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尔凯郭尔日记选》

[丹麦]索伦·克尔凯郭尔:《克尔凯郭尔日记选》,[丹麦]彼得·P·罗德选编,晏可佳姚蓓琴译,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1996年

祁克果是我比较欣赏的一位非理性思潮的哲学家,欣赏他的主要是他的“人生三阶段”和其宗教观(似乎一个思想家对宗教的态度是最能决定我对其好感的程度的,其次才是他对科学的态度)。当然,对其思想的欣赏丝毫不意味着对其思想的认同,对以下觉得有意思的摘录我整体都是保留意见的,用粗体字标出的是我觉得比较注意的语句。

4 许多人对生活作出自己的结论的方式像小学生一样,他们抄袭算术课本里的答案以欺骗老师。而没有心思由自己算出得数。

14 人们几乎从未运用自己已经拥有的自由,比如思想自由;相反倒去要求什么言论自由。

15
人人都报复这个世界。我的报复则是把内心深处积郁的痛苦和烦恼带给世人。我的笑声里便包含这一切。如果我看到有人陷入痛苦之中,我会向他表示同情,尽力劝慰他,静静地听他分诉,使他相信我是一个幸运者。倘若我直到死去的那天能够一直如此,就算已经报复了这个世界。

24
……这好比不久前我去看医生,我抱怨感觉不舒服。他答道:“大概是你喝了太多咖啡,散步又太少的缘故。”3个星期后我又告诉他,“我真的感觉不舒服,不过这不可能是我喝咖啡的缘故,因为我没喝过咖啡;也不可能是我缺乏锻炼的缘故,因为我天天散步。”他答道:“嗯,那么肯定是你没有喝咖啡,散布又太多了。”换句话说,我身上是同样地不舒服,只是如果我喝咖啡,它便是因为我喝了咖啡,如果我不喝咖啡,它便是因未我没有喝咖啡所造成的。我们人类亦大致如此。我们全部在世的存在便是一种微恙,其原因对一些人来讲是因为他们太过努力;对另一些人来讲是因为努力不够;……

46
灵魂不死即上帝存在的最佳证明,实际是一个人在孩提时代所获得的印象,换言之,不是许多学术上夸夸其谈的证明,而是一个可以概括如下的证明:这事千真万确,因为我爸爸就是这样告诉我的。

98
当今德国的许多家庭教师、私立学校的讲师和编审们全部着手向民众介绍起哲学来了,他们详细地解释它的地位,他们所有毫无感情的报纸报道着哲学的现状,就像恹恹欲睡的台球制造商用他们单调的声音叫唤着:dix
a
ons(原文如此),这一切令我深感厌恶。然而非常奇怪的是:虽然哲学不断地进步着,但是在那一大帮哲学家里面,没有一个游戏哲学的,都是制造哲学的。我不见有人向前来大喊一声:别点啦!我落空了;我们已经步入quarant(原文如此)太久;游戏很快将要结束;所有的奥秘都将大白于天下。但愿德国专家们至少能够解释一下继续游戏的奥秘,哪怕无一人在玩这场游戏!……

100
总而言之,人们必须说,近世哲学即便在其最为恢宏的表现里面,本质上仍然只是为哲学思考的可能性提供了一个导言。黑格尔无疑结束——然而仅仅是结束了在康德那条线上导向认知过程的哲学发展,通过黑格尔,我们在更深一层的形式上达到了从前哲学直接当作出发点的结论,即思想总归包含有实在;但是全部思维则离开这一直接的出发点(或说对彼此结论已经感到满足)而进入本质的人类学沉思,而这正是哲学家们尚未涉足的领域。

105
在我看来,每当我想起黑格尔对基督教的理解就禁不住要哑然失笑,因为事实上这种理解本身就是某种极其不可理解的东西。我曾经说过而且仍将正确的是:黑格尔是一位哲学教授,不是一位思想家;此外,大概他还是一个毫无生活经验的极其微不足道的人物,我当然不否定他是个最特别的教授。

157 基督教世界里的苏格拉底:
苏格拉底未能证明灵魂不死。他无非是说:此事特别使我费心劳神,竟至于我将安排我的生活,好像灵魂不死是一个事实似的——即便它被证明是错误的,我也不后悔我的选择。因为它是我所唯一关心的事情。
如果有人说,并且相应地付诸行动:我不知道基督教是否真实无妄,但我将认为它是真的,并以此来安排我的生活,以它为我的生活支柱——如果它被证明是错误的,我也不后悔我的选择。因为它是我所唯一关心的事情,那么,这将是对基督教莫大的帮助。

184 生活的价值: 一个人不到变得非常不幸。或者说,不到能深深领悟到生活的悲哀而感慨万端地说:生活对我真是毫无价值的时候,他是不会企图得到基督教的。
而只有到这个时候,他的生活才获得极高的价值。

185
基督教的特点在于它就存在我们周围。这就是没有一个诗人、没有一个雄辩家能描述它的原因,因为他们太会运用想象力了。而正是这个缘故(因为这样一个错误的原因),人们热爱并且尊敬诗人和雄辩家,因为从远处看,人们视基督教为一种可爱的东西。
只有辩证法家才能描述它,因为他不间断地消除种种幻相,把它播种在我们此刻当下的存在里。所以,一个辩证法家将不受人喜欢,因为从近处看,基督教是面目可憎、令人讨厌的。

190
论恕罪:……体会到基督教的需要,是要上一定的年纪的,如果把它强加给少年人,只会把他逼疯。在青少年的天性里有某种天然的不可或缺的东西,可以说是上帝有意安排的。青少年本质上正属于“心灵”的范畴,基督教则属于灵魂的范畴,意为青少年严格属于“灵魂”的范畴则无异于置他于死地。这根本不是基督教的初衷。

193
当人类的科学拒绝承认有某种它不能理解的东西,或者简而言之,某种它清楚地理解它不能理解的东西时,那么一切反而变得使人困惑不解了。人类理解里的职责就在于理解有某些东西它是不能理解的。以及在于理解那究竟是什么东西。

201……信念是支撑理性的,而不是相反。……公鸡不会下蛋——连一直未受精的蛋也下不来——不论“理性”怎样交配,它们都不会生出信念来,也是一样的道理。信念另有起源。……再没有比我说:我信,我信,更高的了。这是一种绝对饱和状态。如同一个恋人说:“她是我之至爱”便足够了,不必再说什么他爱她甚过其他人爱他们之所爱,也不必再说什么他爱她的原因之类的话了。

2006年1月23日

最新评论


  • 2006-01-23 23:58:22
    [回复]
    书是买的还是借的?

    ass=”replyTime”>2006-01-24 17:56:12
    [回复]
    书非买不能读也……淘的4折的旧书~准确说是3块钱买的库存书~~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