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痛悼念胡根德追悼会——答谢辞

(答谢词由我妈妈写的,我爸爸读的,我没有参与。追悼会于9月15日下午4时于上海西宝兴路殡仪馆的“静园”进行)
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各位亲朋好友:

非常感谢大家从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前来参加我父亲的追悼会,尤其要感谢众鑫公司领导亲自主持我父亲的追悼会;感谢黄浦社保中心领导,黄浦中西结合医院领导,在我父亲病重期间对其的关心。在此,我代表我母亲,及弟弟妹妹,向你们的到来表示衷心的感谢!(对众人三鞠躬)

我父亲出身在一个普通的家庭,六岁丧父。从小缺少父爱的他,不仅顽强地生活,从小挑起家庭的重担。而且,他把爱看得很重,他对自己的母亲格外孝顺,对自己的妹妹更加关心。她疼爱妻子、爱护儿女。几十年来,他与我母亲相敬相爱,有说有笑。平时,他经常耐心地为我母亲说古论今,谈天说地,嘘寒问暖。他时时关心和牵挂着每个小辈和孙辈们。每当我工作深夜回家,他会坐立不安地等着。每当知道女儿身体不舒服,他会饿着肚子赶去看她。就连小儿子、儿媳俩旅游外出,他也会提着心睡不好觉。他对孙辈的关心更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孙子小时候睡觉容易惊醒,他会把被头裹住孙子然后放在他腿上,自己坐上3、5个小时,甚至整夜。当外甥实习面试的前夜,他会艰难地从病床上下来,用医院公用电话,一定要在电话里亲自对外甥讲几句鼓励的话这才放心。多年来,他还天天为大媳妇煎中药,特别在病情转重的几天里,他也不让儿女们知道。每次煎药为了保持一定的药剂量,他还会站在药锅旁等上十几分钟。现在想想,那几天煎药对他来说是多么的艰难啊!在住院期间,气急难忍,我父亲也没有喊过一声难过。女婿夜里陪着她,他做手势把女婿叫到身边,不是要求女婿为他做些什么,而是用嘶哑的声音说:侬冷吗?

我父亲的一生,就是时时爱别人,关心别人的一生,直到生命的最后。

我父亲从小喜欢看书,他能说会道,年青时,亲戚朋友谁有困难,都要找他开导帮助解决。可是到了儿女们成年后,他就主动退后,大事小事一切让儿女们作主。他收起了对儿女们的说教,并经常从儿女们那里不断地接受新文化、新事物。我父亲是那么的开通,那么的开明。

我父亲还力尽所能,用心血去关心和培养自己的儿女和孙辈们。他把小儿子培养大学毕业,他把孙子培养进了北大。孙子在参加小学数学竞赛培训时,他把孙子送进培训班,然后自己要在马路上等二、三个小时,再把孙子接回家。他付出的全是心血啊!

父亲啊,父亲,你的养育之恩,我们将会永远铭记。

我父亲更是一个很知足的人,他把对别人的爱作为一种天伦之乐,他把儿女孙辈的成绩当作一种精神食粮。这种幸福感又通过你们亲戚朋友平时的来往与沟通加以表达,使他生前一直保持有着愉快的心情。在这里,我要再一次代表全家向你们表示最诚挚的感谢!

我的父亲,一个伟大的父亲,现在正值您享受天伦之乐,同母亲一起享受幸福晚年之时,也正值我们子女报孝您的养育之恩的时候,病魔的突然袭来,我们儿女的心好痛啊!我们竭尽全力,您更是忍受巨大的痛苦,与疾病顽强地斗争。然而病魔是无情的,它夺取了您的生命,我们的好父亲。

父亲大人,您虽然永远离开了我们,但您的音容笑貌仍留在我们心中;您的坚强意志和崇高品质将时时鼓励我们。我们将化悲痛为力量,遵从您的遗愿,团结友爱,和睦相处。我们会尽心照顾好母亲,让母亲幸福长寿。我们会尽力培养好子女,让他们出息成才。在这里,母亲也要对您说,她会好好地生活,替您多活几年,多享几年福,还要照顾好定定和爱爱。

父亲,放心吧!父亲,安息吧!(对众人三鞠躬)

妻子率儿女、孙辈全家

2006年9月15日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