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科学与希腊古典科学的异同

首先,明显地,近代科学与希腊古典科学都是关于“自然”的探索和研究,即自然哲学或自然科学。但这同时是两者间最基本的差异所在——近代与古希腊对“自然”这一概念的理解是非常不同的。

在古希腊,自然一词并没有近代“自然物的全集”这样的意思,而是“本性”的意思,按照亚里士多德,即“自身具有运动源泉的事物的本质”。不过“自然的发现”意味着相信一个独立于观察者而“自己如此”的、可被客体化的世界,这一点又是近代与希腊的相同点,这也是科学可能成立的基础之一。顺便提到:古希腊“自然的发现”内含着关于自然物与人工物的区分,而从炼金术到化学却又将这一界线打破。

进而,近代与古希腊都相信世界是有规律、有秩序的。但不同的是,古希腊的世界是有机的、有生命的,而近代的世界是机械的、无生命的。希腊人认为因为宇宙是有“心灵”,因此是有规则的,而且因为宇宙的各部分好比有机体的不同躯体,所以是和谐统一的但是异质的、有层次的;而近代人却认为恰因为宇宙是机械的,所以是秩序井然的,而且宇宙万物遵循机械的(力学的)法则,因此是协调一致而且同质的、无层次的。

随后,近代与古希腊都相信世界的秩序是可知的,可被理性所把握的,是可言说的。但不同的是,近代的说自然可被理解指的是可被“数学化”。在某种意义上,近代科学比希腊古典科学更加“柏拉图主义”。伴随着数学化的是“量化”,近代科学把一切质的差别看成结构差别的结果,而结构差别本质上也是量的差别。

同时,近代与古希腊都相信宇宙是“完美”的。不过在古希腊,宇宙的完美意味着它是一个完全的、完成的有机体,因此它一定是有限的;而在近代,宇宙是全能的上帝的造物,由于上帝无限的能力,宇宙一定是无限的。另外,古希腊人认为“圆”是最完美的,而近代人更偏爱数学上的“简洁”。相关地,近代与古希腊都对至美的自然充满景仰,但近代人景仰的是上帝为人类而写的“自然之书”,因此自然是可供人征服的。

顺便提到,近代与古希腊科学对时间、空间、本原等概念的理解也有所差异。例如,在古希腊并没有与一种各向同性的、独立于事物之外而作为绝对参照系的“空间(space)”相应的概念,古希腊的“topos”指的是“处所”,强调的是物物之间的参照关系。同时,伴随自然的数学化(或许也与钟表的发明有关),“时间”也被抽象为独立于事物的绝对参照系。近代与古希腊都会追问“本原”,但在古希腊更偏重问“本源”(最初的东西)如何“生长”出万物,而近代科学更偏重问“本元”(最小的东西)如何“构成”出万物。

近代与古希腊科学都致力于解释现象、追寻原因。不同的是,古希腊特别重视“目的因”,更偏好用合目的性来解释变化;而近代科学(德国自然哲学是个例外)只承认去目的的因果关系。

同时,近代与古希腊科学解释现象和追寻原因的思路都是还原论的,这一特色尤其在与东方思维的对比中表现明显;但不同的是,古希腊的还原思想主要是指用更本质的实体或形式去解释事物和变化,而近代的还原更进一步包含用更基础和更普遍的原理解释更复杂的现象或归约更具体的理论这层意思。

进而我们看到,对自然的简单化和理想化的思维方法是近代科学的特色,近代科学家相信经过简单化和理想化而推出的理论也普适于现实,例如伽利略的惯性定律早在中世纪就有学者提到过,但前人并没有想过这些理想中的情形是否也对任何实际可见的运动都能适用。

在思路和方法方面,近代与古希腊科学当然都重视“摆事实、讲道理”,不过相对而言,近代科学更关心用事实——特别是可被他人重复的实验——来验证理论,实验和归纳法的兴起是近代科学的重要特征。同时,近代科学家对“科学方法”开始自觉,笛卡儿、培根、惠更斯、胡克、波义耳等都进行过总结方法的尝试。

与科学方法的自觉相伴随的是科学“共同体”的形成与自觉,尽管最初的近代科学家通常仍以自然哲学家自居,但随着科学机构的日趋成熟,“科学”日益成为一项独立的、被某一特别人群认同的共同事业。

从科学这一共同事业的内部来看,一方面,“分科之学”是近代与古希腊科学的共同点(这在与东方学术的对比中表现明显);但另一方面,古希腊的分科指的是主题(subject)的区分,而近代形成的分科趋势则进一步体现为学科专业的分化。近代与古希腊科学都具有“累积性”的特点(例如欧几里得、托勒密等人的科学成就都建立在前人的基础之上),但近代科学的“传承性”更为突出,科学的各科目逐渐形成了具有较规范并被传承的训练(discipline)方式和共同的“纪律”(discipline)的学科(discipline)。

作为一项人类的事业,科学在近代和在古希腊都被视为无比高尚的。但不同的是,古希腊科学之所以被认为高尚,是因为它是超功利的、自由和纯粹的求知;而近代科学之所以高尚却是因为它可以改善人类的生活。在近代,科学与技术的关系日益紧密,进而渐渐与“力量”直接相关。

最后,无论是近代还是古希腊的科学,都是一项复杂的、多样的活动,它不能从宗教、文化、社会当中简单地剥离出来,更难以对其特征做任何精确又简明的界定或概括,因此本文只是将近代科学与希腊古典哲学分别视作整体加以笼统的对比,仅仅是最粗略地勾勒出一些要点,远不足以反映科学活动的复杂性。

2006年11月30日

避风塘

最新评论

  • 古雴

    2009-01-11 14:37:05 

    天哪,谁在开相关的课程吗?偶然在访问统计里看见近几天这篇文章的点击率暴增,而且很多都是通过搜索“希腊自然哲学”等等关键词进来的……
    这篇文章要是对你有用,你顺手留下一两句话不行吗?不行吗?我把那么多有用的文章完全共享出来图什么啊?

  • mist

    2009-01-11 15:44:14 匿名 124.205.78.223 


    。。
    。。。
    。。。。
    你把每篇文章的第一句设置为“请回复本文”或者其他语言,诅咒语历来是很有效果的。。。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