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树造林不如保留荒地

植树节那会儿听完科科论坛就准备写这段文字,不过写了一个标题不知为何就搁置忘记了……

前一阵看到一个“荒山涂绿”事件的新闻,说某个地方用油漆涂满整片荒山算是绿化,确实贻笑大方。后来听说这是因为“风水”害的。

其实如果真是为了风水考虑而去植树,反倒是很好的事!我想翻遍老祖宗的风水书,也找不到说油漆可以代替树林的说法的,如果真的老老实实按风水来搞,那样植出来的树将是保质保量的,也不会自己再去破坏掉。

而中国目前的植树造林情况却是极其极其糟糕的。植树不是为了宗教迷信或自家财产考虑,更不是为了环保考虑,而是为了政绩考虑。植树变得形式化。

中国的植树节定在3月12日,但这个时间并不是北方地区适宜植树的时间,适合植树的时节一般要到清明以后,而在3月12日大规模植树,存活率极低——按某位同学所言,他那边的植树是植10棵过几个月就死9棵,剩下一棵第二年也死了!

但是,因为植树是一项政治要求,树植下去死不死是自然问题,而植不植树则是态度问题,态度当然要积极啊——所以中国人往往不会变通,也犯不着变通,就每年3月12日植树吧!

树是自然死亡倒还罢了,以前听环境学院的老师提起,有些地方是这样的:土地很值钱啊,大片土地都要开垦农田、开发工业,但每年都有若干植树指标需要完成怎么办呀?于是就这样:专门拿一座小山头作为植树基地,每年按指标种多少树上去,树要是死了最好,要是没死,就去拿开水浇也要把它们浇死,最后种下的树都死绝了,第二年又可以在同一小块地上完成植树指标……荒唐透顶不是吗?但在将植树作为政绩的情况下,这种荒唐事很可能成为普遍现象!

另外,中国地域广大,气候多样,并不是每一处都适宜植树的。西北的地方,一些原本应该是“稀树草原”、乃至沙漠性气候的地方,也一样是植树造林,这是违背自然的。

根据环境学院老师的说法,环境科学界已经开始意识到这些问题,例如对原先的“退耕还林”计划改进为“退耕还林还草”。

但无论还林还是还草,都仍然是有问题的。人工森林或人工草原往往物种单一,经不起病虫灾害,生命力不强。而且最关键的是:还林或还草背后的理念都是:人有能力修补自然,人类对自然的破坏还是需要人类的力量来修补——人有那么伟大吗?破坏了再来修补,修补完了继续破坏?

想到这里,我又不由联想起我初中时期家里附近的那块荒地——那块由于建筑公司遇到的一些矛盾而极难得地在上海这一寸土寸金的地方能够保持数年无人管理的一小块荒地!我天天都能站在窗前眺望那块杂草乱长的荒地,在我看来,那块荒地比我所见过的任何一个绿化草坪要美好得多!不需要任何人去播种、浇水、修剪、护理,只要人们愿意眼睁睁让一块地荒着,它该长什么就会长什么,杂草的生命力比任何绿化工程都要顽强。

但人们往往看不惯荒地、看不惯杂草,也就是说,他们需要的不是自然,而是人造出来的环境,只有当环境是人自己设计的、处于人类的操控之下的,人们才觉得安心。而荒地和杂草并不是人类的功绩,并不是人类的力量,人们不喜欢它们,觉得碍眼。

好在,“退耕还荒”也早有人提出了,欣慰地听闻“北大荒”就在提倡“还荒”。确实,最好的环保工作就是什么都不搞。

2007年3月31日15时12分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