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舟子:《溃疡——直面中国学术腐败》

方舟子:《溃疡——直面中国学术腐败》,海南出版社2001年6月

第328~329页

问:中国学术界腐败现象能否请你用几个例子说明?

答:中国学术界的腐败现象,主要表现在这几个方面:

一、论文抄袭。比如,合肥工业大学人工智能应用研究室主任杨敬安教授几年来至少抄袭了五篇国外的论文,而且基本上逐字逐句地从头到尾地全盘照抄,没有任何属于自己的成果,其肆无忌惮,触目惊心。

一、论文抄袭。比如,合肥工业大学人工智能应用研究室主任杨敬安教授几年来至少抄袭了五篇国外的论文,而且基本上从头到尾全盘照抄,没有任何属于自己的成果。

二、伪造履历。比如,南开大学化学系杨池明教授自称是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UCSD)生命科学和健康研究所主任,而事实上UCSD根本没有这个研究所。“生命科学和健康”是杨池明在美国期间自己到圣地亚哥市政府登记的一个商用化名。又比如山东泰美宝法肿瘤医院院长于保法是媒体树立的一个留学归国人员的典型,他在美国的履历也是伪造的。

三、浮夸虚假。比如,去年8月间,陈晓宁被吹捧成“世界生物科学界顶尖科学家”,其实她带回国的是普普通通的很容易得到的基因库。

四、商业骗局。比如,现在大陆流行“核酸营养”,其实稍有点生物化学知识的人都知道外源性核酸不能为人体所用,吃多了反而有害身体,但是有些生化专家却帮助商家推销。

////——正是对这几点问题的揭露和论辩文章构成了这本书的主要部分。

从方舟子对伪科学与学术腐败的揭露与攻击来看,他算得是一位可令人尊敬的角色,如江晓原所说:“就像武侠小说中经典的一幕:远方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少侠’,艺成下山,突然崛起,敢作敢当,不管不顾,连续向各路成名高手挑战,几处场子,被他踢翻;几个好局,被他搅散。而且内力深长,刀法明快,几番大战,都不落下风,一两年间,名动江湖。设局高手,人人自危,都道‘方舟子来也’。”

然而,方舟子的问题也恰恰在于他的热情过高,也就是持所谓的唯科学主义的信仰太深,以至于他不能容忍任何“非”科学的东西。而我们的主张是:“伪”科学固然要批判、“反”科学的情绪也要不得,然而“非”科学、“类”科学的东西还是可以也需要尊重和维护的。而方舟子对于“伪科学”过于敏感,以至于他对于哲学、环境伦理学、科学与宗教和谐等主张的拒斥和讥讽与揭露学术腐败时的态度无异、与对待伪科学时的视角不分。

事实上,方舟子正是与我们北大科哲教研室水火不容的一大“死对头”,看以下几个文章即知:

http://column.bokee.com/67898.html

http://column.bokee.com/67723.html

http://column.bokee.com/66356.html

http://www.bundpic.com/pap/20050324/35.htm

我们在哲学系的氛围下学习过的人,应该是不会被方舟子那表面上气势汹汹、霸气十足的言语唬住,我们且不论其论据怎样,这种居高临下的口吻和粗话连篇的语调与我们时常遇到的“民哲”有过之而无不及。当然,在争执中我们也难免会火上心头——现在的“观众”喜欢的是盛气凌人的“大侠”风范,而不是软语婉言的儒生气质,因此方舟子和他的新语丝的“粉丝”显然要比咱们哲学系多得多,而如果我们坚持要争执个明白,那得意的也只会是方舟子——因为以他的风格,就是要骂得越凶才越能显出他的本事来。

于是经过了长期的较量,吴国盛、刘兵、刘华杰、田松他们大概已开始自叹弗如了,同与民哲的较量类似,与方舟子的较量,最佳的选择应该是不要与他正面冲突。方舟子在反对伪科学、揭露学术腐败方面的功劳还是值得肯定的,他可以作为现代“唯科学主义”现象的一个突出表现而作为“假想敌”而予以重视,但是以我们现在的功力是难以与其正面交锋的正如在上面的第四个链接中田松老师的文章中所说的:

对他只能奉行“三不”政策

我们进行学术讨论,是为了了解对方,反省自己。方舟子不是一位可以进行交流的“对手”,你要是和他辩论,会感到特别累。你要再三解释,当时不是那回事,我不是那个意思。而方舟子会一口咬定,你就是那个意思。

何况方舟子的文章也没有什么学术价值。他对科学的理解,不过是民间爱好者的水平。比如他写过《什么是科学的怀疑精神》,连科学哲学的入门都算不上。

不久前,司马南还说要做和事佬,把两方面拉到一起,沟通一下。我曾认真地给司马南写了一封很长的信,告诉他为什么我不能和方舟子先生坐在一起。下棋要有合适的对手,水平是一回事,下棋的态度是另一回事儿。如果一个人总是悔棋,敢拿着你的棋子乱放,输了就掀桌子,动不动就往你身上吐口水,你会和他玩吗?

所以,我们都接受了江晓原教授(上海交通大学教授、博导,科学史系主任)的“三不”政策:“不理睬、不接触、不反驳”——后来重新表述为“不骂人、不吵架、不停步”。

最后回到这本书上来说,方舟子的批判和揭露还是颇有力度的,无论方舟子的态度如何,我个人对他的态度将始终是尊敬的。

2006年1月31日

最新评论

mist

2006-02-01 17:56:16 [回复]

悄悄地透露一下,我是方的fans之一~

 

2006-02-01 19:11:30 [回复]

我也曾经是方舟子的fans。方舟子的热情、锐气和勇气其实是当今学界许多人缺乏的,你如果坚持做方的fans,他的这股热情是值得你学习的,不过千万不要和他学那股“痞气”,无论观点怎样冲突,作为一个学者,说话时总不要骂骂咧咧出口成脏。
我前两天刚提到:批评者越伟大则他所批评的思想的意义也往往反而越为闪耀,我们真正感到反感的并不是方舟子的批评或者其立场,而是他过分霸道的、痞气的、钻牛角尖的论辩态度。

 

2006-02-01 19:40:10 [回复]

看待方舟子,不只是我有这样一个追捧到拒绝的转变,在江晓原教授上似乎也有这样的转变。这本《溃疡》本是江晓原提议方舟子结集并推动出版的,此书的序言也是江晓原所做;然而现在提出“三不”政策的还是江晓原。实在是因为方舟子近年有走火入魔之象——包括刘兵、刘华杰等,最早对方舟子的印象往往也是挺好的,然而方舟子是杀红了眼了,无论如何,骂北大哲学系为“弱智系”,把那些原来对他十分看重的学者们骂得傻瓜不如,怎能叫人再心平气和下去?学术上观点不同,争论是欢迎的,但不要骂人呀!揭露腐败现象时骂骂人增强些气势倒不算坏事,毕竟腐败的人是见不得光的;然而我们这些做科哲的学者又不是见不得光的,我们也希望大家把观点的分歧摊到台面上心平气和地交流,而是方舟子没有耐性,态度恶劣,比如他甚至于多次毫无证据地质疑环保人士的动机,无端地怀疑其背后有利益牵扯,这种态度难道是科学的吗?——去年两门环境伦理学上我们都读过方舟子他们的批评文章,逻辑上的自相矛盾及言辞上的恶意中伤随便都能点出许多,这也难怪原先对方舟子如此偏爱的江晓原教授也会无奈地转向“三不”政策了。

 
mist

2006-02-02 15:48:32 [回复]

信用缺失是这个社会的一个弊病。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