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老师们博客上的讨论之:泽尔、拉夫洛克与盖娅假说

http://blog.sina.com.cn/u/485ea879010006r6
http://blog.sina.com.cn/u/485ea879010006s2
http://blog.sina.com.cn/u/485ea879010006s3

泽尔、拉夫洛克与盖娅假说

2007-02-02 22:33:32

泽尔、拉夫洛克与盖娅假说

刘华杰

多里昂·萨根(Dorion Sagan)和林恩·马古利斯(Lynn Margulis)曾热情洋溢地指出:“盖娅假说是关于地球生命的一种科学观点,它表达了一种新的生物世界观。用哲学的话说,这种新世界观更接近亚里士多德主义的哲学而不是柏拉图主义的哲学。这种新观念是建立在地球事实而不是观念抽象基础之上的,当然也包含有一些形而上学的内涵。这种新的生物世界观(盖娅假说是其中的主体部分)接受了生命循环的逻辑和工程系统的逻辑,而抛开了希腊-西方的终极三段论的传统。”(萨根,马古利斯1999,第188页)这段话听起来有胡塞尔《欧洲科学危机与超验现象学》的味道以及系统科学、非线性科学、复杂性科学之哲学的味道。”无论从科学还是从哲学上说,盖娅假说都提供了一个清晰而重要的理论之窗,拉夫洛克称之为‘地球生命的新看法’。(同上,第189页)

“盖娅假说”(Gaia Hypothesis)现在传播十分广泛,既得到热烈的支持也受到严厉的抨击。有人指责它是伪科学、怪力乱神,《自然》杂志、美国地球物理联合会也对此学说展示过争论。心平气和地讲,这个假说的确与科学与宗教都有深刻的联系。不过,一个假说与宗教有瓜葛,并不算什么特别的罪状,近代科学的兴起与基督教有着显然的联系。只不过那是主流的基督教,这回却是异教。现在,盖娅假说被地球科学家、生态学家、环境保护人士、宗教人士、生态女性主义者、进化生物学家等等,时常谈起,有必要对其思想史进行简要的梳理。

据《伪科学百科全书》,“盖娅假说”指,“一种认为地球并非一堆无生命的岩石、而是一个生物体的理论。盖娅假说于1970年由Timothy Zell首次提出,1972年由James Lovelock和Lynn Margulis改进。根据Lovelock的观点,地球之所以避免了金星和火星那样的命运,是因为大约在30亿年前,它为一种生命形式所占据,这种生命开始将这颗行星变成自身。根据盖娅假说,地球上进化出的所有生命形式,都是盖娅这个生命体的一部分,就像组成人体的细胞。与细胞类似,构成盖娅的不同生命形式相互作用,为整个机体的健康作出贡献。”(Williams F. Williams,碧声翻译)。这里的拉夫洛克(James Lovelock)和马古利斯都是世界著名科学家(当然也有别的爱好,特别是,在有些人看来,有一些奇怪的思想),那么蒂莫西·泽尔(Timothy Zell,也写作Tim Zell)是何许人也?盖娅假说听起来就有泛神论、隐喻、目的论等等嫌疑,加上泽尔这样一个怪人,它受到科学家的批评、嘲讽也就不难理解了。

评论(4)┆引用┆阅读(64)┆圈子┆打印┆有奖举报

文章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匿名] 古雴

2007-02-03 15:34:05

泽尔这个人的确有点意思。
不过拉夫洛克提出盖娅假说时受到泽尔的影响吗?在各种资料中,似乎说是拉夫洛克在1965年首先提出盖娅假说的?在吴国盛老师的“重述生命的故事――读《倾斜的真理》”一文中也说拉夫洛克首先提出盖娅假说的时间为60年代。

