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老师们博客上的讨论之:下定义不那么容易

http://blog.sina.com.cn/u/485ea879010006su

下定义不那么容易:评方舟子的伪科学定义

2007-02-06 21:34:33

下定义不那么容易:评方舟子的伪科学定义

刘华杰

方舟子反伪科学振振有词,以为伪科学的事情很容易说清楚。方舟子先生在《科学时代的伪科学(下)》(见http://www.shunz.net/2005/11/321.html)中很有信心地定义了“伪科学”。前几日中国社会科学院金吾伦老师在《科学时报》已经评论过这个定义,我今天也说几句。

方先生是这样讲的:“我们很难给‘科学’下一个准确的定义,但是却很容易给‘伪科学’下准确的定义,而且非常简单,那就是:被说成是科学的非科学。”

方舟子是想采用“二阶定义”,避免直接划界的麻烦,但是他搞不懂基本的逻辑关系。因此,我不想评论前半部分,只说说后半部分“被说成是科学的非科学”。这种定义是很成问题的,不用细致论证,我举一个反例就可以了:

方舟子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出处见上面同一文章):

   F1:“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而且还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人,都相信神秘现象?”

我们大概都同意,F1只是一句普通的问话,一个设问句。单纯这句话本身不能算作科学,也就是说F1是非科学。但是,假如方舟子的“粉丝”或者“非粉丝”X看了这句后声称(这只是假定,如果非要否认这种可能性的话,不妨随便找一个人暂时开玩笑地说一遍):

   F2:“方舟子的设问F1是科学。”

此时,F1是非科学,F1又被说成是科学,按照方舟子的伪科学定义“被说成是科学的非科学”,于是我们必然会有结论:

   C:“F1是伪科学”。

这就是按照方舟子自己的“准确”定义得出的结论。依此类推,方舟子平时说的话都可能是伪科学,只要有人从中说一句“那是科学”(人们可能反对,以为没人会这么说,那么我就不妨装傻一次说一下)。这当然很搞笑,方舟子就算很有本事,总说伪科学也不大可能(当然,总讲科学,也不可信)。

再举起一例:假如张三写了一部纯文学小说《瞧瞧小方》,李四说:“《瞧瞧小方》是科学。”按方舟子的定义,《瞧瞧小方》本身就是伪科学了!多有趣。

我举的这类例子在现实中未必发生,我只是用它来说明方舟子的定义很荒唐。

那么,方舟子的定义能不能修改得准确一点?能够。2004年我在《中国类科学》中就已经给出了一个逻辑上清晰的二阶定义。不过,我清楚地知道我的二阶定义也有不足:它不是实质定义;它不承担划界的任务;它有时太宽泛,用它来衡量的话中国的伪科学太多了,有的俺甚至不敢说。

评论(36)引用阅读(603)圈子打印有奖举报

文章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匿名] 某人

2007-02-07 12:14:47

它有时太宽泛,用它来衡量的话中国的伪科学太多了,有的俺甚至不敢说。
-------------
刘老师,按照您给出的“声称”二阶定义,以及我自己的个人经历,我可以非常严谨的声称:“院士”是中国当下最大的伪科学人群。
从第一眼看到您的定义开始,我非常佩服您的勇气。

[匿名] looo

2007-02-07 12:23:22

天机不可泄露!

[匿名] hehehe

2007-02-07 14:55:09

搞得那么学术,小方未必能看懂。

[匿名] 老赵

2007-02-07 15:53:10

华杰在弄清定义之前,早已划定了很多伪科学,写了一本厚书,而且至今未见划错的。可见如何定义伪科学实在是一件没意思的事。这就像“古董”的定义不清,照样有很多古董鉴赏家来区分真古董和假古董。(尽管假古董放在商店里,标上“仿品”就不再是“假古董”。)
要想丢翻小方很简单,找出他弄错的伪科学就是了。如果找不出来,无论如何定义,都无法否认小方和华杰一样,是个出色的伪科学鉴定师。
比方说,华杰能否有宋正海的勇气,为张颖清犯案。或是敢说八卦宇宙论是真科学?

