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居高临下

最近一直在想,有时候我也受不了我自己。但没有办法的,三五年前时我的许多思想应该说和社会中一般人差不多,而我自己在成长,现在想来自己曾经的一些想法真的是幼稚的,但更不幸的是我还会成长。于是,我的成长简直就象征着我与一般人的思考的差距的拉大,意味着我的思想深度永远也难以回到一个市井小百姓的程度,我感到无奈,一直以来我都想回过来,我真的在许多想法中有了返璞归真的感觉,回到了我更幼时的结论,但这是升华而不是倒退,这只有进一步意味着我变得更老了。现在想通了,这些和那些的观点,是我曾经坚持过的,但现在我超越了,无论这种超越是更接近还是更远离真理,是五十步笑百步也好,毕竟我比那些观点走得更远了,我干什么要逃避呢?无论从经验、知识还是思考上说,我在年轻人中都无疑算是走得远的,以前我一直以此为苦恼,但现在准备诚实地接受下来。找能理解我的同龄人是不可能的,即便有那种人的话,那就像我那样令人恐怖了……我的想法难以引起一般人的共鸣,只要与几年前的自己比较就可以知道这一点了,只有在大师的著述中才能找到引起我共鸣的东西。我一直是提倡平等的争论,这个主张现在也没有变化,但我主张的是每个人都有诚实地表达自己想法的权力,每个人说话都应当被认真地倾听——发言权是平等的,但并不代表思考的深度是平等的,总会有人居于高处,居于高处的人并不是说有资格对别人指手画脚,让别人也接受同样的观点,事实上,我自己体会到了想得越多越苦恼,能保留越多的天真就越好。但幼稚的人也应该摆正自己的位置,我最看不惯的是现在的年轻人知道那么一点点,就举着言论自由、思想平等之类的旗号叫叫嚷嚷,他们不承认思想有高低之分,宣称你有你的立场、我有我的立场,谁都不比谁高,我的私生活没人有资格指点和干涉——这个道理当然可以说是不错的,但如果以此作为自以为是的理由就是可笑的,自由主义使年轻人自以为是,而相对主义令年轻人在任何时候都能找到退路而无所顾忌。当然,从某种角度上你可以说我更加自以为是……怎么说呢,我也还是年轻人吧,但我该谦卑的时候谦卑,至于我自己是不是也属于我所看不惯的年轻人那一群,我自己都不清楚,但总是有分别的,不知你们能否体会,我不想多说了。现在的我坚持真理的多元论,但早已抛弃相对主义。对于我曾经坚持的观点,我现在的超越了的观点就是更高明的;有些问题,一般人只考虑了一个角度,而我正反两个角度都做了思考,那么我便就是更深刻的。

2005年6月29日 

最新评论

unic
2007-01-01 01:21:31 [回复]
想让你看看我的两篇小文章。里面的意思和你以上的有关。一定要去看看!谢谢。因为我有些许困惑。

一篇叫《对“牛”谈情》
http://uniceros.yculblog.com/post.4107632197.html

一篇叫《即使我们研究哲学》
http://uniceros.yculblog.com/post.4107633242.html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