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雷蒙德•弗思:《人文类型》,费孝通 译

[英]雷蒙德·弗思:《人文类型》,费孝通译,华夏出版社2002年1月

第一二四页 科学和巫术通常被视作合理的和不合理的两个极端。可是,若是把人类的行为截然划分为理性的和非理性的两部分,这条分界线却不易划出来。以技术知识和巫术之间的关系为例,我们会看到,在各种类型的态度和活动中,理性和非理性两者的成分都有。有些治病的巫术所使用的物质,似乎确有治疗的作用。另有些治病的巫师则热衷于合理的实验。从另一方面来看,科学在它的实用上也没有完全摆脱这样一些情况:对一些理论观点的非理性的偏见;具有某种理论偏见的人,不肯接受和他所持理论不合的证据;还有许多人对科学如此迷信,以至只要说某种说法是有科学根据的,他们就崇拜到不可思议的程度。

第一二九页 这样看来,巫术不过是用来对付不可预料的事情的一种文化手段。有人可能依靠一个慈悲的上帝,有人依靠概率论——科学的另一个名称,有人却既不信科学,也不信上帝,只相信宿命论。至于说为什么在各种社会中运用巫术的情况不同,其他几种应付不可预料的事情的办法也不同,人类学和心理学至今还不能做出圆满的解释。有一种普遍的说法,把它归结于历史的进程,可是,为什么历史会使各社会采取不同的手段,却又难以说明了。

第一三九页 几乎在任何人类社会中,都有一种信仰,相信一个人在肉体死亡之后并不就此消灭,而是继续存在于非物质的形态中。

第一四四页 宗教不单单是信仰。人的信仰并不是凭空存在的,而是用来为人的利益服务的,使他达到目的。信仰一定要表现为仪式,虔诚要表现为行动。马雷特说得好:“原始的宗教不是想出来的,而是跳舞跳出来的。”……和巫术一样,宗教仪式是用一套程序把信仰和愿望联系在一起,仪式是联系信心与行动的桥梁。

第一四七页 它们(巫术和宗教)和人类文化的其他方面,如经济、技术、社会群体、艺术和原始文学有密切的联系。它们也对人们的情感有影响,这涉及到个人的个性和生活。人们也许会说这些信仰和习俗是非理性的,但是它们却使人们的许多理性行为更加坚定。它们还提供一系列绝对的标准,使个人的行为有所依从。它们能给人的行为以约束,帮助一个人树立对人生和宇宙的总的态度,帮助他处理人与人的关系,帮助他建立对未来的希望。这种种功能足以说明为什么巫术和宗教能顽强地存在下去,甚至当经验似乎已经证明它们是谬误的时候。

2006年2月10日

最新评论

  • chengyuanjin

    2006-06-28 10:19:43 

    我觉得这本书蛮简单的,没法和《文化论》比啊!但举的例子蛮丰富的!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