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斯蒂芬•J•派因:《火之简史》

[美]斯蒂芬·J·派因:《火之简史》,梅雪芹牛瑞华贾珺等译,陈蓉夏译校,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6年4月

这是一部独特的生态史著作,作者以“火”为主题,叙述了火—自然—人之间的互动史。

这本书启发人们重新思考生态与人的关系。人如何对待环境才是“自然”的?无论是在技术主义者还是环保主义者眼中,让大火在林野间肆虐看起来都绝不是件好事,在前者看来那是浪费资源的愚昧落后,在后者看来那是破坏自然的行为。而作者却向人们揭示了“火”的意义。

希望让自然脱离人的影响的那种环保主义是幼稚的,因为即便人类能退回到史前的生活方式,仍然不能与自然分离开来。事实上,自人类诞生起,人就已经成为生态系统的重要的改造者。因为人类能够控制火——对火的控制与人口并非正比,极少的人就可以对生态环境造成决定性的影响,例如对澳大利亚土著人的考察显示,单单一个游牧部族一年就能点燃5000场火。从数十万年之前开始,人类的影响就遍及全球,人为火与闪电火一道,成为地球生态的不可或缺的要素之一。火烧去过于繁盛的草和灌木,为森林和草原带来新生的活力,如果没有火——例如,现代的森林消防队能够阻止大多数人为和自然引发的火灾——森林、草原和土壤将失去活力。

火把自然与人文结合在一起,使用火的方式是人类的文化,也是生态循环的一部份。美国意识到火是维持生态活力必不可少的要素后,曾尝试在可控制的范围恢复自然火。然而,结果往往最终是灾难性的。要想恢复使环境恢复原始,不仅需要火焰,而且需要恢复原始的“火情”,这种独特的燃烧模式曾被人类用于采集、狩猎、清理和重整,与人类的生存方式息息相关。

现代文明用“三代火”——工业之火取代了闪电火和人为火。这是一种看不见的火,一旦燃起就无法扑灭的火,一种不再循环而是永无止境地“进步”的、消耗的火。现代人轻视熊熊燃烧的火焰,以为它代表落后或灾患。不过人们不能忘记,从古至今,火始终代表着力量——普罗米修斯的力量。当人类控制火时,火正是使人之成为人的力量,而人无法控制火时,那火才成为“灾”。工业之火比任何火焰更要凶猛百倍,但人们却容易忘记它仍是火——与其它火焰一样,它仍是主宰着人类与自然的力量,只是其力量是如此空前的强大。与任何火情一样,它也随时可能脱离控制,烧毁人类的家园,乃至吞噬这一切。

2007年1月27日20时51分
CS

2007-02-11 08:06:00 匿名 218.22.21.24

在未来,我们很可能能控制更多的“火”,不仅仅改造地球,更可能改变我们身处其中的宇宙,干预宇宙的演化;p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