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谈哲学普及(最终发表版)

《光明日报》2006年11月27日 12版·理论周刊
http://www.gmw.cn/01gmrb/2006-11/27/content_513411.htm
http://www.gmw.cn/01gmrb/2006-11/27/4453_b.htm
在我国,哲学普及工作曾经受到高度重视并产生过巨大影响,当然其中也存在某些问题和不足。20世纪90年代以来,由于哲学地位的变化,哲学普及工作不再被重视,学院化取向成为唯一的追求,由此带来了更多的问题。本

文谈点个人的管见,以期引起人们对这个问题的重新思考。

无论是哲学还是科学,都需要普及,也就是说,需要以某种方式让圈外人对自己所做的事获得某种程度上的了解。这一点多数人都会同意,问题只是——由谁普及、向谁普及、以何种方式普及、普及的效果怎样界定等等。

在当代条件下,学术日益专业化、日益艰深,从而日益远离常人的把握能力。在这种情况下,普及反而显得更加重要。但现在的学术普及状况是令人忧虑的。从科学普及来看,现在可以说是科技最为“普及”的时代。科技的影响已渗入到社会的所有角落,再没文化的人也懂得科学是“好东西”。但这并不意味着科学普及的水准就因此提高了,因为人们更多地只是从效果或功利的角度去看待科学,而对于科学精神和科学方法的了解却很不够。

哲学普及也有类似问题。中国并非不重视哲学普及,相反,中国可能是世界上最积极地推行哲学普及的国家之一。尤其是上世纪60、70年代的“哲学普及”,曾经产生过巨大的社会影响,对提高全民族的理论思维能力起到了相当作用。当然,以前的哲学普及工作中也存在某些弊病,主要是没有把握好通俗化的分寸,对某些哲理的解说流于庸俗和浅薄,使人们对哲学普及产生了误解,以至于今日哲学普及的第一个任务,就是要消除由那个时代的“普及”所造成的误解。但是,因为以前工作中的缺点而走向另一个极端,忽视乃至轻视哲学普及是不应该的。

近年来,一些作家、记者以及哲学爱好者开始加入哲学普及队伍,并逐渐成为哲学普及工作的骨干。然而,哲学普及工作却始终在主流哲学工作者中受到不应有的冷落。在他们看来,哲学普及工作似乎顶多只是哲学家的业余活动,做普及不仅算不上做学术,还有可能被指责为不务正业。

在我看来,学术普及不仅仅是外行人的需求,其本身也是圈内人的需要,是学术本身的一部分。有人或许会说,为何要进行普及呢?我做学术,反正只要搞出成果,获得圈内人认可,对社会有贡献就行了,别人了解不了解有什么关系呢?确实,对于一位专家来说,普及并不是他的义务。不过就学术领域整体来说,普及是必不可少的。

首先,从学术本身的角度看,普及实在也是学术的一部分。一方面,普及是一项重要的学术能力,要真正做好学术普及工作,没有对相关知识的全面而深入的把握和理解是不可能的。我们看到,许多学者仅仅满足于用专业的语言——例如科学家利用数学的语言,哲学家偏好晦涩的行文——来作陈述。确实,许多深奥的内容用通俗的语言是难以完整地表达清楚的。然而,任何成熟的理论都可以或能够用通俗的语言至少是概括地进行介绍。那些专业符号和术语并不是什么神秘的符咒,它们同样也是我们创造的语言。或许对外行人而言,这些专业语言比外文还难懂,但并不意味着他们无缘借助“翻译”了解那些语言的含义。翻译有时难免会失真,但并不妨碍双方之间有效的交流,相反还可以通过这种交流纠正翻译过程中的“失真”。学术普及与之类似。应该承认,无论对学者还是大众来说,生活语言始终是我们的母语,以生活语言解说专业术语固然难免失真,但只有弄清深刻的哲学思辨与生活的关系时,才算是真正理解了它的意义。

另一方面,经常不被注意的是,需要普及的不仅仅是圈外的大众,同时也包括圈内的同行。从某种角度说,圈内的普及甚至比向圈外普及更为重要、更为紧迫。当代学术的专业化趋势日益加深,各门学科领域之间的鸿沟越来越大。例如,一个物理学家在生物学方面的知识可能并不会比一个普通的大学生多多少。但科学的发展也在向我们揭示:科学始终是一个整体,多学科、多领域的对话与交融意义重大,领域间的交流往往会开辟出新的广阔天地。那么,如何促进学科间的互动呢?首先还是要普及。圈内普及事实上与面向大众普及是完全类似的——激发对方的兴趣、帮助他了解更完整的情况、与他交流并互相启发……对于哲学而言,这一点尤其重要。马哲、中哲、西哲、科哲、逻辑学、伦理学、美学、宗教学等这些现行哲学二级分支学科,主要是视角和资源上的差别,在其存在和发展都基于哲学“爱智慧”的本性这一点上,却始终都是相通的;它们所面临的人类永恒的大问题或者现时代特殊的困境也是相同的。它们需要交流,也必须交流。然而现在的情况是,或许隔了一间教研室就老死不相往来,在哲学这个本来就不算大的学术圈子里继续划分出了一个个小圈子,这种状况显然是糟糕的。

以上提到了为何普及的理由,这些理由事实上都是为了学术本身考虑。普及不仅是为了大众、为了帮助圈外人,其实首先就是为了学术本身的发展。在自身发展的同时向大众提供知识,与大众互相启发,何乐而不为呢?(作者单位:北京大学哲学系

最新评论

  • 2006-11-27 22:23:20

    这是我在纸媒上发表的第一篇文章。
    正如大家所见,这篇文章实在一般,我自认目前还写不出什么真正“拿得出手”的文章,尽管我知道许多在报刊上登着的文章其实也同样不怎么样。
    这篇文章缘于帮老杨做哲学普及展板时电子邮件的闲聊。老杨的关照实在没得话讲,说我的文字有发表的前途,就指导我多次修改,最后推荐给了他的编辑朋友(如果没有老杨的推荐,我的文章恐怕是不会被理会的)。
    本来我并不想在本科阶段就发表文章,因为我自知目前的思想和功底太不成熟。不过当时主要是希望如果发表出来给爷爷看看,哪想到爷爷去得那么快,又哪想到发表这篇文章从投稿到登出要那么长的时间……

  • unic

    2006-11-29 00:22:02 

    可喜可贺,嘿嘿….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1 条评论

  1. 本文发表于光明日报, 2006-11对应段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