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中医是否科学”问题的四种理解

“中医是否科学”这个话题牵扯太多,其中涉及的每一个“小话题”都足够大!在谈论之前,不妨先反思一下。究竟在对这一问题本身作何理解的基础上展开探讨的,如果大家的着眼点就不同,以各自不同角度探讨问题,很容易纠缠不清。我觉得,关于“中医是否科学”,至少将有四种不同视角:

第一个角度就好比说心理学是否科学、星占学是否科学、中国古代的“天学”是否科学等等类似,问的是“中医是否一门科学”。对这一点的回答可以是很简单的——医学就不是一门科学,中医当然更不可能是一门科学了。古代医学从一开始就不是科学,而更多地是“技艺”,即便是现代的西医,仍然是归于“技术”更为恰当。在探讨什么是科学的问题时,首先把科学与技术这两个概念区分开是相当重要的,即便说现代科学与技术已经形成了一个密不可分的“超级结构”,但仍不宜认作同一个东西。

第二个角度是如果说中医并非一门纯粹的科学,但是其中是否包含“科学”,或者说至少包含着“科学的萌芽”、“科学的初级形态”?或者说是另一套与西方科学“不可通约”的科学体系?以这个角度讨论,便牵扯出关于李约瑟问题的讨论来。这方面的讨论是很多了,我是较赞同田松的相关文章的,在这些谈论的背景下说“中国古代无科学”是有针对性的,是针对某些“中国古代有科学”论者的观点的,在他们对“科学”的理解下,我认为中国古代并无科学,也不可能自发地产生近代科学。关于近代科学的产生是否与“文化传统”有关,这方面的争论太多了,我之前也写到过我的一些相关意见。

第三个角度是问中医是否“科学的”,也就是把科学当作形容词,好比说一天吃三顿饭是“科学的”、不吃早饭是“不科学的”;生了病去西医院是“科学的”,而去请人跳大神则是“不科学的”,那么生病去看中医是不是“科学的”,这时是否“科学的”这一问题类似于问“中医是否有效的”。事实上在讨论中我们经常会着重于说中医的好处。不过,这一话题可以进一步追问:究竟中医的有效是因为它是“科学的”,还是恰恰是它与西方科学截然不同才如此奇效?

第四个角度是问中医“应不应该”是“科学”,也就是说中医是否需要“科学化”、如何“科学化”等等。主张中医需要“科学化”又有两种,一是用西医来吸收中医,也就是“把中医变成中药”,让中医也采取实验化、仪器化、定量定性等等西式的操作方法,而把火气等似是而非的说法剔除出去;二是温和一点的,要求中医适当地吸取一些西医的东西,但允许保留中医中不能被科学解释的理论体系,并保留中医独特的(个体化的、重主观体验的)操作方法等等。我个人支持中医适度地“科学化”,但是究竟如何把握这个度是很难说的,而且现在根本不需要有人倡导中医的“科学化”,因为崇尚科学是现代中国的“默认配置”,因此主张中医不要科学化、主张中医要与科学保持距离的观点,哪怕是偏执的,在目前看来是更加需要的。

2006年3月4日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