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种部门哲学的和作为一种哲学品格的科学哲学?

关于“XX哲学”,我曾经说,一般而言它的核心问题就是“XX是什么?”。不过听吴老师一讲,方醒悟这类哲学往往都有两层意思,一是作为一个部门哲学,而是作为一种基本的哲学品格的哲学。所谓“XX哲学”的核心问题是“XX是什么”,主要是就其作为一个部门哲学而言的——也就是说,作为“哲学”的一部分,一块领域,是由于哲学工作者“术业有专攻”而由一部分人围绕着有关技术的话题进行讨论。但另一种,往往是每一种“XX哲学”最初兴起时的形态,其实是将“XX”提到了整个哲学思考的核心地位而展开的一种哲学。第一种(作为部门哲学的)“XX哲学”是从哲学出发来讨论XX,而第二种(作为哲学品格的)“XX哲学”则是从XX出发来讨论哲学。

例如“自然哲学”,作为一个部门哲学,是要去探讨“自然究竟是什么”;但在最初,古希腊的所谓“自然哲学家”决不是指专门研究自然这块领域的哲学家,而是说他们以“自然”(古希腊的自然一词不是后来“自然界”的意思,而只有“本性”的意思)为一切思考的核心,所谓古希腊自然哲学,就是从事物自身中去追寻事物的本性。

吴老师讲到“科学哲学”和“技术哲学”也是类似。并不是对任何一个“XX”都可以建立起一门具有极大“生题能力”的,具有广阔发展空间的部门哲学的;只有当“XX哲学”拥有作为一种哲学品格的哲学形态作为其根源,才可能成为一门有远大前途的“部门哲学”。想来确实蛮有道理。

于是,“XX哲学”的发展要始终保持强大的生命力,就要始终重视和不停地回到它作为一种哲学品格而存在的那个根基处去。自然哲学的根基就是古希腊的自然哲学,技术哲学的根基就是马克思和海德格尔。那么科学哲学的根基在哪里呢?吴老师提到作为一种哲学品格的科学哲学具体地讲就是维也纳学派,就是用科学和逻辑的手段讨论全部哲学话题的逻辑实证主义。

这似乎是没错的。不过,维也纳学派的科学哲学足以作为让科学哲学前途无限的根基吗?我有点怀疑,或许是因为我并不喜欢逻辑实证主义。于是,我想,科学哲学的根基可以追溯得更早一些!事实上,维也纳学派与其说是以科学为出发点讨论其他哲学问题,不如说是借助科学去消解一切哲学问题,他们并不致力于讨论各种哲学问题,而是致力于将那些问题分析成伪问题或剔出哲学的领域。

而真正以科学为出发点来讨论一切哲学问题的,其实是近代的哲学家——斯宾诺莎的《伦理学》是个典型。而康德、费希特、布伦塔诺乃至胡塞尔等的所谓“科学形而上学”传统(参考[德]汉斯·波塞尔:《科学:什么是科学》,李文潮译,上海三联书店2002年,第6页)更适合被追认为“科学哲学”的起点。吴老师在另一场合提到:做科学哲学值得从康德开始,我深表赞同。

2007年3月9日18时36分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