[匿名] 某人

2007-02-07 16:54:19

一点问题,关于方舟子的定义:
刘老师举的几个例子中,完成“非科学”动作与声称“科学”都是由两个不同主体发出的,如此举例说明,难说会有人不服。估计当时方舟子默认这样的行为应该由同一个主体来完成。
方舟子的错误是逻辑上的错误(主词错误),但如果他一定强制加上同一主体的限定,那么在实际中,非科学、伪科学声称、声称伪科学的人,三者将很难区分。

[匿名] ME

2007-02-07 18:43:57

TO赵老师:
赵老师讲得对。在科学哲学界,人们几乎都同意占星术是伪科学,但是要论证它何以是伪科学,这件事不容易。学术,特别是科学哲学,就是要尽可能说清楚。分析哲学有“丐帮”(玩概念)一说,也是这个意思。
我在自己内心里认定的伪科学,当然有一定的理由,但这些理由拿不到台面上论证,即经不起反驳。我清楚地知道这一点。其他人也差不多。只有无知者,才敢放肆地声称他都搞清楚了。
张颖清搞的东西我从来不相信,我现在仍然可以重复一次:我认为它是伪科学。但因为我不是生物学家,我的观点并不重要。
八卦宇宙论的事情复杂一些。我没有读过他的原著,不知他说了些什么。存在一种可能:它在当时可能是一种边缘性科学吧,当然现在完全不值得相信。
TO某人:
方舟子声称他的定义是“准确定义”,所以我才挑毛病。如果有指出的毛病确实存在,那么他的定义就得修改,无论是实质意义也好还是修辞学意义上也好。
伪科学现象经常涉及的不是同一主体,比如“阴阳五行”、“八卦宇宙论”,比如“燃素说”,比如“托勒密天文学”,一个主体是其发明人,另一类主体是后来的引用者、支持者。这显然是不同的。

[匿名] hehehe

2007-02-07 19:40:46

既然不能严格地证明xx是伪科学,就没有权力说xx是伪科学。即使许多人都认为是伪科学,那也只不过是“认为”而已。人们“认为”的事多了去了,许多都是一时的流行错误,牛顿认为时空是绝对的,但无法论证,后来怎么样?

[匿名] 某人

2007-02-07 20:53:07

伪科学现象经常涉及的不是同一主体,比如“阴阳五行”、“八卦宇宙论”,比如“燃素说”,比如“托勒密天文学”,一个主体是其发明人,另一类主体是后来的引用者、支持者。这显然是不同的。
-------------
不太同意将燃素说和托勒密天文学作为伪科学的例子。
在观测到金属燃烧现象之前,燃素说可以合理的解释其他的燃烧现象;哥白尼的日心说只是托勒密地心说的简化模型,由于太阳系行星轨道的近圆性,在转变参照系后,托勒密模型依然可以被认为是近似正确的。更多的转变是在天文学/宇宙学的观念变更下产生的。
燃素说和托勒密与后来科学的关系更像是库恩所说的范式的转变。

[匿名] 某人

2007-02-07 21:09:13

又想到一点:
前两个例子“阴阳五行”、“八卦宇宙论”,主体为一人;后两个例子,由于有多人的参与,似乎在这些人之间达成了某些“约定”。
好像已经牵扯到了科学的一阶定义,但这与方舟子的错误无关。

[匿名] 老赵

2007-02-07 22:09:44

hehehe
2007-02-07 19:40:46
既然不能严格地证明xx是伪科学,就没有权力说xx是伪科学。即使许多人都认为是伪科学,那也只不过是“认为”而已。人们“认为”的事多了去了,许多都是一时的流行错误,牛顿认为时空是绝对的,但无法论证,后来怎么样?
=======================================
谁说“不能严格地证明xx是伪科学”?只不过这种证明不需要依靠“定义”而已。
判断什么是伪科学并不困难,华杰就是一个很好的实践者,要不那本厚书是怎么写出来的?
丐帮的游戏很好玩,拿来指导实践是不行的。
牛顿的看法现在我们还在用,毕竟需要考虑相对论的场合不那么多。
我们每个人都有权利表达自己的“认为”。包括伪科学,无论是否“严格证明”。

