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德对科学哲学的意义

个人认为康德的哲学对科学哲学有很大的启发意义,但在当代延续经验论的那批科学哲学家们那里却被普遍地忽视了。

当然,康德在哲学史上的崇高地位很少有哲学家敢否认,科学哲学家们也不例外。在科学哲学的著述中,康德还是经常会被提起的。不过问题是:凡是在科学哲学家那里提到的康德,十有八九仅仅是指他的“先验论”而已。仿佛康德对科学哲学的贡献不过是一个先验论而已。也罢,我们就先看看康德的先验论究竟如何:

康德的先验论是失败的——这似乎是一个简单明了、不言而喻的事情,几乎用不着做多少分析。阐明先验论之失败的逻辑相当简单:康德提出的先验论目的是试图为当时以牛顿力学为核心的自然科学提供形而上学的基础;但牛顿的科学体系本身已经被现代科学所超越;所以康德的努力无论如何是不可能实现的……真的那么简单吗?

诚然,康德确实企图为牛顿力学提供坚实的形而上学基础,但康德实际上所做的主要工作却并不是为某些具体的科学理论提供辩护——那些具体的事务留给后面的科学家做就可以了,康德的工作是为那“未来形而上学”写“导论”,提供理论基础和指导方针罢了。《纯批》所探讨的更多的其实是科学的本性问题,而不是具体的科学理论如何成立的问题。

而当代科学哲学所面临的问题也并不是为具体的科学理论提供辩护之类的,而正是科学本性的问题。受到质疑的,那些科学哲学家们试图为之辩护的问题并不是“相对论如何成立”、“量子力学的哲学基础如何保障”之类的话题,而是科学本身“面对的对象是否是‘实在’的”,科学是否是“坚持客观性的”、“朝向真理而进步的”、“与人类的其它文化建构相比独一无二的”、“高尚的”等等。先验论对这些问题是否有启发呢?比如说,可不可能找到关于科学之所以具有真理性的先验支持呢?

另外,庞加莱(彭加勒)的约定论实质上是康德之先验论的延续。尽管两者间有明显的差异,但庞加莱的约定论与稍后走向相对主义或者走向反实在论的种种约定论也很不相同。相比起来,庞加莱的学说似乎与康德较为亲近。庞加莱也是一个长期没有受到足够重视的伟大的科学家和哲学家。

除了“先验论”,康德哲学还有十分丰富的内容。例如就在《纯批》里,康德就创造了“物自体”这一概念,这是某种不可知论的实在论,是很有意思的。康德的哲学尽管竭力为科学提供辩护,然而康德的“科学”却是十分谦卑的、是强调人类知识力量的有限性,强调自然的深邃,特别是强调“敬畏”之情的科学。

在《纯批》中,康德还作了“理性/知性/感性”的三层区分,这是颇有启发意义的。现代的科学哲学不知是不是对这种区分根本不屑一顾,几乎没有人再提到这层区分,人们惯用的仍旧是“理性/感性”的二元区分。

看到《实践理性批判》,即便不看内容,从前两大批判的书名中就能看到康德做出的“纯粹理性/实践理性”的区分,但康德的这一如此明显的工作也很少有科学哲学家提及。当代的经验论科学哲学家们千方百计地试图建立科学的逻辑结构,试图为科学提供坚实的辩护,但他们的努力按康德的区分看,始终是希望仅在纯粹理性中为科学提供支持。历史主义、后现代主义、科学知识社会学等等的崛起显示出那些努力是不够成功的。然而,即便说纯粹理性不足以为科学提供有力的辩护,就意味着科学势必陷入非理性吗?决定科学发展的如果不是纯粹理性,就只能是非理性因素吗?康德虽然自己也企图用纯粹理性来支持科学,但他还提供了实践理性这一条思路,是很有意思的。

康德的美学和历史哲学也有丰富的内容,可惜我目前缺乏了解,不好说。不过我曾经注意到有学者提到康德的美学与胡塞尔现象学有直接的渊源关系。胡塞尔对科学哲学所提供的独特思路也同样是长期受人忽视的。

最后看到宗教哲学,康德的整个哲学体系才算完整。我个人认为,若略去康德的宗教哲学不看,是不可能对康德整个哲学体系的基本旨趣有所体会的。在宗教哲学中寻找科学哲学的启示——这是我个人的一条思路,在之前的“用宗教为科学辩护”一文中提到过。

2006年7月4日

最新评论

  • 至为

    2006-07-04 19:42:44 http://blog.sina.com.cn/u/1239870330 

    实证科学与哲学可以得到统一,科学与哲学的对立或相互的庇护都是人类知识体系欠完善导致的结果。

  • 2006-07-04 21:16:08 

    人类知识体系永远是欠完善的。追求完善、追求“统一”都是健康的,但千万不要幻想自己就是那个已经把握到一个统一的完善的体系的伟人。做哲学需要一点狂傲,但再狂傲也要有点节制,谦卑、踏实更是做哲学需要的。
    以我的多元主义思路,我提倡对营造自己的理论系统的重视,能自圆其说是首要的。但无论如何自己的理论永远不要是封闭的,一定始终要“坚信”——我目前的观点肯定还是很浅薄的,肯定还有许多毛病。从而发自内心地欢迎他人的批评。同时,在评论别人的时候,也不该闭着眼睛自言自语,在我自己的博客上我当然有权“自语”,但跑到别人的地盘里去交流时还只顾着“自语”怎么行?那样的话就只不过是想炫耀卖弄自己的理论,而并没有真诚的交流讨论之意了。
    我这个帖子谈的是康德哲学与当代科学哲学,楼上的发言与我所讨论的几乎没有关系,仿佛只是喊了一句口号罢了,喊口号没啥意思。
    如果楼上对康德哲学有些了解,想在这里发表一些议论我是欢迎之至。
    判断学院哲学与民间哲学有一条简易得有点夸张的标准——看看他是不是重视康德。再傲慢的当代哲学家也很少会无视康德。民间哲学爱好者们有一些是读了本《时间简史》或三五本科普书就仿佛懂了很多宇宙真理似的,有一些是读了两本尼采就仿佛把哲学看透了,有一些头脑中的哲学依旧是辩证法+唯物论……总之,我见过读过《时间简史》的民哲、见过读过尼采的民哲、见过读过传统哲学教科书的民哲,但真的没有见过读过《纯批》的民哲。要把一部纯批啃下来真是不容易的,但这告诉人们,哲学不是一门如此轻松简单的学问。反对康德不要紧,能说清楚康德为什么错了也是很见功夫的,暂时不碰纯批也没关系,至少先找一些公认的经典,耐心地啃一啃,要批判没关系,但不要不着边际地批判。读懂那些哲学家在讨论什么、抓住问题的要点,这是哲学的基本功。基本功都没有勤练娴熟的话,就去搞“统一”,至多也就是自娱自乐罢了。

  • 丢小纸条

    2007-01-27 17:35:47 http://blog.sina.com.cn/u/1262632163 

    评论 / 与网志内容无关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