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么是个马克思主义者?

最近一直想关于这个问题重新梳理并再次声明一下我的立场——我仍自称为马克思主义者,这一点,自我入党以来从没有变——我以一个特立独行、桀骜不驯的思想者为理想,只要我一天没有退党,一天就仍会坚持这一点,功利和地位都不可能成为我留在党内的理由,我之所以是党员,只是因为我确实自诩是个马克思主义者。

那么,我怎么是马克思主义者呢?

当然,一条主要的理由是,因为我是党员。……这似乎是颠过来倒过去说了句废话,其实不然。其一,党员理所当然应该是马克思主义者,这是早已言明的事,入党是自愿的行为,如果说什么都不愿意信仰,那大可以不入党就是了。但现在的党员往往不在乎这一点,许多人理直气壮地说:我们要与时俱进,现在的党员不要强调信仰了,生活中做个好同志,热心助人就是好党员了。这算什么呢?中国共产党的最大缺陷不是人少,而是人太多,除了作为一个“好同志俱乐部”,它还有什么意义呢?把那么多好同志聚在一起做什么事情呢?大家都不知道了,只知道党员是“好同志”,不知道党员的追求是干吗的了。没有共同追求的“好同志”们凑在一块做啥呢?于是便大家一起“你好我好大家好,大家都是好同志呀好同志”,互相歌功颂德着玩儿,却忘了这个党究竟是为了什么的了。

党员总该有所信仰,尽管每个人对马克思主义都会有非常不同的理解,就好像每个基督徒可能对上帝有不同的理解,但如果你申请加入教会,你当然必须以上帝的信仰者自居,尽管不同的人可能以截然相反的方式理解上帝,但是一个完全否认信仰的人,是没有资格成为信徒的。类似地,我所自称的马克思主义信仰,明显地是一种“异端”,但这不妨碍我问心无愧地加入这个中国马克思主义信徒的“团契”。

另一方面,必须承认——我之所以依然坚持马克思主义的自诩,与我仍然是个党员有直接的关系,如果当时入党审批没过,我今天只是个群众的话,恐怕我是不会再坚持这个自诩了。而既然我是党员,我就有理由千方百计诠释我的信仰——这并不是说我现在的自诩不是出自真诚,只是说党员的身份促使我不断地更新我的信仰热情、不断地重释我的理解。这可以联系我一贯以来将婚姻与入党的比较(事实上,绝不是说我的爱情观与入党观有互相影响,而是因为我的爱情观与入党观都直接受到我的宗教观的影响,因此在两者间有一些可比)——如果我追求一个女孩失败了,在痛苦一定时期以后我很可能会另寻出路,我并不会承诺即便被拒也要在一棵树上纠缠一辈子,但我可以承诺的是一旦爱情被接受以至于用婚姻这一仪式性、契约式的“枷锁”捆绑住以后,我定有办法把我的感情贯彻一生。虽然对我来说说入党比起婚姻来其意义不值一提,但要我放弃信仰也不是容易的事。

当然,也必须承认,我现在所理解的马克思主义,与高一时的理解是非常不同的了(最重要的区别是,我已放弃把马克思主义与人生意义联系起来的企图)。但即便是高中的时候,我也绝非什么正统派——因为我经常提到,我高一读到的第一本(非政治教材的)哲学类读物正是《20世纪的新马克思主义》,并深受影响。也就是说,自入党的那一刻起,我心目中的马克思主义就是远在欧洲大陆的那一拨了。

那么,现在的我是如何理解马克思主义呢?我的“马克思主义”,必定会让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前辈们若不是笑掉大牙,就是大摇其头了——我满口在宣扬唯心主义、形而上学,还老爱为宗教作鼓吹,不把我归入阶级敌人就该谢天谢地了,怎么还好意思说自己是马克思主义者呢?

首先,什么是“马克思主义”?“主义”一词在词典上说是一种系统的理论、主张或教条;但实际用法中,“系统”倒不一定是必要条件,例如说“理想主义”,往往只是指一种看待问题的态度的倾向,而不一定是一套学说体系。即便是以人名作为主义的,有时也被用作指称一种思维倾向:例如“柏拉图主义”,往往表示一种向往和崇尚纯粹理念世界、贬低肉体和物质世界的倾向,而不见得是全盘接受一整套的思想体系——比如一个持柏拉图主义性爱观的人不一定在数学哲学上也是柏拉图主义的。这大概是我能对马克思主义进行诠释的底线——即是说我在某些问题上的视角是带有马克思主义倾向的。不过实际上我的立场可能要稍微激进一些,正如“新康德主义”之类的名称所代表的意思类似,马克思主义也意味着主张“回到马克思”,即是将马克思作为思想的出发点,并且在一定程度上贯彻马克思的愿望和借鉴马克思的策略与方法。

那么,何谓马克思主义的“倾向”,而马克思的“出发点”、“愿望”与“策略”分别是什么意思呢?

