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海上能看见彩虹吗?

不知为何突然想到这个问题:海面上的彩虹会是什么样的?

可能是最近脑袋里经常想到大海(或许由网友的qmd触发,或许由之前看的动画片触发,或许由某些内在的因素触发,不清楚。),然后在前天看到一条弹出的QQ新闻说北京市区出现彩虹——这一气象“奇观”,将它们联想到一起了吧。

人在无聊的时候偶尔会闭上眼睛,在头脑里幻想着置身于某些美好的场景中,别人也是这样吧?反正我时而如此。不过奇怪的是,我心中的图景倒是很少出现星空和雨水,最常出现的是森林、草原这些富有生气的景色,以及青山、幽林这些恬静的景色。在另一些心情下,则也经常会置身于某种武侠式的场景,舞着剑。雨反倒是最少出现的——除了回忆童年时对面屋檐的那幅图景外,雨对我而言总是比较现实的,在真正的下雨天,我会用眼睛、用身体去感受,但闭着眼时竟最少幻想起雨的场景。

星空也是少见的,大海也很少。事实上,我几乎从未在现实中见过真正的灿烂星空——在上海和北京能看到的星星都是屈指可数的;至于大海,惭愧得很,我虽然生在上海,但唯一一次望海却是在青岛,但当时的心情与天气都不理想,类似惭愧的是,我唯一对长江匆匆一睹也是在南京,虽然大海和长江都在上海旁边。

想到星空的场景有两种,一种当然就是“仰望星空”啦,星空就是整幅图画。不过仰望的话脖子挺累,但很奇怪的是,我似乎不习惯干脆让自己在画面中“躺下来”,除了可归入另一系列的武侠场景之外,在我的所有场景中我自己要么是坐要么是站,没有别的动作,也没有运动;而且都是脚踏实地的,大概物理定律在我的幻想中仍旧顽固得很,我极少会幻想自己飞翔或漂浮之类的,尽管那听起来很有趣。

观看星空的另一种场景就是站在海边(或坐在海边的礁石上),向海平面那里眺望远方的星空。在这个场景下我望的是星空,大海只是提供了方便——她提供了最开阔的、无边际的视野,使得我只需要平视就可以看到深邃的星空。她还额外提供一点海风和海浪拍打的声音,作为视觉以外的感官背景。至于视觉,由于关注的只是星空,时而会忘记大海的存在。

在另一些情形下会特别地想到大海——那是雨的最终归宿之地啊!又有“前定如大海,自由如小舟”,大海代表一种无限广大而又现实地具有强大力量的存在,与星空不同,大海可以在我们身边,甚至可以直接向展示将我们吞噬的伟力,对于那些仰望星空都不能促使他们敬畏自然的人而言,应该让它们切身见识一下海啸的力量……

说“海量”、“海涵”,大海拥有包容一切的胸怀,这正是我所赞美的“水的品格”之一,也是我的星空哲学第一号主旨:赞美一切、包容一切。不过星空的博大似乎距离远了些,不如海洋来得亲近,用大海来象征我的“包容哲学”是最适合的。

也许只是巧合,每当我想到星空或大海时,总是在感到孤独的时候。或许特别喜欢蓝天、大海、星空这些东西的人在内心上都是孤独的,因为那些东西太广阔了。在一望无际的大海和天空面前,自己显得如此渺小,如此孤单。如果一个人的胸怀像天空或大海那般广阔,在生活上他不会孤单,因为他的宽厚和包容将使他永不会憎恨任何人,对一切都能谅解,无论有朋友的多少,至少不容易有敌人。然而在内心深处,他将在某种意义上,永远摆脱不了存在的孤独感。因为一颗最宽广的心灵固然可以容纳任何他者,但很难找到它自身的归属之处,何处才找得到足以容纳自己停泊的港湾呢?大海能成为他者的港湾,但它本身只可能归属于自己。大海能成为雨水和江河的归宿,而它自己的归宿呢?

扯远了。这样的文字我是极少写的。只是最近——一个人在学校呆着,除了打饭都从不张口说话——感触多了些,靠文字来宣泄一下情感吧。

说到彩虹,当时看到新闻时首先想到的是:北京市区出现彩虹值得如此大惊小怪吗?不过仔细一想,确实,本来彩虹就是一种奇观——否则《圣经》也不会以彩虹作为契约的象征了,而北京这种城市出现“自然”奇观实在是难得,这样的现代都市是“自然”足迹罕至的地方啊。不过,要欣赏和感受自然的“奇观”何必等待彩虹呢?身边的一花一草一木都是“奇观”,自然界充满着奇迹,许多就在我们身边,却被我们司空见惯、见怪不怪了,在都市人忙忙碌碌的生活中,有多少人能为身边的一花一草一木驻足观赏呢?繁忙的事务令人们没有驻足片刻的时间,只有那罕见稀奇的彩虹才能令“许多北京市民驻足观看”……我们真的有那么繁忙吗?还是因为我们不敢停步,一旦停下忙碌,剩下的只是空虚?人们寻不到生活的意义,感受不到生命的美好,于是只能在繁忙地工作中忘记自我,另一些人则靠放纵的娱乐消磨时光,他们停不下脚步,什么也不追逐时,什么都不忙碌时,剩下的只有空虚感。只有当自己的心灵并不空虚之时,停下脚步才成为了一种享受。停下脚步,静静地感受那些美好,体会那些神奇——“静默的惊奇”——只有内心充实的人才能如此。内心充实的人即便在平淡的境遇下仍然感到生活的丰富多彩;而内心空虚的人则需要不断地寻求新鲜和刺激,或者不停地忙这忙那。

大海上能看见彩虹吗?我在这里的思路看来是跳跃式的,思路跳来跳去的文章我是很少写的。反正,嗯,大海上能看见彩虹吗?搜索了一下,还真的是极难看见的。一方面海上的“人流量”比陆地上少得多,另一方面因为海面上的水汽包含大量盐粒,情况比陆地上的复杂得多,形成彩虹的机制不能完全与陆地上相同。(顺便提到,我较早前曾写过分析彩虹形成的作业,刚刚把文档打成图片传上来了:不过被科学一解释的话彩虹本身就无趣得多了,不过可以把神奇感转移到自然规律本身去吧,而且如果真的看见彩虹时谁还有心思去琢磨光学问题啊)海上的彩虹有极个别的案例报告,其彩虹的形态确实与通常的彩虹有很大不同。那景象可能是怎样的呢?心向往之啊。当然,我并没有多么特意想要去看看彩虹,偶然看到时当然要激动一下,但除了彩虹还有很多值得欣赏的事物不是吗?

2006年8月17日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