纸伪言,那又何必再看,浪费心情!!!或许偏激了~~ 
不过,此轩本质上虽不以文采华章取胜,但看到理性和意寓味的文字,感觉还是挺不错的:)

  
依芜

2007-04-15 00:15:32 [回复]

若真让我说想看你写什么,那我就说,以后想写散文\意识流之类的一定别懒.哪怕一句也好. 
我想,这也符合你对学术和生活的重新定位吧?

  
古雴

2007-04-15 10:55:40 http://epr.ycool.com/ [回复]

友情链接是有,不过主要是常用网址以及老师们的博客……好的,按照意见,重新加上几个好友链接。有些人喜欢把认识的人的博客全都列出来,眼花缭乱的,没啥意思。 
有人说博客崛起的关键是“窥私癖”,可谓一针见血。许多人希望在看博客中窥探他人的生活和思想,而许多人写博客则又是希望别人来窥探自己的内心。但我并不希望如此。我希望博客是作为一个交流的平台而不是窥探的平台,如果我想透露我的生活和感性世界,我会设法认真言说,而不会用琐屑的文字来记录。 
用只言片语记录一时一刻的纷杂没什么意思,除非我学会用诗来记录,否则以我的文字功底来写意识流,很难避免不陷入琐屑,短时间内我不会考虑——我说过,文字风格基本不会变。 
生活与学术不再二分,但我在这里毕竟仍是“古雴”——是一半的我。我将会用文字记录生活和思想,但既然以文字来表达,那一定是经过整理重构之后的东西了。要想近距离地窥视我的生活与情感,除非到我身边来。文字的力量永远是有限的。

  
依芜

2007-04-17 21:43:56 [回复]

这篇文章后面我以后就提我所想听的内容了啊~ 
想听听你如何说: 
1 如何证明人的价值观的高下\贵贱. 
2 你如何看待人类的道德?你相信有绝对的崇高的道德存在吗? 
3 如果你看过鲁迅的<药>,想问问你如何看.你认为有”药”存在吗?人有绝对的”可怜”吗? 
以上问题我相当困惑.可以说是有点苦恼. 
3\想听听你说说形态数学.<20世纪思想史>最后只是蜻蜓点水的谈到了一点.但是我非常感兴趣.

  
古雴

2007-04-17 22:33:13 http://epr.ycool.com/ [回复]

好的。 
价值观和道德的问题我最近就会回应。 
〈药〉很早前看过,细节基本忘了,有机会再回忆或浏览一下再谈。 
至于“形态数学”……老实说,我刚刚听说!差了一下看起来是一个比较玄的东西,和非线性理论、浑沌与分形之类的有关,这种东西往玄里讲容易,但扎扎实实地讲清楚真不容易。浑沌分形非线性之类的早就有接触,但没有一直机会作深入的学习,这方面至少要到大四,或者到研究生,再慢慢补课。刘老师是搞浑沌分形起家的,有机会我要去找他讨教讨教,等那以后再和你讨论吧。

  
古雴

2007-04-17 22:37:06 http://epr.ycool.com/ [回复]

最近期中考、康德的报告、维特根斯坦的论文都挤在一块,比较忙,回应可能会稍微慢一点。 
以后你的提议都可以发在置顶贴里头,这篇文章会沉下去的。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