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科学与讨老婆

如果有一个人坚决不肯讨老婆,认为女人犹如蛇蝎不可接近,如何开导他呢?

首先,应该明确: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观点和信条,若实在说不通,就应当互相尊重,并没有哪条真理说一定要讨老婆的。

但开导开导还是可以的吧,劝说不成再罢也好。

单身族的论点是:老婆对于好的人生并不是必不可少的,单身汉也可以拥有幸福的人生,甚至可以比许多有老婆的人更自由、更快乐等等。

这是没有错的,以多元主义的视角,讨老婆对于好的人生既非充分也非必要,并不是“不可或缺的”。然而,有少数偏激的人进而提出:老婆是可替代的,老婆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位,不就是被窝里多个人嘛,弄个暖壶也一样。老婆与暖壶无本质区别。老婆的位置可以用暖壶,或者性机器,或者佣人,或者兄弟朋友等等取代,那就过分了。

站在多元主义的立场,我并不希望论证老婆是“不可或缺”的,但我希望阐明老婆是“不可取代”的。也就是说,我并不支持老婆的“必要性”,甚至对于那些认为老婆必要的人,我也会提出反驳。但我要维护老婆的“特殊性”,努力对于说形如“老婆不过是……”的主张提出反驳。

如何阐明老婆的特殊性暂不详谈。随后,如果承认老婆是不可替代的,进而,我希望论证老婆可以是“好”的。因为如果老婆总是坏的,而老婆又不可取代,那最好的选择只能是拒斥老婆,不要讨老婆。然而,如果说老婆可以是好的,那么,她的独特的优点也是没有别的什么事物可以取代的。

让老婆成为“好的”有两点要求:首先,老婆自身的条件要完善、成熟、吸引人;其次,男方看待老婆的心态要端正。满足了这两点之后,讨老婆理应是好事。

当完成了这些说明之后,再如何劝说别人讨老婆呢?那是用不着的。讨老婆背后包含着某些在人类本性中的欲望。我们可以选择压抑那些欲望,同样可以拥有好的生活;也可以选择以其它方式释放那些欲望。但如果有一个好老婆,便可以更合理地、更恰当地满足那些欲望,而且讨老婆并没有严重的危害,况且还有更多的好处——你“何不”讨老婆呢?当你身边有一个好老婆时,又“何不”好好珍惜呢?

劝说不愿意讨老婆的人用的是“何不”,而不是“必须”,如果已经对老婆的特殊性、非危害性、有益性等做了足够的阐明,接下来,该讨老婆的自然会讨,仍然坚持己见的人也不妨对其尊重,用不着进一步的劝说了。

如果有一些人坚决不愿信科学,认为科学犹如魔鬼予人祸害,如何开导他们呢?

首先,应该明确: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观点和信条,若实在说不通,就应当互相尊重,并没有哪条真理说必须信科学的。

但开导开导还是可以的吧,劝说不成再罢也好。

反科学者的论点是:科学对于好的人生并不是必不可少的,没有科学(如阿米什人)也可以拥有幸福的人生,甚至可以比许多信科学的人更自由、更快乐等等。

这是没有错的,以多元主义的视角,信科学对于好的人生既非充分也非必要,并不是“不可或缺的”。然而,有少数偏激的人进而提出:科学是可替代的,科学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位,不就是一个“宏大叙事”嘛,神话和童话也一样。科学与神话无本质区别。科学的位置可以用神话,或者占星术,或者神秘主义,或者宗教艺术等等取代,那就过分了。

站在多元主义的立场,我并不希望论证科学是“不可或缺”的,但我希望阐明科学是“不可取代”的。也就是说,我并不支持科学的“必要性”,甚至对于那些认为科学必要的人,我也会提出反驳。但我要维护科学的“特殊性”,努力对于说形如“科学不过是……”的主张提出反驳。

如何阐明科学的特殊性暂不详谈。随后,如果承认科学是不可替代的,进而,我希望论证科学可以是“好”的。因为如果科学总是坏的,而科学又不可取代,那最好的选择只能是拒斥科学,不要信科学。然而,如果说科学可以是好的,那么,她的独特的优点也是没有别的什么事物可以取代的。

让科学成为“好的”有两点要求:首先,科学自身的条件要完善、成熟、吸引人;其次,人们看待科学的心态要端正。满足了这两点之后,信科学理应是好事。

当完成了这些说明之后,再如何劝说别人信科学呢?那是用不着的。信科学背后包含着某些在人类本性中的欲望——求知是人类的本性。薛定谔说得好:“我生于这样一个处境中——不知道自己从何而来,又去往何方,也不清楚我是谁。这是我的情形,也是你的,你们每一位都如此。每一个人都是这样的处境,并且永远都将如此。这一现实不能给我任何答案。我们热切地想知道自己从哪里来到何处去,但唯一可观察的只有身处的这个环境。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如此急切地竭尽全力去寻找答案。这就是科学、学问和知识,这就是人类所有精神追求的真正源泉。”(《自然与古希腊》,第96~97页)另外,对自然的美的追求、秩序的追求、确定性的追求等等都是人们最根本的愿望。我们可以选择压抑那些欲望,同样可以拥有好的生活;也可以选择以其它方式释放那些欲望——例如征服自然、“拷打”自然。但如果有一个好的、自由的科学,便可以更合理地、更恰当地满足那些欲望,而且信科学并没有严重的危害,况且还有更多的好处——你“何不”信科学呢?当我们身边有一个好的科学时,又“何不”好好珍惜呢?

劝说不愿意信科学的人用的是“何不”,而不是“必须”,如果已经对科学的特殊性、非危害性、有益性等做了足够的阐明,接下来,该信科学的自然会信,仍然坚持己见的人也不妨对其尊重,用不着进一步的劝说了。

科学正如宗教、艺术等等,对于整个人类文化而言都不是不可或缺的,但它们都是不可替代的,一种文化如果缺了其中任何一样,就总觉得少了些什么。对于每一个个人而言,科学、信仰、家人、老婆、朋友、事业等等每一样都不是不可或缺的,但它们都是不可替代的。

2006年6月26日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