[匿名] 古雴

2007-02-03 19:28:04

在《倾斜的真理》第428页附的“论盖娅的专业文献”中,列有Lovlock在1965、1967、1967、1968的四篇文献,都是早于Zell的,或许正式采用Gaia这个名词要到1972年,但显然基本思想是在Zell之前独立形成的。
说“盖娅假说于1970年由Timothy Zell首次提出,1972年由James Lovelock和Lynn Margulis改进”“泽尔的这一论题在时间早于拉夫洛克(James Lovelock)于1974年提出的一个类似的假说”,应该都是不对的。
我不清楚Zell对Lovelock的影响,但即便有影响,或许也只是像玻尔采用太极图作为族徽那样,只是借用了一个标志而已,Lovelock借用了Zell的Gaia这个词语,但并不表示Zell的理论对于Lovelock有过什么启发。《伪科学百科全书》会那样些,或许是有意暗示盖娅假说的神秘主义特性。
我相信神秘主义思想对于当代科学观念做出贡献是可能的,但就事论事,在这个例子中并没有反映出“贡献”,更恰当的解释可能有两种:第一,新时代宗教与新科学的诞生具有共同的思想背景;第二,既然是真理,无论从科学与宗教、东方与西方出发都会殊途同归。我倾向于第一种解释,但要就此说新时代宗教对当代科学做出贡献,恐怕仍证据不足。

[匿名] ME

2007-02-03 22:44:05

“好的归科学,坏的归魔鬼。科学与其他的东东一定要划好界。”
这类想法的确很流行。我觉得《伪科学词典》的说法是有一定道理的。拉夫洛克的东西在《湍鉴》中有一些介绍,确实与宗教有一些联系,而马古利斯及其儿子则更是不在乎科学与宗教的关联。美国地球物理联合会、自然杂志、科学杂志、生命科学、生态女性主义等杂志都大量讨论过盖娅假说。有一文集叫《科学家论盖娅》。我正在看一些文献,就是要明确思想史上若干IDEAS之间的关系。其实只有以平常心来看,谁影响了谁都没什么,是不是科学也没什么。
我在九华山庄,屋子中倒是配有台式机,但无盘不USB口,其他的东西无法贴。–HJ

[匿名] 古雴

2007-02-03 23:44:34

好的归科学的划界思路当然是不行的。一般头脑清醒的科学家应该按照“正规”而不是“正确”来界定科学的。
《伪科学词典》说拉夫洛克的盖娅是对泽尔1970年的主张的“改进”,这样说是有误导的。
马古利斯他们确实不在乎与哲学或宗教扯上关系,但在表述自己的理论时,还是自觉地作了区分的:在表述作为一种科学理论的盖娅学说时,她们会避免一些暧昧的用语。例如马古利斯提到:“盖娅一直被称为‘地球女神’或‘作为一个个体生命存在的地球’。这些都是误导性的说法。由于许多科学著作在提到盖娅时都会遇到对术语的误解问题,所以,我们提出了生理学取向的盖娅假说。”(《倾斜的真理》第284页p225)
科学是讲究严谨和规范的,在通俗介绍或哲学讨论中,说“地球是个生命体”没什么问题,但如果作为科学讨论,就应该进一步界定“生命体”究竟是什么意思,比如一个生命体可以吃下自己的排泄物,而且不能繁殖?如果不对生命体这个概念做重新的明确的界定,那么“地球是个生命体”这一断言就不是科学或至少“不够科学”,这种判断并不在乎这句话是对是错是好是坏,关键在于它如果是暧昧不明的,就不够科学。这种对科学与非科学的规范性的划界,我认为是必要的。

盖娅(II)(接前)

2007-02-04 17:24:28

根据George Knowles整理的材料,泽尔即Oberon Zell-Ravenheart,是全世界教会(the Church of All Worlds)的创立者,并且是美国新异教共同体(Neo-Pagan community)的领袖人物。(据George Knowles)他还用过Otter G’Zell 或Oberon Zell等名字。以下根据George Knowles的材料对泽尔这个人作一简要介绍。

