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野家启一:《库恩——范式》

[日]野家启一:《库恩——范式》,毕小辉译,陈化北校,河北教育出版社2002年1月

有些书是非读不可的、不可不读的、不读它是不可想象的,库恩的《科学革命的结构》对我而言就是一个典型。不过我似乎有如此懒惰的习惯:既然早晚要读,那晚一点读也无妨,于是乎拖到现在,还是没读。

下学期将正式开始进入科学哲学的学习,该读的书终于不得不读了,而之前,还是再读一本外围的介绍再说……

当然,虽然没读原著,对于库恩的理论我还是有初步的了解的。当然,也可能产生误解,比如过多地注意了“范式”这一概念,而且是在没有了解它的确切意义的情况下就使用它。事实上,范式这个词对于库恩本人而言也是暖昧不清的,他甚至在后来试图用“专业母体”(disciplinary
matrix)这个新词来置换。当然,“范式”始终是库恩理论的一个核心概念,因此,无论是在读原著前还是读原著时,都需要留心对库恩用意的把握。

在这本介绍性的读物中,作者以“谋杀‘科学’事件”作为主线,以库恩作为“谋杀案”的被告,而作者则是被告的辩护人,应对维也纳学派及波普学派的问难,这样一种生动的方式描述了库恩的科学哲学思想。当然,作为一本介绍书,我只是想通过它再加强一些我对库恩的“外围”了解,在开学后我即将直接接触原著,因此这里也不多写什么了。仅仅摘出一段关于库恩在最后一次公开讲演中流露出的“多元论”立场的相关文字,这种立场当然是我十分赞同的:

第250页
就上述的论述,库恩在演讲(1991年11月19日载哈佛大学科学史学科举办的“罗思柴尔德特别讲座”)结束之时,提示了一种科学形象。首先,我们必须抛弃把科学理解为“被惟一的方法而被捆绑的单一一块磐石的活动”的观点。科学不是不可动摇的“万世一系”的事业,相反,科学应当是以“由不同的专业领域或者物种构成的复杂的、非系统性的结构”为特征的活动。各个专业领域是以不同的现象领域为对象,试图使用各种方法来洗练现在具有的知识和信念,进而进行变更。在这里并不存在独一无二的“科学的方法”。但是,否定惟一的方法,并不意味着要采取“什么都可以”的准则。库恩是在这中间选择另一条道路。这正是像他表明的,把科学看成是“多元的”活动的吧。在这个意义上,库恩由“历史的科学哲学”的构想而达到的地点,既不是相对主义的,也不是非理性主义,而正是科学的多元论。

2006年2月9日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2 条评论

  1. 请问这本书有电子版吗?想读一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