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宗教为科学辩护。

在刘老师博客上的回复:http://blog.sina.com.cn/u/485ea879010003xs#comment
对我而言科学的客观性和可信性是一定会去维护的,一个极天真的维护理由是:如果科学不可信、不客观,那么什么更可信、更客观呢,如果说世界上有可信的东西,那科学一定是最好的对象之一,除非是认为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是可靠的,彻底的相对主义、怀疑主义和虚无主义都是驳不倒的。我愿意以类似于康德为宗教辩护的方式为科学辩护——宗教带给你以希冀,若不在宗教里,又能在哪里寄托希望呢?信上帝在理论上是无矛盾的、在实践上是令人满足的、这没有坏处,你“何不”相信?——我感觉这种看似软弱的方式恰恰是为宗教辩护的最佳方式,为科学辩护或许类似。这种思路看似幼稚,老师不要笑,简单和天真的思路不一定是最浅薄的。不然,用什么为科学辩护呢?无论是演绎逻辑还是归纳逻辑什么的,都是用科学本身的方法为科学本身辩护,这种辩护可能保证科学理论本身是自洽的,这相当重要,但在自圆其说的基础上进一步为自身辩护,就不能再用自己内部的方法了,这在逻辑上很明显:如果我为科学辩护的那套理论也是科学的一部分,那怎么也难逃循环论证啊。为科学辩护势必要用非科学的手段,为理性辩护势必要用非理性的手段。这种非科学的手段我看来无外乎两条:艺术的和宗教的。艺术的方式,就是用“美”来支持科学,这相当有效,许多大科学家正是因为对美的追求而不是对逻辑实证的要求在进行科学探索的,科学所揭示出的自然规律确实非常美,我对数学和物理学很有兴趣,我个人对科学之美很有体会;另一条手段就是宗教的手段了,用信仰来为科学辩护,这种方式在许多当代科学家那里其实已隐含地表达了,在宗教的名声还没有被搞臭的时代许多大科学家则是直白地表达的,但恐怕现在很少有科学哲学家会说得那么直白——用宗教为科学辩护听着就像是天方夜谭。但我觉得要想走出用科学为科学辩护的怪圈,不玩些旁门左道是不行的……

最新评论

  • 2006-06-23 12:36:37

    换一种说法,对科学的辩护不能只靠“纯粹理性“,最终还要靠“实践理性“。康德对科学哲学的贡献可不仅仅是一个“献演论”足以概括的啊!他的“物自体”、“纯粹理性/实践理性“、“感性/知性/理性”都是很有启发意义的。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1 条评论

  1. 引用通知: 康德对科学哲学的意义 | 随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