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现代思想的数学根源》

[加]弗拉第米尔·塔西奇:《后现代思想的数学根源》,蔡仲戴建平译,复旦大学出版社2005年10月

第5页 我认为我们可以细分后现代主义的理论大厦。首先,视后现代主义为受浪漫主义影响,是曾经向逻辑归纳主义提出挑战的数学家们的思想的复兴,或用稍为有些不同的术语来说,一种再发明;其次,视后现代主义为对浪漫主义式的人文主义的极端背离,这种背离的根源在部分上可以追溯到数学,其后现代主义的版本变成了一种相当极端的形式主义。

////——塔西奇的视角是非常独特的。确实,每当哲学发现科学出了问题时,被迫改变的往往总是哲学而不是科学。20世纪初对数学基础的争论事实上对数学本身的影响不算大(形式化、公理化等发展趋势是本来就有的,而不是哲学促发的),相比而言数学基础的争论对哲学的影响则是巨大的。逻辑主义对英美哲学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整个英美分析哲学都以逻辑主义为源头和线索。然而塔西奇提示我们注意的是:非但英美哲学,偏向于非理性主义、浪漫主义等的欧陆哲学,也受到了数学争论的深刻影响。

正如数学基础的三大学派一开始的“分布区域”——逻辑主义以英美为主,直觉主义以法国人为主、形式主义以德国人为主——逻辑主义左右了整个英美哲学,而直觉主义和形式主义则隐秘地影响欧陆哲学的发展,一直在后现代主义中也有所显露。

后现代主义是个复杂的东西,它也是一股影响巨大的思潮,它的影响遍及各大学科之中:最先是艺术与文学,进而在叙事学、历史学、到社会学、政治学、哲学,以及科学、宗教等等领域都有广泛的影响。之所以影响如此广泛,是因为后现代主义不仅是对某些问题有独特的见解和主张,而且对看待问题和处理问题的态度和方法本身提出了新的意见。

塔西奇揭露了后现代主义思想与直觉主义和形式主义的共通之处,并分析了其思想可能的传播途径。不过,直觉主义与形式主义数学思想与非理性主义与浪漫主义以及后现代主义是否有直接的渊源关系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确实在其中看到许多共通和联系。这些联系无论是处于直接的传承也好,间接的启发也好,各自独立的殊途同归也好,总之都是值得重视的,对直觉主义的再重视是有益的。

2006年8月25日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