[匿名] www

2007-02-07 22:47:42

小芳是个泼皮无赖,懂个屁的学术。你这样整得它恼羞成怒,它会去警察局告你“恐吓它”。

[匿名] hehehe

2007-02-07 23:00:29

老赵对于“证明”一词有不同的用法。
牛顿力学在许多场合还经常用,这不假。
但,这和我说的时空观的问题是两回事。
大家都可“认为”,无妨。

Raceok

2007-02-08 07:34:32

呵呵,佩服

[匿名] 老赵

2007-02-08 10:59:31

hehehe
2007-02-07 23:00:29
老赵对于“证明”一词有不同的用法。
牛顿力学在许多场合还经常用,这不假。
但,这和我说的时空观的问题是两回事。
大家都可“认为”,无妨。
=====================
其实除了数学之外,用“证明”是不严密的。
“时空观”要看用在何处,没必要的地方非要“相对”一下,岂不是自找麻烦?
这就对了:“大家都可“认为”,无妨。”

[匿名] 古雴

2007-02-08 11:04:31

“既然不能严格地证明xx是伪科学,就没有权力说xx是伪科学”——如果坚持只有“严格证明”才有权力说什么,那么我们不仅不能说什么是伪科学,而且我们将几乎什么都不能说了。按照hehehe的用法,不仅伪科学的判断只是人们的“认为”,科学理论本身不也都是“认为”吗?只有同义反复才是可以“严格证明”的。科学和伪科学的判断本来就是流行的“认为”,和时代有关——在中世纪,燃素说就是科学,但在现在如果还有人搞燃素说并自诩科学,那就是伪科学。
我觉得科学划界不是一个科学问题——也就是说,我们可以说“相对论”是科学,但“‘相对论’是科学”不是科学(不仅是因为说任何一个独立的判断句是科学是没有意义的,而且次下判断也并非完全基于科学内部的理由)。但科学划界也是必要的,在实践中和具体案例中也是可以很明确地进行的。再比如说伦理的判断:谁都难以对善和不善做出定义式的划分,但这不意味着划分善恶完全不可能。在具体的与境下区分善恶是可能且必要的。许多受到相对主义影响的人们就喜欢以不存在善恶标准为借口逃避任何伦理规范和道德谴责,这和许多人以不存在科学划界的标准而将科学与各种活动混同不分是类似的,相对主义和虚无主义是后现代时期的普遍症候。在我看来,这样一种逃避规范、无法无天的相对主义也是科学主义和绝对主义的近亲,因为这一思潮首先是起于唯科学主义——只有严格论证的东西才是应该接受的,一切规范性的东西都必须是科学的,如果不证明给我看,我就不会承认任何判断。在这一思路下,一部分人始终坚信科学的力量,相信一切判断最终能够还原为科学,那就是绝对主义的唯科学主义;另一部分人认识到科学力量的有限,发现能够严格论证的东西少之又少,于是他们怀疑一切、否认一切,这就是相对主义或虚无主义的科学主义,归根结底却仍然是基于对“严格证明”的崇拜。

[匿名] hehehe

2007-02-08 12:59:01

老赵的回应太弱了。“时空观”的问题算没有回应,我猜赵没有看懂我的问题。
古兄的回应比较有力。看来我的措辞不是很严谨。其实,我想说的不过是:在判断拿不出特别好的理由的地方,是有很大隐患的,如牛顿对绝对时空观的看法。
我觉得,即使在爱因斯坦之前,有人坚持相对时空观也是合理的。
当然,在那时,“认为”时空是绝对的人比“认为”是相对的人多也是合理的。

