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慢的谦卑?

我的哲学称为星空哲学,有人说星空与雨水哲学,其实雨水的意思已经在星空中包涵了。星空包含三层意思:一是我说明档那句话的意思,即感恩和宽容;二是代表着对无限深邃的宇宙的赞美和向往;三是代表着在大自然的庄严和神秘面前的敬畏和谦卑。后两项基本也即是康德的意思。

在各种场合,我总爱强调谦卑的重要性,无论是面对大自然、面对先哲、面对知识、面对老师、面对前辈等等,我都强调谦卑。但我不知道是不是强调得过多了一些,以至于我自己让人的感觉反倒变得傲慢了?我自己已经有所觉察,但似乎也无能为力。我感到我骨子里头还是有很强的一股狂傲之气的,我总是对自己的观点充满信心,虽然我确实包容不同的观点,而且相信有些观点与我不同且可能比我更深入,因为我持的是多元论的真理观。但我还是对自己的思想信心十足,我觉得在多数情况下我是没有把我的思想表述清楚,只要给我不断补充的机会,我最初的观点会得到层层的阐释和加强,最终即便我不想说服任何别人,但我相信任何人驳不倒我!

这一股狂傲之气似乎在大学的第一年被压抑了,因为没有人与我辩论、没有人和我争执。我真的很怀念和希望得到反面的意见,告诉我你们觉得我哪点观点有问题,告诉我哪个观点你们没听明白、哪里看着痛快哪里看着不爽吧!就像我高中的语文老师、高中的一些同学那样……

我前段时间写了一个关于真理的随笔,ZW说写得不错,就是有一点他不理解,于是我便写了第二篇的补充;然后都给LY看了,LY批阅说很有意思,但是结论不同意,于是就有了补充再补充——事实上,只要给我提一点点疑问或者反对的意见,我就可以想办法做更深入的阐释和展开,让我的表达日益明确清晰。有些时候,这种过程可以通过自我辩论来达到,但左右互搏总是不如两个人对攻切磋来得有益,而如果要切磋,自己没有一点狂傲之气是不行的。

记得在去年的哲导论坛我提倡了半天“讨论”,但被叶老否定了。我感到这一年的哲学学习给我最大的收获就是更加懂得了“谦卑”二字的分量。但那时我对讨论的提倡一点都没有改变,事实上那时我就已经声明:必须在不以说服对方为目的的态度下才好展开争论,但争论时又必须坚定自己的立场。在这里谦卑和狂傲是并存的,缺一则不可争论。

虫 2005-12-20 03:18:07

好吧,我们一定会如你所愿的。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