泽尔自称为地母神盖娅(Gaia)的“命定祭司”,并且是超个人心理学家、博物学家、形而上学家、神学家、萨满、作家、艺术家、雕塑家、演讲家及教师。此人也是埃及不朽源教会(Church of the Eternal Source)的发起人之一。据说他拥有社会学、人类学、临床心理学(未完成)和神学学位。泽尔于1942年11月30日生于密苏里州圣路易斯,他出生时其父亲是南太平洋海军陆战队的一名队员。父亲返回美国之后举家迁到宾西法尼亚州。据说还是孩子的时候,泽尔就与大自然中生物十分亲近,常常独自一人呆在家后面的森林里。”他坐着一动不动,任凭野生动物在他周围游荡。”据说正是这种与大自然、动物的早期相处,使其具有了特异功能。

受Robert A. Heinlein 1961年的科幻小说《奇地奇人》(Stranger in a Strange Land)的鼓舞,泽尔于1962年4月7日与Richard Lance Christie共同创立全世界教会。1963他与Martha结婚,生了儿子Bryan。此婚姻1971终止。 60年代末70年代初他的教会吸引了许多知识界人士。在60年代他是第一批申请使用“Pagan”和“Neo-Pagan”这样的词语来描述新兴起的大自然宗教(Nature religions),他出版了异教杂志《绿蛋》(Green Egg,1968-1976; 1988-1996),与其他人合作开展新异教运动和环境运动。他演讲时,肩上扛着他的宠物一条大蟒蛇。1970年,积累了一些经验以后,他提出并发表了Theagenesis学说,一种深生态神学(the theology of deep ecology)理论,后来变成了”盖娅论题”(Gaea Thesis)。泽尔认为所有生命都是相互联结在一起的并且都与地母女神(一种有知觉的高级存在)有关。这一论题在异教共同体内迅速传播,几乎被普遍接受。据“全世界教会”的说法,泽尔的这一论题在时间早于拉夫洛克提出的一个类似的假说:“盖娅假说”(Gaia Hypothesis)。泽尔在接受采访时说:“我提了现在被称作盖娅论题的思想,比拉夫洛克要早三年。这一思想在异教共同体内和包括《绿蛋》在内的杂志上广为传播。它还被写成书,不过某种程度上它没有进入公共领域。”(据Peg Aloi)

1973年泽尔在一次演讲中结识了精神知己和后来的伴侣 Morning Glory。她1948年5月27日生于加州,原名叫Diana。她本来是一位从事美国异教和女神研究的历史学家。她也是性自由的倡导者,1969年Glory生了一个女儿Rainbow (现在叫Gail)。1971她做了一个梦,在梦中清晰见到一位改变了自己一生的男士。1973年当泽尔在演讲”地球作为活着的生态女神”之形象时,她出席了讲演现场,意识到这正是他的梦中人。演讲后两人一同回到了圣易路斯,1974年4月14日正式结婚。之后她成了全世界教会的一名女祭司,与泽尔一起共同主编《绿蛋》杂志。泽尔先后改名G’Zell(1979)、Oberon Zell(1994)、Zell-Ravenheart(1996)。Oberon被许多媒体采访,他的观点也被新时代宗教、异教广泛引用。他还创作了许从艺术作品,较有名的是The Millennial Gaia,以其1970年的Theagenesis形象为基础创作的。1999年以后Zell-Ravenheart积极支持群爱运动(Polyamory movement),Polyamory这个词是Morning Glory在她的文章”情人的花束”(A Bouquet of Lovers)中首先提出的,发表在《绿蛋》杂志1990年5月。

盖娅(III)(接前)

2007-02-04 17:25:07

以上这些材料足以显示泽尔这个人的特点。他不算是标准的“民科”。他是个与新时代运动、环境运动、女性主义、性解放运动有联系的宗教界人士,但信奉的不是正统宗教,也可以称他搞的是异端宗教或者邪教。但要注意,在现代社会,异端宗教或者邪教本身并不犯法。他的所思、所作所为,均表现出与当今现代性主流观念的某种对立。