布衣王兄

2007-02-08 15:48:32

不知刘华杰先生是不是与何祚庥院士在新浪网上辩论<<东方思维能否能拯救中国科技>>的正方人士?
在该次辩论上,你空有倚天剑、屠龙刀,却不知如何拿用?!本是一举成名的中国爱因斯坦,让世界惊奇、惊讶,让中国人民惊喜的大快人心的场面,你却有力使不出!难以与何祚庥院士完成:东方思维如涛涛长江水冲击反伪斗士成葛洲大坝的拦截而发出巨大的科学创新电能来。大事不做,在博客上玩<伪科学定文>。不知是你个人的局限,还是中国科学界的悲哀?!机会难得!当然怪不得谁!
爱因斯坦No.2,全世界都在寻觅!
不过,东方思维一定能拯救世界科学瓶颈的脱困!不必说别人。
科学兴旺,我有责任!共勉。
过年后,看我的<<爱因斯坦的托梦>>。

[匿名] ME

2007-02-08 18:04:26

TO小古:
作为个人,有权胡说,只要不违反法律。更有权认为某某是伪科学、某某是科学,而且未必要求有严格证明。能够严格证明的东西可太少了。
TO某人:
我没有说燃素说、托勒密天文学阳伪科学,相反我认为它们是科学,是那个时代的科学。我那个例子,只是说涉及到这类事情,可能你太敏感了,不信你再重读一下。
TO布衣王兄:
我没有那么大的报负,我只是争取一下,认为阴阳五行在那个时代确实是科学,如此而已。我办不了大事,只想具体一点,就小事一点一点讨论。大事还是留给他人讨论。
——HJ

[匿名] ME

2007-02-08 18:07:05

补充一下:
如果谁现在还认为阴阳五行是高深的科学,那我绝对不同意。我的观点不是说清楚了没有。总之,要历史地看科学,因为不存在一个不变的叫科学的东西。也正因为如此,我们今天的讨论有可能影响未来科学的发展,太把我们当回事了是吧?!

[匿名] 老赵

2007-02-08 21:15:19

ME
2007-02-08 18:07:05
补充一下:
如果谁现在还认为阴阳五行是高深的科学,那我绝对不同意。我的观点不是说清楚了没有。总之,要历史地看科学,因为不存在一个不变的叫科学的东西。也正因为如此,我们今天的讨论有可能影响未来科学的发展,太把我们当回事了是吧?!
===================================
我记得好像是陈平原说的:科学是一列疾驶的火车,人文则是一群人围着火堆跳舞。
不过,我们今天的争论对未来科学的发展是不会有任何影响的。

[匿名] gxyzd

2007-02-09 05:36:12

我反复读过了,上面刘华杰老师是把“燃素说”和“托勒密天文学”作为伪科学的例子的。

[匿名] ME

2007-02-09 17:44:45

TOGXYZD:
我找来我说的:
》伪科学现象经常涉及的不是同一主体,比如“阴阳五
》行”、“八卦宇宙论”,比如“燃素说”,比如“托
》勒密天文学”,一个主体是其发明人,另一类主体是
》后来的引用者、支持者。这显然是不同的。
我没有那个意思,我说的准确意思是:当人们谈论伪科学问题时,经常牵扯到不同的主体。“伪科学现象经常涉及的不是同一主体”,这句中“伪科学”是指大家谈论中使用的一个名词,大家包括的不只是我自己。
当然,我的文字让你读出那个意思,说明确实有不明之处。那么原来的就作废,现在重新表述一下:
当人们谈论伪科学现象时,特别是批伪科学很卖力的人谈伪科学时,经常涉及的不是同一主体。比如谈论“阴阳五行”、“八卦宇宙论”,比如“燃素说”,比如“托勒密天文学”,一个主体是其发明人,另一类主体是后来的引用者、支持者。这显然是不同的。
我本人并不认为阴阳五行,燃素说、托勒密天文学等是伪科学,相反认为当时它们都是不错的科学。八卦宇宙论的情况我不清楚。
--HJ