记得当时李德顺老师大概说过,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可以改,也应当改,唯独一条“为人民着想”改不得,其它的都能改动。这是一个非常开放的态度了,不过我对马克思主义“改不得”的部分有不同的见解——在我看来,马克思主义最基本的一条旨趣是:反资本主义。无论是马克思的社会主义理论、共产主义理想、政治经济学、唯物史观等等,矛头一致地都是指向资本主义,对资本主义的批判和反抗是马克思的一个重要出发点。马克思主义无论怎么改、怎么变,无论对何谓社会主义、何谓共产主义作多少重新诠释,永远不可能为资本主义唱赞歌,这是改不得的。但问题是,现在的中国已经再难分清什么是资本主义了——中国今天已是世界上私有制发展最快的国家之一、两极分化最重的国家之一(“之一”几乎都可以去掉了),若说中国还不是资本主义,大概是指许多市场经济的法制和体制尚不健全吧,人们满怀憧憬地期待中国的GNP、GDP在多少多少年后就要超过日本、超过美国啦,但到了那时候,中国的体制和西方国家还有多少区别呢?

许多人理解的资本主义、社会主义只是不同的社会和经济制度,但实则不然,既称“主义”,无疑是指某种理论、思想或立场之类,不止是体制问题,更是一种精神上的存在。正如“自由主义”、“极权主义”,都不单是指某种社会政治经济的架构,而首先地是某种思想,甚至说某种文化。而“唯心主义”、“唯物主义”、“柏拉图主义”、“马克思主义”等等,更是某种世界观和价值观以及某种视角、立场或方法。共产党历来爱谈“主义”,但为什么唯独到了谈论“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时,整个思路只是在公有制私有制市场经济计划经济这些体制问题方面打转呢?为什么很少有人把“资本主义”首先作为一个货真价实的“主义”来谈论呢?——我必须强调:“资本主义是一种主义”!这句近乎废话的道理不幸被我们长期忽略了。

资本主义是一种怎样的主义呢?首先,它就像我们把“观念主义”翻译成“唯心主义”,把“质料主义”翻译成“唯物主义”,把“科学主义”明确为“唯科学主义”,所谓“资本主义”,就是“唯资本主义”,就是强调资本至上,以“资本”的眼光看待所有事物的一种世界观和价值观。

资本主义意味着,资本成了一切事物的本质,成为衡量一切事物的标准,成为至高无上的支配力量。马克思指出了货币由商品间进行交换的中介,转变成商品成为货币进行增殖的中介,于是商业的目的不是为了商品,即不再是为了使用价值,而是为了货币本身了。于是资本的积累没有别的目的,它本身就是最终的目的,这就是资本主义的特色。而在其它任何一个时代或一种文化中,人们要么崇拜名誉,要么崇拜地位,要么崇拜神灵,却从没有把资本积累看成是最终和最高的目的。而进一步,资本又开始主宰价格,马克思也描述了商品的“价值”如何被“价格”所掩盖,最终价格翻过来成为价值的决定者。虽然马克思并未预见到现代这个由广告支撑起的媒介时代,因此并未想到价格竟可以偏离价值到如此地步,但这种现象与其说是马克思理论的反例,不如说是马克思理论进一步发展的结果。

由此看来,今天的中国确实也是资本主义,这并不是因为国有资产占到50%以上还是以下的问题,而是因为在今天的中国,资本也成为了衡量一切事业成功与否的至高标准,一切向钱看,向资本看,向GDP看齐,这就是资本主义。只有当我们的国家政策不再受到GDP的主宰时,才有可能说自己不是资本主义。

