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废中医的问题的讨论

又是在刘老师博客上发的留言:http://blog.sina.com.cn/u/485ea879010005nw 中医是不是科学、是怎样的科学是科哲的一块大问题,总是要认真思考,现在再发一些初步的讨论(在上学期的科学哲学导论课程作业中已经有了一些讨论),

无论是中医还是西医,都不是“科学”,而是“技术”啊。医学这门技术是非常特别的,在西方它也有与科学不同的源头和传统。医学是为了治病的,并不是人体生物学,不是为了纯粹的求知的科学。判断要不要中医,不是看它的科学性。即便是一种多元主义的科学观也不能很好地为中医辩护,有一些确实毫无效果巫医,放任它是害人的,确实需要取缔,就像诈骗活动需要取缔那样。但中医确实有效,这是对中医的最有力的辩护,如果中医被证明其效果不好于心理暗示,那么再怎么说科学的多元性,我看也是可以取缔了的,但中医的效果是公认的,睁眼说瞎话地否认中医的疗效才是“不科学”的。既然它确实有效,即便不承认多元主义的科学观,也应当承认中医的意义。中医不科学是正常的,因为医学是技术而不是科学,在伽利略用科学研究抛物运动的规律之前的好几百年,炮兵早已能够及其精确地计算出炮弹的落点了,如果因为对炮弹的运行的科学原理并没有掌握就否定大炮,就说炮兵的技术“不科学、要取缔”,那是个笑话。只是到了现代,才更多地表现出“科学先行于技术”,而从整个历史看来,更多的是技术先行于科学,不能因为尚不能在技术上实现就否定科学,也不能因为尚没有一套合理的科学解释就否定技术。

不过现在的局势看来要取缔中医似乎还不太可能发生,管事的人还不至于那么热昏,而且仅仅从民族感情以及带来巨大经济效益的民族产业这些情感和利益的因素说,再怎样也舍不得中医。现在更重要的问题是保留中医以后,如何发展中医。最近这么一番闹腾,让人们的注意力集中过来,说不定对中医的发展是件好事也未可知,至少是一次让人们认识和反思中医究竟是什么的契机。

现在中医所面临的最重要的一个问题我感觉是中医的西医化,也就是用西医的思路来理解中医,把中医套入西医的框架中。这样一来的后果之一是所谓的“废医存药”——中医确实有效这一点只要头脑不太热昏都难以否认,但一种倾向是将其疗效仅仅解释为中草药的疗效,于是乎把发展的方向定位于对草药的归纳和提炼。现在越来越多地把中药的配方制成冲剂、片剂之类,像西药一样,成为普适性的药剂进行量产,感冒了可以去吃百服宁,也可以吃一包板蓝根冲剂,唯一的差别就是后者属于“中成药”。如果过于偏重量产药剂的趋向,那就有把中医最重要的一个特色丢掉的危险,因为中医是“治病人而不对疾病”,其方法是个人化的、针对病人整体的。要保留中医的这些真正重要的特色,最后还是必须强调一种多元的科学观才行。

2006年11月8日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