[匿名] ME

2007-02-09 17:48:14

TO赵老师:
既然赵老师认为今天大家对科学的争论,“对未来科学的发展不会有任何影响”,那么赵老师是否认为一些人的言论有那么大的危害?
“反科学文化人”、“伪科学”(所谓的)活动者等等,他们被指控的罪状是否还成立?
--HJ

[匿名] G2

2007-02-09 19:05:17

燃素说是什么时候提出来的?
我看见楼上有人说:”在中世纪,燃素说就是科学”。
我觉得在把讨论引向哲学的纵深之前,把一些基本史实搞搞清楚是必要的。或者只是描述,不做别的,也是一种态度。如果一段话里出现三个以上的“主义”,我的脑袋就会大了。

[匿名] 古雴

2007-02-09 19:19:19

啊,然诉说显然不是中世纪提出来的,我那句话是低级错误。其实我本来写的是“在中世纪,托勒密天文学就是科学”,写完以后才将全文的托勒密天文学全部替换成燃素说,没有注意到时间错误。
不过这个低级错误不影响我全文意思的表达,这里的讨论都是即兴随手写的,没有做太多检查。

[匿名] 古雴

2007-02-09 19:45:06

我在写完后想到把托勒密天文学换成燃素说,主要是有点犹豫了。因为托勒密天文学和燃素说的遭遇有些不同。托勒密天文学是在并未遭到否证的情况下被新体系取代的,在新体系诞生之初仍然是好用的科学,而燃素说却在氧化说诞生之前就已经遭到了许多反驳(不过还是要到新理论形成之后反驳才真正成为证伪)。我犹豫的是即便到现在,按照地心说是否仍可能建立一套自洽的科学体系(只不过在数学建构上将异常复杂,但或许仍可以在自身的概念体系和测量标准下符合观测),而对于这样的能够自圆其说的另类科学体系,例如中医,我不想称之为伪科学。不过燃素说面对越来越多的化学现象早已不能自圆其说了,因此最后我选择保守一点而改用燃素说。至于燃素说也是17、18世纪的事,只比拉瓦锡稍早一点,中世纪只有炼金术而没有燃素说,这些常识我显然是知道的,要不然科学通史的课程是白学了,没脸见吴老师了……

[匿名] 古雴

2007-02-09 19:53:16

为免再被指认常识错误再补充一下,托勒密天文学成为欧洲正统的科学体系其实也不比哥白尼早多少,在欧洲思想史上托勒密和哥白尼几乎是同时代的,所以说托勒密天文学在中世纪是科学,其实也顶多是指中世纪末期而已。

[匿名] 一闪一闪亮

2007-02-09 20:47:43

听说方舟子的伪科学定义是跟赵老师学的,赵老师能否澄清一下?

[匿名] 一闪一闪亮

2007-02-09 20:50:22

古雴,请你说说,在你眼里有没有伪科学,能举几个例子吗?

