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对科哲的意义

今天去教务注册时顺口问了:说除了数、理、化、生之外,科哲方向要修的“自然科学类”课程还包括什么——比如说,计算机和心理学算不算?答复是:计算机可能算,但心理学显然不算。

而我曾问过读心理学的同学,被明确告知“心理学属于自然科学”!

在人们的印象中,心理学是和哲学放一块儿说的——在北大通选课中心理与哲学就归为同类,心理学系的所在地叫“哲学楼”——心理学应该是某种哲学、或者是某人文学科,至少也应算在社会科学内,但为何竟然说心理学属于“自然科学”呢?

事实上,对于现代心理学而言,归入自然科学实在是名副其实的!我说得现代心理学,其形象代言人绝对不是弗洛伊德,事实上,弗洛伊德的学说只是现代心理学的一小支,而且是被主流心理学学界较多轻视的一支,重视弗洛伊德的更多的是哲学家以及普通民众。

而事实上,从现代心理学的那些主流学派的研究方式来看,其实更接近于物理学、化学、生物学的“实验”而与社会学、经济学等社会科学的研究方式反而差异较大,更不要说与哲学的差异了!

确实,心理学研究的问题也都是哲学的问题,比如意识是什么、认知是什么、情感是什么、知识是怎样形成的等等,然而问题虽同但形式却大不相同,就好比哲学也讨论时间、空间、物质、本原等与物理学共同的话题,但它们的样貌是截然不同的,从其科学“活动”的形式来看,显然物理学更接近于化学、生物学等自然科学,而与哲学距离较远。心理学也是类似,不能说它探讨的问题与哲学接近就算不得自然科学。

从严格的意义上讲,心理学既不是哲学、又不是自然科学、也不是社会科学。说它不是哲学是因为它已经较成功地引入了自然科学的方法;但由于它的研究对象似乎并不是自然界,似乎又不能算自然科学;于是心理学似乎该算社会科学,但是无论在研究对象还是研究方法上看貌似还有许多差异……于是,正如北大通选课设计所做的那样,心理学只好暂时与哲学绑在一起,身份暧昧不明。

当然,只能说心理学中的一部分流派的研究方式看起来与自然科学更为接近,心理学是一门十分特殊的学科,在“心理学”的名义下进行的活动不仅同时有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和哲学的研究,还包括灵学、超自然能力、还有“励志”等等。

造成心理学概念混乱的原因有许多,首先是其研究对象的特殊——既非自然物,又非社会,而是人的“心理”。另一个方面,心理学是一个非常新的“科学”,因为人的心理、人的思维,长期以来只可能是神学或哲学有资格探讨的问题,而把心理学认作科学长期以来是不可想象的,撰写影响巨大的《心理学原理》的詹姆士还强调“心理学不是科学”。时至今日,心理学无疑称得上是与灵学、伪科学、神秘主义、流俗娱乐等等最为纠缠不清的一门科学。

那么,为什么我们今天一般会公认心理学是科学,科学与非科学的界限在哪里?心理学是如何发生从灵魂到哲学再到科学的转换的呢?相比其它科学,心理学的历史最短,可供考察的资料较全,而且心理学与伪科学的关系是现时代尤其突出的。可见,要探讨什么是“科学”、怎样的活动才能够被称为科学?以及对现今伪科学现象的考察等问题,心理学的发展史和现存状况能够给科学哲学家、科学社会学家们提供一个绝佳的样例。

当然,我说心理学接近于自然科学,只是我个人的初步体会(参考《与“众”不同心理学》、《心理学的故事》、《从灵魂到心理学》等),肯定有许多人并不同意。然而,即便是不同意心理学是一门自然科学,但为什么有许多人认同心理学为自然科学(至少是一门科学)呢?又为什么有那么多类科学、伪科学、神秘主义乃至青春励志读物都喜欢打起“心理学”的旗号呢?心理学的兴起与当时的科学背景和哲学观念有何联系?这些问题都可以对科学哲学、科学史学、科学社会学、科学传播学等等学科带来有益的启示。

2006年2月24日

最新评论

  • skydream

    2006-07-17 02:23:39

    很好的思考。
    我认为心理学和哲学、科学都是有交集的。但就现在而言~似乎更偏向科学.
    心理学是认识人类自己的新途径?
    还是其实把人没有真当人研究的伪心理学?不得而知了.

  • 2006-07-17 13:17:49

    我感觉其实心理科学就是没有把人当人研究的,作为科学,心理学把人当作“对象”,当作实验品。在实验时与动物心理学没有什么本质区别。当然人毕竟是人,当心理学最终从数据上升为“理论”时,终究还是要体现出“关于人的科学”的特殊性来。
    就像是在一般的物理学研究中是排斥形而上学的,但一旦走到了最高的深度,到了爱因斯坦、波尔那种级数,那些物理学大师又无可避免地讨论起哲学问题。类似地,一般的心理学研究完全是自然科学的模式,但到了心理学大师那里,哲学味却变得非常明显了。
    心理学是最新兴的独立的科学之一,有许多独特的地方,传统的分析哲学家谈到“心理主义”就嗤之以鼻;另一方面,欧陆哲学家也多以意识问题无法纳入实验科学而鄙视心理学。而现在的科学哲学
    所关注的“科学”也主要是物理学,对生物学都较少重视,何况心理学了。心理学之崛起的意义长期受到哲学的忽视。我个人认为心理学哲学这一领域是有广阔的未开垦的前景的。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