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生活杂记(06年10月1日)

前一阵子过得很不正常,又在游戏和动画片中荒废了很久。

爷爷的去世对我的打击很大。这种打击是旁人看不出来的,除了在爷爷去世时的病床前忍不住抽泣过,我到大殓时也没有再哭过,回到学校后也一切正常。但在每天晚上睡下之时,以及每周给家里打电话时——接电话的是奶奶,再不可能是爷爷了……以前给爷爷打电话其实不说什么话,问一声好,说一句“一切正常”,就差不多了(现在很后悔没能多听爷爷说故事、讲道理),爷爷的存在对我的生活的影响看起来只是每周那几分钟的事情而已,但事实上不是的。爷爷在我的整个生活中存在着:我知道爷爷他“在那儿”,他在上海,在家里,在想着我,在等我的电话……他“在”。我爱我的亲人并不是因为我在生活上离不开他们,而是因为他们是我心灵的寄托。爷爷不在了,对我的生活和行动几乎不会有什么影响,但我的心却似是缺了一块。总算是体验到了“心如刀绞”一词的含义……有些事情是在理智上接受了,但在感情上可能永远也接受不了。

放纵了一段时间,接下来一切将真正走上正规,一定要进入状态了,大三有许多重要的事情,眼前就有许多事情。尤其是,要在今年与拖累了我七、八年的英语那玩意发起猛攻了!不仅要混过去,而且不能再混了,英语这玩意搞学术也是缺不了的,早晚也要达到直接阅读原著的水平……还有课题的论文和学年论文都要认真搞。我不想太早就寻求发表文章,评个啥“创新奖”之类的没什么意思,只要能够顺利保研,文章可以慢慢发表。在本科阶段我只想搞“圈地运动”,先不起高楼大厦、深挖细做,而是先把我学术德兴趣面尽可能地铺展开。继8万字的《生态哲学》之后,再攒两篇“大”论文出来(初拟“科学与宗教”一篇、“科学哲学”或“科学史”一篇)——字数不一定多,但主题要泛一点、涉猎领域争取广一些,因为这种大手笔的文章到了研究生阶段是不可能再做了,因为越到后来钻研的课题越专,论文的选题就会越小,只有现在仗着年轻,还有资格写一些幼稚的文字出来。

上学期由于没有政治和英语这些拖后腿的课,加上专业课全部都是自由选择了,虽然集合论和模态逻辑两门大课并不理想——都是3.3,但最低分也就是3.3了,总成绩还是向上升了不少,以至于终于升到勉强算正好一半的19名了(共37人)!勉强也得到了评奖学金的资格,最后也被选上了(挑了个1000块的)。

选上奖学金倒不奇怪,19个人里头有7个奖学金名额,其中不少人在前两年都得过奖学金,被同学们再选上的可能性就要低许多,剩下的就是拼人气拼rp的事了。不过令人意外的是,竟然连“三好学生”都让我给评上了。“三好学生”是不太敢当的,不过既然是“民主投票”,比的主要只是人气哎,这就是普选制的问题呀。最后,班委的分工应系里的要求进行了变革,系里的精神是:让更多的同学多“锻炼”。于是非要换掉原先的班长和团支书任命新人。结果我就成了团支书……我个人是并不想在这方面“锻炼”的,恨不得退了这份差事,不过撒手不管是不负责任的,只有好好干了……

有些同学愿意做干部却要被我这懒散的人换掉,想想总觉得不太合适。据说有些同学心里也有意见(除了班委,还有系团委学生会的问题),听说在我们这个小小的系里竟然还有类似权力斗争之类的事情。不过我倒是不以为然,在我眼里那些同学们都是可爱和可信的,这就足够了,即便有什么矛盾,我相信总能处理好,即便处理不好也起不了多大风浪。自己的问题自己管好,两个人之间的问题两个人内部解决,同学与老师之间的问题由老师处理,我连旁观也是不必要的。

又到一年国庆节,想起去年此时正与几位同学蹬着自行车到天安门看升旗去,在几天之后又蹬着自行车一直跑到八达岭长城——上了长城十几二十分钟就下来了,来回路程倒是用了一整天。真是有趣!现在一年比一年懒,似乎不太会心血来潮再做出这类的“壮举”了,例如今年的国庆节就或许是要在床上度过了……

这样的毫无主题的“杂记”在我的博客是很少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写,或许是为了留个纪念吧:把我最近这种在思想方面混乱得“毫无主题”的少有的状态记录下来,也为即日起的回复正轨作一下宣告……

2006年10月1日

最新评论

  • UNIC

    2006-10-01 17:23:24 

    我心里一直猜想你最近进不了状态的主观原因应该是爷爷。的确。
    像你这么厉害的学生居然才19名!!不愧是北大啊……强人就是多啊……
    不过我个人猜想,实际能力和对哲学的热爱是不是不一定和成绩呈正比呢?嘿嘿……

  • mist

    2006-10-02 18:03:11 

    ms他这种状态从大一到现在经常重复呢:)就像我们寝室另一人要减肥一样~~

  • mist

    2006-10-02 18:04:18 

    不过毫无主题的“杂记”倒是很少看他写过~~

  • 2006-10-02 20:08:01 

    特别的状态只是指心理状态,我的生活状态并未受到影响,杂记里已经写到:生活方式仍然“一切正常”~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