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鄙视论文抄袭!

写这篇blog的源起有二,一是有人说我在blog上放了些论文什么的,不太好;二是某人提出问我借论文去看,为了帮他同学写论文用。

我贴在blog上的论文是不怕被抄袭的,要抄就抄吧。如果这篇论文写得不怎么样,——显然我过两年后的写作水平应该还会提高,你抄的论文始终只能达到我过去的水平;如果这篇论文写得非常好,——那就更不怕你抄去了,因为你驾驭不了,你即使拿了论文混了个绩点,你始终还是驾驭不了我的论文:那些书你如果没读过、那些问题你如果没想过,你怎么驾驭我的论文?……我是不是抬高我自己了?我想没有,我只是贬低了抄我论文的人,我认为你既然卑贱到来我这找论文抄,水准必定高不到哪儿去,想必是不可能驾驭我的论文的!

但是,朋友来借我论文,我是坚决不给了,因为是朋友嘛,我不想鄙视朋友,所以不借,至于他到哪里再去借,我也不管,眼不见为净,看不见的,我也不鄙视了。补充说明一下:第一,我这里说鄙视是认真的,不是开玩笑地说bs、b4之类的;第二,我鄙视的是论文抄袭行为,而永远不会是针对人,我的朋友当中很多都抄论文,只要不犯到我头上,我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什么关系。甚至于我本人也不能保证永远不抄袭论文,写英语作文、党性分析时都小抄了几段……这也算某种程度的抄袭吧,我还是鄙视的,只是程度比抄袭学术论文低得多,自我鄙视也就稍轻一些。因为这只是我的一种坚持,而不是我的原则,我的原则目前数来只有一条,我是说过的。

和周围的人比起来,我写论文是最辛苦的,即便是我说“这次论文只能混啦!”,结果也要花上连头带尾至少一整个礼拜时间来写。论写作效率我显然是末流的,说论文质量我大概也是中流的,但自信写作态度可居一流无愧!

(以下这段摘自我以前的某段文字)我们刚刚进入大学,学术水平当然十分肤浅,在论文的水准上当然无法与专业人士比较,但写作的态度却是始终在自己手中牢牢地掌握着的!我个人有一项坚持的信念(我的信念并不多):“我写的每一份东西都是拿得出手的,都是十几二十年以后再拿出来看时不会感到羞愧的。”当时与朋友聊起这句话时不幸被小嘲了一下(耿耿于怀~~),不过我相信大家仔细体味以后绝不会感到可笑了,所谓若干年后拿出来仍不觉羞愧,并不是说写出来的东西必须深刻到什么程度——人们不会因幼稚的童年而羞愧,但如果你有一个虚伪的过去,那才会令你一生都感到羞耻。对于现阶段的我们而言,写论文重要的不是求“深”,而是求“真”,你去东抄一点、西剪一点,然后拼接得天衣无缝,交上去得个高分蒙混过关,看起来是得到了好处。但是,你窃取了别人的劳动成果、玩弄了老师、欺骗了自己,那是偷盗、抢劫、欺骗、侮辱、虚荣等等行为的综合,你的虚伪和无耻永远印在了你那白纸黑字的论文上,那篇论文将在你的一生都作为你曾经的卑贱行为的罪证!我的话或许重了些,我也知道论文抄袭糊弄的现象几乎是无所不在,身边大多数的同学们可能或多或少地或有意或无奈地做过,但我并不想因此说一句体谅你们的话,虚伪就是虚伪、无耻就是无耻,做出的事就应该承担,如果你们做过抄袭和糊弄论文的事,那就把它作为一生的耻辱牢记于心吧,但是不要再加重它了。说出的话或许还可以指望它随风而逝,写下的东西却难以抹去,谨之!慎之!

写论文重要的不是“技术”,而是“态度”,不要感叹自己不会写论文、写不好论文,只要有心去写,就是好文章!

说起技术,最后说些外话:我真的不想被称为所谓技术人才了,第一学年我做排版、改网页,做这些打杂的事,那是应该的。当然现在派我做也是应该的。但是大家似乎只是赞我“技术好”而派我做那些事,真的以为我技术有多么好吗?我的电脑水平从没有经过系统的学习,所谓技术完全是玩出来的,排版、网页什么的都是只会用笨办法,虽然我玩得确实比别人熟一些,但真的不需要多少额外的技术的,只要肯做,很多人都能做得比我好。而我一直被当作技术工,好像只有我有技术做,别人做不了,所以不得不派我做,我做完以后除了技术,别的比如审美什么的却都还要被别人嘲笑,那么就只是因为我的技术才只好勉强派我做?但我有自知之明,我的技术并不怎么样,我只会笨办法,吃力而不讨好,那么我干吗非要讨好呢?其实我要真想把那个网站搞搞,也应该是搞得出来的,本来也不需要多少技术,可是我干吗要吃力不讨好去摸索呢?做得好的地方,别人说我技术好,但一定又要在审美之类的地方被嘲笑了,做得不好那就更出洋相,付出的辛苦没有得到承认也算了,如果还被以为只是因为技术才不得不是我去做,我做得不好但只有我有技术,你也无奈我也无奈大家无奈,那有什么意思呢?我的电脑技术完完全全是“玩”出来的,要么无拘无束地玩,要么间而给点惊喜的或者给点bonus之类才好玩呢,既然不好玩——不好玩的事情是肯定做不好了,做网站不好玩了、排报纸也不好玩了,呵呵,那干吗还吃力不讨好大家无奈着?我不是菩萨呀,虽然我大概也有些儒家和佛教的气质,但我说我像徐子陵,骨子里更是有点道家气的,是有些逍遥和顽皮的气质在的,吃力不讨好的奉献是不喜欢做的。所以这学期一开始我就要退出以前的技术活儿,为了不让别人只知道认定我是技术好,而忘记了态度的问题。真的是被人忘记了,我除了技术以外的能力确实很容易被忽略,这个共青苑的主编也是我自己要来的,两个人推来推去也还是没有想到我,如果我不主动要的话恐怕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自动淡出系内组织了,我忙活了一年没有功劳也有点苦劳,而我一开始就是非常想做共青苑的,我在一进来第一个报的就是编辑部,至于宣传部只是连带勾的,而结果大概没有人记得我那时的感情了,当然也没有人问过我我的意愿。说这些不是为了责怪谁,而是觉得自己的表现是有问题的,技术力量张显得越多,越容易让人忽略掉其它的许多东西——这也是现代社会所面临的问题。

最新评论
虫 2005-11-24 12:42:50 

恩恩恩恩,有理,有理,惭愧惭愧。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