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界杯四强赛前随便写点

原本计划这段时间要写几篇文章啊,看几本书啊,现在基本都泡汤了。由于世界杯太过引人,不但考试后的比赛几乎场场不漏,连白天也由于太过兴奋以至于没有心情读书。呵呵,毕竟世界杯四年才一届,荒废一段时间也可以谅解不是吗?

本届世界杯实在令人激动,虽然裁判也不完美,但比上届好得多。传统强队大都发挥正常,后期的比赛几乎每场都是巅峰对决。

除了英格兰不太争气以外,本届的四强几乎都是最令我激动的队伍。虽然本来更期待巴西队,但鉴于齐达内“复活”了,我对法国队的四强赛也有了更多的期待。

对了,需要说明的是,我其实算不上球迷,平时只是随便看看球,也不记球星或球队,足球技术也没有多少了解。只是等到世界杯之类的大赛时才全情投入一阵,享受一下足球特有的激情和欢乐。我谈足球也就是随口扯扯而已,球迷们莫要见怪。

看足球一定要看现场直播,不得已看录播的时候也最好不能事先知道结果。看精彩剪辑、进球集锦甚至新闻报道那就更算不得“看球”了。足球的魅力正是在于其不确定性。不像篮球比赛之类的你进一个我进一个,一场足球赛顶多也不过三、五个进球吧。这些进球将会发生在一个突然的时刻,以一种意外的方式,一个进球就足以决定生死,在裁判员没有吹停比赛之前,什么都有可能发生。有的球赛激烈对攻,有的则保守沉闷,但谁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全心投入到足球比赛那充满悬念的过程中去才能体会到足球比赛的魅力。

有人说足球比赛该学网球那样,用高科技手段来做裁判,比如用录像来判断有争议的越位之类的。足球比赛的主裁是场上绝对的权威,他的肉眼会犯错,甚至可能涉黑、受贿等等。尽力追求公正当然是应该的,但裁判的主观性也是足球比赛的“变数”之一。在裁判员没有吹停比赛之前,什么都有可能发生——这正是足球的魅力。

足球的魅力还在于它充满激情。前段时间黄健翔的解说闹了不小的风波,我无疑是支持黄健翔的,足球比赛的解说可不是新闻播报,解说足球都不激情澎湃那什么时候才可以激情啊?不掺入个人感情又怎么可能伪出激情?当然,黄健翔对足球的了解、对局面的把握和分析都是最一流的,这是前提条件,光有激情只会乱喊显然不行,但在业务过硬的情况下,像个男人那样去解说是更值得欣赏的。

黄健翔的事件可能过两天再专门写篇文章吧,现在不管谁解说了,期待着令人激动的四强赛吧。

四强中我最欣赏的球星大概就是齐达内了吧。他终于在与巴西一战中“王者归来”,使我临阵倒戈,转而支持法国队。齐达内似乎生来就是绿茵场上的“王者”,他并没有最出众的攻击力,脚法也没有多么华丽。但他无愧于“魔术师”、“艺术家”的称号,他之演绎的足球艺术,并不是像小罗那样花哨的脚法,也不像贝克汉姆那样美妙的弧线,齐达内不仅是以他的双脚,更是以整支球队来演绎他的艺术。他是“指挥家”,是组织者和调度者,他组织着整支球队共同演绎,有他在场上,好比可以将一个个美妙的音符串联成一首更加美妙精彩的乐章。这才是是真正的魔术师,绝不是玩杂耍的。

不过,要论起最喜欢的球队,毫无疑问非意大利队莫属。我喜欢意大利队与老球迷缘于意甲联赛不同。说起我对意大利队的第一印象,大概算是对那身蓝色的球衣一见钟情——这是我喜欢的颜色。而令我最终“认定”意大利队的是其打法——永远的“防守反击”!

足球是个充满激情的活动,许多球迷应该更喜欢攻击性的打法吧。防反不仅有许多人不喜欢,还有不少人表达出鄙视和厌恶。这很正常,有人喜欢也有人痛恨正是有个性的表现,要是大多数人都喜欢的事物,一般个性也不会有多鲜明了。再说,意大利的防反也不是缺乏激情的,那并不是一些球队侥幸领先一球两球后选择龟缩的那种保守打法,对意大利队而言防反才是常态,保守时是防反,积极时也是防反。

和意大利队有关的另一个词可能是“慢热”,这个词怎么听也不像是个好词,但这也是我喜欢意大利队的原因——因为与我相似哈!防反、慢热,这恰符合我的风格。

我这个人无论从待人、处事方面,还是从思想、哲学方面谈,都是防反+慢热,很少有积极主动的出击,但这并不一定是缺乏激情,更不是软弱的表现。朋友们再看到我这种偶尔或许令人恼火的性格和思路时,不妨联想一下意大利队的防反和慢热吧……

除了意大利队以外,我最看好的要数德国队了。事实上,从理性角度上说,我可能更支持的是德国。与德国队有关的关键词例如“整体”、“顽强”等,都是我所喜欢的。甚至我认为比起意大利来,德国队的打法才更适合足球。这与我最喜欢意大利队并不矛盾,喜欢、欣赏、支持、看好,这些词语的意思两两不同,我认为我分辨得还是较为清楚的——我最喜欢意大利队,最欣赏德国队、两支队伍都支持、相对而言更看好德国队一点点。

我的“多元主义”性格和思路乍看起来或许令人捉摸不透,但其实也很简单。多元主义意味着有些截然相反的事物可能同时是我赞赏的,我当然会喜欢与我自己相似的事物,但即便自己的性格或观点截然对立的事物,我也可能会喜欢、欣赏或支持(我不喜欢的事物也可能被我支持)。如果有朋友对我的“多元主义”性格仍然感到困惑甚至心烦的话,很简单的理解不妨是:几乎没有什么是我所讨厌的。若你对我说“我喜欢(/欣赏/看好)XXX”,可以预计出我大概会回应说:“嗯,那确实不错,我也挺喜欢的。不过它可能还有一些缺点,对了,另一种选择可能也不错……”但如果对我说“我讨厌XXX(XXX是错的(真糟糕/一无是处),那我便很可能会努力为它辩护。多元主义的思路其实也蛮单纯的吧。

葡萄牙队我并没有多少了解,球员也只认得出一个菲戈而已,不过现在见识到了里卡多的“灵魂附体”,崇拜得五体投地……我想无论哪支队都不会愿意与葡萄牙队拖入点球决战了,虽然我并不看好葡萄牙队夺冠,但万一真是如此,算得上一段传奇了,也不坏吧。总之,剩下的四强无论谁最终获胜,都足以令我疯狂……所以……我这两天就有点疯掉了,语无伦次,写不得什么认真的文字,只好随便写写。

2006年7月4日

最新评论


  • 2006-07-05 05:52:25 

    意大利2:0胜德国
    迄今为止看到的最令我激动的球赛之意。完美体现了足球的魅力。双方发挥都很好,主教练也没啥大错、也没啥误判,球员情绪也很好,整场比赛如此流畅,过程就令人激动,在最后一刻更是进入高潮,结果也如我所愿……简直是一场完美的比赛~
    球赛前都睡不着,现在更没法睡了……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