谁最早提出盖娅假说?是泽尔还是拉夫洛克?人们有不同的看法,虽然现在人们都认为拉夫洛克从科学的意义上系统地阐述了盖娅假说的含义。大致情况可能是这样的:20世纪70年代初泽尔先提出一个以神学为主其中夹杂着生态学(准确讲称作“深生态神学”)的一种思想,在他的命名中使用了盖娅女神字样,之后拉夫洛克等人也采用了盖娅字样命名一种科学假说。可以总结一下泽尔与拉夫洛克之间的异同:第一,他们的动机有相似之处,关注的问题都涉及生态学、地球生理学;第二,泽尔有很强的宗教神学背景,拉夫洛克则基本上没有,但也不能说完全没有,科学界反对盖娅假说的人已经正确地指出了这一点;第三,他们都关注地球,他们的命名中都使用了“盖娅”字样;第四,泽尔后来没再研究和丰富盖娅理论,而拉夫洛克从1972年到1999年仍然持续不断地发表了许多内容深刻的科学研究论文,其中包括1992年十分有名的论文“生物多样性的一个数字模型”(Lovelock 1992),1999年的论文为“一个地球生理学家关于自然硫循环的想法”。其中1972年发表在《大气环境》上首次采用盖娅字样的论文 “透过大气看到的盖娅”(Gaia as Seen Through the Atmosphere)长度只有两页。拉夫洛克1991年时在给《科学》杂志题为“永远的盖娅”(Toujours Gaia)的一封短信中承认,他与马古利斯经常过分热衷于让别人注意自己的学说,拉夫洛克在英国马古利斯在美国均多次利用大众媒体(如《时代》《新闻周刊》)极力宣传盖娅假说。“我们必须那么做,否则我们的工作就有可能被忽视。”但他接着说:“我现在认识到,这样做是一个错误。证据是我们应提供给脑袋保守的反对者并令其信服的最好的东西。”此时,形势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关于盖娅假说已经积累起相当丰富的科学证据,虽然仍然有一些人反对。

讨厌神学、讨厌宗教的人士,可能认为拉夫洛夫对于盖娅假说具有绝对的首创权,并且指出拉氏早在20世纪60年代就有了类似的想法。也有人指出,“在《倾斜的真理》第428页附的‘论盖娅的专业文献’中,列有Lovelock在1965、1967、1967、1968的四篇文献,都是早于Zell的,或许正式采用Gaia这个名词要到1972年,但显然基本思想是在Zell之前独立形成的。”(古雴2007)这种描述其实并不准确。类似地,泽尔在60年代所做的一系列工作当然也与他日后创立的盖娅论题有关。如果我们今天确认“盖娅假说”是个好东西,就容易按田松所讲的“好的归科学坏的归魔鬼”程序处理。公平的叙述似乎应当是这样的:泽尔与拉夫洛夫各自独立地发展了类似的想法,但泽尔先用了“盖娅”字样来命名他的想法,时间是1970年。拉夫洛克使用“盖娅”字样是在1972年,拉夫洛克与马古利斯合作发表盖娅论文是在1974年。考虑到后来的发展,拉夫洛克对科学意义上的“盖娅假说”的贡献是占居绝对地位的,而泽尔后来对“盖娅假说”几乎没有什么影响。这样说,并不意味着泽尔对盖娅假说没有实质贡献。

问题是,有这样背景的人,能否对当代科学观念做出贡献?唯科学主义者、强还原论者认为不可能。思想史学者可能会更宽容一点,或者找到泽尔的思想与有着严格当代科学根据的科学理论相似和相同之处。“盖娅假说”的兴起全球问题、生态恶化显然有密切关系,还与女性主义、生态女性主义有密切关系,这方面的内容可以参考叶舒宪的“西方文化寻根中的‘女神复兴’:从‘盖娅假说’到‘女神文明’”(叶舒宪2002)。