[匿名] 古雴

2007-02-10 10:25:36

天哪!现在的新浪网怎么这么恶心!我昨天对一闪一闪亮的回应只不过是其中带了一个对蒋老师“一言难尽伪科学”一文的链接,也被删了!? 难道在新浪博客的评论带上任何链接都会被删?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在提交评论时就提醒一下,辛辛苦苦打了那么多字说也不说一声就没了!气死我了!
我昨天说的大概是,首先,我基本同意蒋老师的主张。在具体问题中的伪科学的划分可能而且必要。
伪科学的认定是可能翻案的。伪科学的划分有主观性、时代性,但与一个个人的主观评价不同,科学共同体对伪科学的认定也有一定的公平性。就好比法律制定和法庭审判,再公正的审判仍是要基于法官和陪审团的主观判断,但不能因为审判不可能完全客观、法律不可能绝对严密、裁决不可能永远正确,就因此否决任何审判、否定法律存在的意义。即便我们知道关于律法的观念永远是时代的、相对的,我们仍应当努力不断完善法律,即便我们知道审判永远是可搓的,我们仍应当认真地对待每一次审判。法律和法庭是维护秩序和社会健康稳定的必要,它们不能太严,也不能太松,对伪科学的认定也是类似。
关于具体的例子,像市面上大部分占星术之类被科学界公认的伪科学我都同意。另外,我想再举一个语义上矛盾的,先天上不可能成为科学的情况:我认为,任何标榜“超自然”研究的,都是伪科学:“超自然”这一概念作为科学的研究对象就是非法的,科学可以研究“特异功能”、“未知现象”等,但不可能研究“超自然”。科学研究得以可能的基础包括一条自然主义预设,即相信一切研究的现象都可以解释为自然行为,而自然是有规律、可被认识的。即便是动摇科学基础量子力学,也无非是改变了关于何谓自然、何谓规律或何谓认识的理解,但自然主义的视角是不会改变的。科学研究超自然现象这将是自相矛盾的。即便真的有超自然力,那也不能成为科学研究的对象,而科学能做的只能将某些现象定为目前尚无法理解的自然现象,永远不可能将某些现象确定为超自然现象。我提这个例子针对的是充斥于现在市面上那些新华书店之类的所谓“科普”书架上的各种“神秘现象”之类的书籍,如果它们只是标榜自己为博物学,那倒没什么,但如果以一般科学研究自居又同时宣扬超自然现象来哗众取宠,那么它们一定是伪科学而且永远不能翻案!

新齋老蔣

2007-02-10 10:41:00

新浪是这样子的。
建议小古同学以后发长贴后留存,搞不清为什么新浪就会动剪刀的。
不过我对“超自然”这个概念有点困惑,好像这里边有点循环定义,应该是藏着什么猫腻。

[匿名] 某人

2007-02-10 11:27:24

转述一下刘老师的定义:
=================
定义A:把非科学的东西说成是科学,则此种“声称”是伪科学。
=================
请大家注意,主词是“声称”,也就是说“伪科学”是“声称”,而不是被声称的东西。
讨论被声称的东西,比如燃素说,托勒密啥的是不是伪科学,在这样的定义前提下,是在讨论划界问题,而不是伪科学的定义,希望大家不要搞混了。
我想说的是,有个叫库恩的家伙给出了这样一个划界标准:
科学是共同体遵循的“范式”。
既然是共同体,至少是两个人以上了,也就是说一个人提出的一个东西,除了他本人之外,另一个人也“声称”这个东西是科学。(可能“声称”的人还会更多)
具有两个或以上主体的时候,刘老师这个定义也存在着一些问题。

[匿名] 某人

2007-02-10 13:19:15

To:蒋老师
超自然没啥,对超自然进行“科学”研究才是怪事。

[匿名] ME

2007-02-10 15:53:24

在《中国类科学》中,俺就是在这个意义上说,“特异功能”的存在性本身是不可能得到科学证明的,因为假如一旦证明了某X是,就表明X不是特异功能。因为,科学是讲究因果性的,是否认奇迹存在的,David Hume早就指出“奇迹”(或“神迹”)这玩艺说说可以,但不能说清楚,特别是不能得证。
如果我的看法有道理,那么1979-1999年中国围绕特异功能进行的所谓科学研究,就存在显而易见的问题:逻辑不通。

[匿名] matheux

2007-02-12 14:23:09

在中国科学思想没有什么市场,
所以非科学、反科学和伪科学等思想
可以在各种媒体全面战胜科学思想。

[匿名] ME

2007-02-12 16:37:01

主流媒体喜欢那些玩艺,谁要是不服,反而被斥为反科学、反革命等。所以,真假之辩,在现在主要不是个学术问题,而是个话语权问题。科学只是一个招牌,一个可供论证anything的空壳。在科学界内外,从来都不缺少借科学招牌的打手。在科学时代到来之前,在功能上也有对等物,只不过那玩艺不叫科学罢了。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