不过马克思同时主张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主张物质决定精神,这是什么意思呢?事实上,马克思的所谓“唯物主义”不是形而上学和本体论意义上的,马克思本人反感形而上学不切实际的纠缠不清(我并不反感),他本人恐怕并不想加入任何关于世界究竟是物质的还是精神的之类的形而上学论争中去。那么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是什么意思呢?我一开始只把它理解成历史决定论,因而也颇为反感,但现在想来,与其说唯物史观是“历史决定论”,倒不如说是“技术决定论”;与其说马克思鼓吹“历史的逻辑”,倒不如说他最早揭示了“技术的逻辑”!我们看马克思是怎么说的:“各种经济时代的区别,不在于生产什么,而在于怎样生产,用什么劳动资料生产。”(马恩全集23卷204页,1972)这不由让我联想到前一阵所看的麦克卢汉的观点,麦克卢汉“媒介即讯息”的大概意思就是:“各种媒介时代的区别,不在于传播什么,而在于怎样传播,用什么媒介传播。”——与马克思相比,麦克卢汉看来也并无多少新意。在马克思看来,资本主义是由“资本”决定的,而资本是一种生产关系,它同时也受到生产力的决定,而资本主义时代的生产力则以工业技术为代表。于是,真正主宰这个时代的,正是工业技术!从这个角度说,马克思是近代第一位技术哲学家,最早也是最犀利的技术的批判者。

另外,许多人说马克思主义是“科学”,乃至“科学的科学”。但事实上,无论马克思是否以科学家自居,但毫无疑问的是——马克思的科学观一定与那些诠释者截然不同。现在那些说马克思主义是“科学”的,心目中的科学无疑是现代的数理实验科学,以科学=正确、正确=科学、科学=总结规律等等的科学主义的眼光去看待马克思主义。但事实上,人们经常忽略的是,马克思和恩格斯不仅“反哲学”,而且“反科学”,他们对“科学是什么?”都提出了自己的主张,看看马克思怎么说的:“我们仅仅知道一门唯一的科学,即历史科学。历史可以从两方面来考察,可以把它划分为自然史和人类史。但这两方面是密切相联的,只要有人存在,自然史和人类史就彼此相互制约。”(《德意志意识形态》)这是什么意思呢?显然,马克思绝不是说:“只有一门科学,就是自然科学,人文社会科学都要按照自然科学为的模式来搞!”在马克思那里,科学不是以自然科学,却是以历史学为榜样的。马克思并不时要让历史学仿造自然科学那样——归纳规律、提出预测等等,而是说自然科学最终也要回到历史学里,那么这样一种自然科学,恐怕就不再是数理实验科学,而更趋向于“自然历史学”即“博物学”了。

至于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学说,我看来更多地是为人们提供一种理想,有人将马克思与“千禧年主义”联系起来,我觉得这倒是不错的。马克思的基本理想,应该是“人的全面解放”,不仅是从有形的资本家的剥削和统治中解放出来,也是从技术的无形的主宰中解放出来,使劳动本身成为一种快乐(而不是为了追求快乐而劳动赚钱)。这种理想即便不怎么现实,但作为一种“希望”,是值得接受的。如果我们为基督教的天国设想一种文化形态的话,大概共产主义是最佳的候选之一吧(听一老师说他讲马克思的思想渊源就从耶稣开始讲,挺有创意)。

今天我学哲学的一些基本立场和思路:反现代、反资本、反技术、反科学等等,全都以马克思他老人家作为发端者,我又为何不能以马克思主义为自诩呢?再考虑到许多为现代化、为GDP、为科学技术高唱赞歌的人也都能在称为马克思主义者,我就更觉得理直气壮了。虽然我在思考这些问题时的许多具体的主张与马克思非常不同,但更重要的不是把马克思奉为教条,而是把他的关怀延续下去,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当然不该在马克思的著作里停滞不前,而是把他未完成的事业继承下来、把他的批判精神继承下来。

2007年1月4日11时33分

羊肉泡居

最新评论

  • UNIC

    2007-01-05 16:25:27 

    哈哈哈哈……原来如此!
    我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看来是从来没有学过多少了。
    我又一次的被大众观念愚弄了,嘿嘿。
    原来你是这样的意思,哈哈,看来我有可能也一直是,或者,将来很有可能是了。
    这样看来,你入党的使命还不轻呢,加油吧。

  • UNIC

    2007-01-05 16:27:05 

    哈哈哈哈……原来如此!
    我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看来是从来没有学过多少了,还有资本主义,我也没有学过。
    要学的东西还真多啊……很高兴。
    我又一次的被大众观念愚弄了,嘿嘿。
    原来你是这样的意思,哈哈,看来我有可能也一直是,或者,将来很有可能是了。
    这样看来,你入党的使命还不轻呢,加油吧。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1 条评论

  1. 难得看到一个马克思主义的真诚信仰者。说来讽刺,如今要保持马克思主义信仰,恰是在中国最难。

    从我个人来说,我未必同意马克思的诸多具体结论,但是的确认为马克思是位值得尊重和正视的思想家,是一位了不起的知识分子。

    [我想]如果能多老兄这位共同作者,则幸何如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