评论(9)引用阅读(65)圈子打印有奖举报

文章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匿名] 古雴

2007-02-04 22:07:36

“有人指出……”
我不讨厌神学和宗教,但我仍然认为讨论拉夫洛克与泽尔的“优先权”问题是不合适的。对比说来,还有人喜欢说玻尔的“互补性原理”在中国的《周易》里就提出了,这条那条的原理在《墨经》中早已提出了,等等。我认为这样争优先权是没什么意义的,甚至反而自贬身价。如果只论Idea的话,随便一条科学创见都可能找到“古已有之”,但提出类似的idea并不代表科学上的优先。整体论的观,把地球看作生命体的观念也早已有之。甚至将地球比作生物的科学家可能也早已有之,例如我印象中读到刘易斯托马斯的《细胞生命的礼赞》1974年出版的随笔集,说到将地球比作一个“细胞”。总而言之,将地球看作整体,将大地看作生命,这些并非盖娅假说的关键之处。盖娅假说的创新之处在于将这种哲学观念变成一个科学假说——所谓科学的假说,就是可以用较为明确严格的语言表述的,并提供原则上可供进一步验证的东西。拉夫洛克提出盖娅假说与行星生物学研究有关,面对的课题是诸如在火星上是否存在生命,拉夫洛克提出,生命不可能是孤立存在的,一个行星上如果有生命,那么这个行星整体也必将有某种特殊的表现,如果行星本身是死的,就不会有生命,如果行星上有生命,整个行星看起来也像是活的。(关于拉夫洛克的思想历程参考三联出的《生命故事》里收的第一篇文章)至于马古利斯,出发点与拉夫洛克不同。她是从她的共生进化论出发的,在他们的努力下盖娅假说逐渐成为盖娅理论。但无论如何,在泽尔那里的盖娅学说不仅不是一个科学理论,恐怕也谈不上是一个假说,如果只是一种观念而已,并不够格争夺科学上的优先权,如果只比拼观念的话,中国就不知道有多么多的优先了。

[匿名] 古雴

2007-02-04 22:07:54

如果要证明泽尔对盖娅假说有“实质贡献”,应该要找到拉夫洛克曾受到过泽尔启发的证据,而不是去讨论谁先谁后。即便说“泽尔在60年代所做的一系列工作当然也与他日后创立的盖娅论题有关”,但如果这一些工作与拉夫洛克的工作都无关,那就不能代表什么,在讨论谁更优先之前,应当确认什么样的学说才有参与优先权争夺的资格,《周易》的思想与海森堡的不确定性原理在多大程度上具有可比性?如果有证据表明玻尔的思想确实受到了周易的启发,那么确实可以说中国文化对当代科学观念作出了贡献,但如果玻尔的思想是独立形成的,如果拉夫洛克的思想是独立于泽尔形成的,那么便不能说泽尔做了怎样的贡献。——““盖娅假说”的兴起全球问题、生态恶化显然有密切关系,还与女性主义、生态女性主义有密切关系””——泽尔与拉夫洛克等的主要关系是他们同处于这样一种文化背景之下,他们有联系是肯定的,是同源、并发的关系,但却很难说泽尔这样的人对当代科学观念作出贡献,它们之间当然也很有可能会互相促进,但要考察这种相互关系,首先应该坚持多元主义的视角——科学、神学、哲学都有各自不同的话语系统,这些不同话语下的观念并非不能比较,但语言间的翻译和对应是复杂的,科学创见与神学创见很难放在同一个标尺下作比较,争论这两种完全不同的学说之间的优先权是没有意思的。

[匿名] ME

2007-02-04 23:05:55

从思想史的意义上讲,现在我不认为有独立的叫做科学或者叫做宗教的领域,IDEAS,谁都可以发明,并运用。泽尔有泽尔的贡献,拉夫洛克有拉夫洛克的贡献。论深刻程度,也不好说谁不深刻。
当然我认为拉夫洛克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人物,他的数学也不错,比如运用洛特卡的模型研究“雏菊世界”。马古利斯更是我非常佩服的当代杰出科学家。
在思想史上说清楚谁影响了谁,影响有多大,相当困难,有时是不可能的。
易经与互补原理,与这件事不能比。盖娅论题与盖娅假说几乎在同一时间段产生,并且有着相似的时代背景、问题与境。
我做这个工作,是想表示,各种文化子系统,都能对当今世界困难进行有特色的阐发,并提出解决方案,科学只是其中一条进路,当然很重要。环境问题绝对不只是一科学问题。

wildflora

2007-02-04 23:20:27

小古:根据你的提示,我稍修改了一下相关表述。

[匿名] 古雴

2007-02-05 00:11:35

“从思想史的意义上讲,现在我不认为有独立的叫做科学或者叫做宗教的领域,”——我同意。不过您说到“对当代科学观念做出贡献”,这里的“科学观念”是什么意思呢?我只好理解为在观念上对当代科学理论有启发或促进,而这一点在我看来是可疑的。
“盖娅论题与盖娅假说几乎在同一时间段产生,并且有着相似的时代背景、问题与境。”——所以说相似的时代背景才是关键,如果没有时代背景的影响,那么这个Idea再怎么“优先”,也毫无意义。我的意见正是泽尔与拉夫洛克在优先性上的比较是没有意义的,需要考察的是两者共同的背景和与镜。
“各种文化子系统,都能对当今世界困难进行有特色的阐发,并提出解决方案,科学只是其中一条进路,当然很重要。环境问题绝对不只是一科学问题。”——双手赞成。

[匿名] 古雴

2007-02-05 00:27:12

“各种文化子系统,都能对当今世界困难进行有特色的阐发,并提出解决方案,科学只是其中一条进路,当然很重要。环境问题绝对不只是一科学问题。”——所以,能对环境问题作出贡献的绝不限于科学,我当然同意宗教神学等其它进路对环境问题可以作出贡献,我怀疑的是这些进路对科学作出的贡献,它们当然也可能对科学作出贡献,但下这样的断言必须谨慎,而且,其实这个问题并不重要,即便它们没有对科学作出贡献,也不会抹杀它们的重要性,相反,这些不同的进路之所以重要,可能恰恰是因为它们在科学之外。没有对当代科学作出贡献,也能够对环境问题作出贡献,强调它们对科学的贡献,似乎反倒是有些科学主义的味道吧。

[匿名] ME

2007-02-05 09:41:12

有道理,我再改改。今天我再找一找Pagan方面杂志读读,进一步了解一下Zell

[匿名] 某人

2007-02-06 09:57:05

“科学只是其中一条进路,当然很重要。”
对于环境问题,科学是否可以提供进路,个人表示怀疑。无论是Zell还是Lovelock,都不是从科学进路入手。

[匿名] 古雴

2007-02-06 19:05:10

科学不是唯一重要的东西,但不该完全否定科学的重要性。拉夫洛克和马古利斯等人的工作显然是“科学进路”的代表,至于从什么地方“入手”,不不是很明白这是指什么。科学的发展总是会发端于某些非科学的动机,或者基于某些最初的观念的启发——而思想和观念本身来讲并没有独立的科学领域。事实上,历史中任何一种新的科学思路都不可能是从原先就有的所谓的科学进路内部产生的,新的科学进路的起点总是与文化背景、哲学和神学观念等各种因素密不可分,而当那些新思潮被逐渐体系化、完善化、规范化,总而言之被逐渐地“科学化”之后,才形成一条相对独立的“进路”。(库恩指出科学划界在科学革命时期是不可能的,只有成形后的科学才可能被独立地辨识出来)至于成形后的科学进路,也会反过来促进时代观念的变化,科学发展对文化的影响常常是极其重大的,例如机械自然观、进化论等等。总之,“科学进路”首先是可能的,其次也是重要的。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